16日,德国联邦与各州政府召开视频会议,希望尽快确定下一步防疫措施。然而长达数个小时的会议讨论无果而终。联邦政府陷入舆论漩涡。与此同时,柏林、法兰克福等城市反对政府抗疫措施的示威游行仍在继续。乱局何时结束,依旧存疑。

周一会晤并不理想的结局,让总理默克尔成为焦点。对总理、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的批评接踵而至。(图片来源:德新社)

德政府被批“拖延决策浪费时间” 默克尔承认各级政府反应太慢

【欧洲时报记者林湉综合报道】16日,德国联邦与各州政府召开视频会议,希望尽快确定下一步防疫措施。然而长达数个小时的会议讨论无果而终,世界医学协会与德国教师协会批评政府疫情当前却当断不断,并再次发出警告:如果继续拖延决策,等到再次确定统一防疫措施,恐怕为时已晚。

据德国NTV电视台报道,在会上,多个联邦州要求进一步观察现行封锁令可能带来的防疫成效,推迟确定更严格的防疫措施。该决定引起德国各界不满。世界医学协会主席蒙特戈梅利表示:“当一群政客在台上争论不休,迟迟无法就重要决策达成一致时,民众会怎么想?我们看到的是毫无意义的争论,这对控制疫情毫无帮助。”他指出:“当前最重要的防疫措施是限制接触,但这无法强制实行,而是需要民众共同达成。只有当政府内部团结一致,才能让人民信服。”

总理默克尔承认,联邦与各州政府确实没有及时对疫情作出反应,屡屡错过最佳时机,政府也因此付出更大的代价,她对此感到遗憾。她在接受《南德意志报》采访时表示:一旦发现感染人数快速增长,在医疗系统尚未过载时,政府就应更快速地采取行动。

默克尔保证:“我将继续作为推进防疫工作的第一人,同时我也希望能够得到更多支持。”据报道,默克尔希望在此次会议上与各州政府达成一致意见,进一步收紧防疫限制,同时呼吁民众将社交接触次数降至最低。

联邦政府已在14日发布防疫宣传片,强调“待在家中,便是英雄。”鼓励人们在疫情期间减少外出。

德国教师协会主席彼得·迈丁格也对政府推迟决策表示不满,他认为目前德国各级学校急需实行更加严格的防疫卫生规定。他表示:迟迟不能确定有效的防疫规定可能带来更加严重的后果。“为什么联邦和各州政府不能立即确定统一措施,强制要求中学生佩戴口罩上课?我认为小学生也必须遵守口罩强制令。”他直言:“现在没有勇气实行严厉措施的你们,明天将被迫出台更加激烈的举措。”

德国联邦公共卫生服务医生协会(BV.GD)也希望政府尽快制定具有约束力的防疫法规。协会主席乌特·泰歇尔特表示:“卫生部门已经陷入绝境,我们已经无法追踪到病毒感染链。只有统一的防疫限制能够遏制感染人数增长,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除了医疗系统,德国国家财政也面临巨大压力。联邦财政部长肖尔茨强调,新冠疫情给联邦政府带来巨额债务,所需的资金可能远超计划。今明两年,新增信贷资金可能超过3000亿欧元。

《南德意志报》:“抗疫混乱已危害政府公信力”

【欧洲时报记者张乔楠综合报道】联邦与州政府开会数小时无成果,多城暴发反抗疫政策大游行,新增感染曲线反反复复……德国抗疫呈现一片乱象。《南德意志报》刊发评论,质疑社会各界对权威的警惕和对所谓民主自由的执着,文章称:“在这个没有什么比信任政府更重要的时刻,他们总是产生怀疑。”

德国近年来,很少有这样的场面:总理和各联邦州州长齐聚,公开展示如何解决一场危机的过程。这样的场面,在今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开始成为了常态。而在周一总理与州长会晤之前,竟有一份所谓的决议文件率先泄露,并引爆了舆论场。

根据这份文件,外界知道了,政府试图对学校抗疫管理施以重锤。紧接着,舆论场上的巨大纷争很快就埋葬了有关加大学校防控力度的措施。从结果论上来说,可能可以说,这说明这样的措施不是最理想的。但对那些支持这个举措的人们来说,这无疑是一场交流的灾难。外界的这种纷争与质疑,对于德国政治和防疫工作来说,就是促进不确定性,就是拿德国政治的信誉在冒险。

在这样一个危险的、极大限制正常生活的全球疫情面前,愤世嫉俗不应该有生存空间。人们理应更期待疫情的烦恼尽快结束。但现在的事实是,总理府和各个州政府均受到指责,政府的公信力已经被损害。

充满质疑的舆论环境,迫使各州政府不断强调自己正在采取最终的决定和举措,这是多么不必要。长此以往,这导致了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不再以谋求共识作为工作的重点。由于过多不同想法而跑偏了的竞争中,似乎说服对方才称得上胜利。也由于州政府不仅一再强调自己在抗击疫情中拥有最终决定权,而且又一再对各自的特殊情况做出决定,最终给人们造成了极度混乱的困惑。“政府不再能服众,而是给大众造成了困扰。联邦制的政治体制,在疫情面前,反而成了一种负担。”

并不是说中央集权的制度下,事情会自动转好。法国的例子也说明了,他们的政府也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尽可能消除消息混乱,始终有其必要性。《南德意志报》呼吁,不要再有理由声称,巴伐利亚州的疫情形势和石荷州的不一样;梅前州和莱法州需要不同的防疫规定的言论,也是错误的。

