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可以让呱呱坠地的婴儿长成古稀老人,可以让我们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位于瑞安城区万松路的长虹照相馆,就有着74岁的“高龄”。

从父辈开创到儿辈发扬,从默默无名到风光无两,从胶片时代到数码时代,“长虹”定格了千万个小家的幸福模样,也见证了城市生活的变迁与社会经济的发展。

“我们胡家的好日子,就是从这一张张照片中过出来的。”长虹照相馆当家胡开说。

胡开(左)和父亲胡宗德(右)

父亲开创“长虹”

儿辈接棒重振家业

“长虹”的故事,得从胡开的父亲胡宗德说起。

小时候,因为家里的关系,胡宗德经常出入温州各大药房进货。有一次,他在温州中英药房发现店内竟兼营照相器材。“当时很多证件都需要人像照片,也许这是个商机!”胡宗德和哥哥萌生了兼营照相业的念头。

兄弟俩购置了部分材料,又从朋友处借来了一台“快照机”,凭着一本《柯达摄影配方书》摸索研究,反复试验,经过半年多时间,胡宗德掌握了照相技术,并在温州公园路采购了一台苏联进口相机。

在家人的支持下,1946年初春,长虹照相馆在莘塍街的轮船码头旁开业。