文章表示,相同的规则应该适用于所有地方。也就是说,如果7天感染率相同,那么就应以相同的方式来应对疫情。必要的不是特殊的规则,必要的是统一的标准。对于政府的公信力而言,没有什么比联邦和州政府面对相同疫情情况采取一致步调所能传达的信号来得重要。无论是收紧还是放松,是对学校还是对餐馆,是对基尔还是弗莱堡,都是如此。

这一点是否被理解,从总理和各州州长本周一的会晤来看仍然无法得知。但他们在周一晚的公开承诺,至少是一个开始。评论文章称,不要再以为这是正常的争论,而不是严重的危机。政客们必须有更多的共识来协商,在经历了9个月之后,时间已经非常紧迫。

柏林警方同样出动水泡车驱散示威人群。(图片来源:德新社)

反政府防疫政策示威游行不断 法兰克福警方出动“水炮车”

【欧洲时报记者林湉综合报道】自今年年初以来,新冠疫情在欧洲持续蔓延。德国新冠染疫人数出现二次飙涨,迫使联邦政府二度“封城”。截至目前,德国累计新冠感染人数已超80万人,无奈血淋淋的疫情数据不能叫醒装睡的人,新冠病毒阴谋论仍旧盛行。反对德国政府防疫管制的“横向思维”(Querdenker)组织在德国各地不断发动示威游行,一再蔑视且违反防疫法规,借抗议之名行暴乱之实。

据《法兰克福评论报》消息,上周六(14日),“横向思维”组织在法兰克福发动反防疫示威,此次参加游行的不仅有反对防疫措施的阴谋论者,还有支持以“思考代替阴谋论”的反对示威的左翼团体,当天下午,反对示威的人群多次阻挡“横向组织”示威队伍的去路,两个阵营互相挑衅,多次爆发冲突。法兰克福警方出动水炮车,两度向人群发射水柱,这也引发了两大阵营人群的强烈不满,现场局势数度面临失控危险。

此外,还有一些“横向思维”组织的支持者混入反示威阵营,其中一名男子带着小孩,在示威队伍中大声挑衅,非常危险。混乱的游行活动持续了数个小时,游行队伍最终抵达歌德广场与其他示威人群汇合,其中大部分人都没有按照规定佩戴口罩。

此外,反对示威的左翼阵营也与警方发生了冲突。据警方消息,有4名警员被闹事的暴徒打伤,其中一名警员的腿部被混入对方阵营游行队伍的男子咬伤,其余3名警员在执法过程中受伤。

据报道,法兰克福警方使用水炮车“无差别”执法的行为遭到左翼组织炮轰。左翼政客威斯勒随后发布推文表示,警方将水炮对准和平的反示威人群,无疑是对其他反防疫示威者的支持,支持他们不遵守口罩强制令,无视防疫距离规定发动示威。

社民党卫生部专家劳特巴赫也在推特上对法兰克福的示威活动表示无法理解:“我完全不明白横向思维组织与思维有什么关系。他们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是的文明社会破坏者。”

尽管法兰克福市政方面一再强调,批准示威活动的前提是,所有参与者必须遵守防疫法规,但很显然,发动示威活动的“横向思维”组织根本不屑于政府发布的防疫规定。示威者根本没有佩戴口罩,更别提保持安全防疫距离,即使警方通过广播向人群发出数十次安全提醒,也无济于事,最终只能紧急结束集会。

据警方报道,当天聚集的“横向思维”支持者大约有600多人,其中大部分人在接到警告后陆续离开;还有大约70人坚持与警方对抗,最终警方不得不出动水炮。

《感染保护法》修正案通过 能否改变防疫乱局?

【欧洲时报记者林湉编译报道】新冠疫情卷土重来,呈指数级增长的感染人数迫使德国联邦政府出台更加强硬的防疫限制法规。但由于缺乏统一的法律规定,住宿禁令、宵禁令等多项限制举措难以在各地落实,多次被州级法院推翻。18日下午,《感染保护法》修正案在联邦议院以多数票(415票)获得通过。为下一步防疫措施的实施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依据和基础。

新的《感染防护法》将具体防疫限制措施写入法律,将“规定”提高至法律层面,具体措施的实施仍由州政府完成。新的修正案将在今日由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签署。最早可从明日起生效。

卫生部长施潘指出:新冠疫情是一场百年一遇的可怕灾难,德国必须制定新的法律法规,赋予政府更多权力,以便更好更快地开展防疫工作。

尽管德国政府已一再宣布,疫情已到了危急之时,可仍有大批反对防疫的激进分子和阴谋论拥护者不断发动示威抗议,今日新版《感染防护法》的修订更让他们“激动不已”。18日上午,数千名示威者聚集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他们批评《感染防护法》修正案“限制公民的基本权利”。激进的反对者甚至要求封锁联邦议院,扬言火烧柏林。

据《法汇报》报道,反对者在网上发起名为“对修正法说不”的集体请愿书,且已获得超过二十万签名。反对者认为该修正案企图 “使德国人陷入人类历史上最独裁的集权统治”,还有人提出,联邦政府正在通过该项法案改革告别民主和自由权利。

据柏林警方消息,由于大部份示威者未佩戴口罩,无视警方发布的解散命令,拒绝遵守防疫法规,警方最终只能出动水炮车强行驱散人群。示威活动持续了大约7个小时,为了不干扰联邦议院今日的会议进程,联邦内政部下令设置路障,在此期间,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数次小规模冲突。一直到傍晚,示威人群才渐渐散去。警方共逮捕了190名激进示威者,其中有2人被直接带上法庭。另外有9名警察在行动中受伤。

警察局局长芭芭拉·斯洛维克表示,她将尽全力监督示威活动中的每一个人遵守防疫规定。“我们将竭尽所能,不允许任何人在不遵守防疫法规参加聚会。”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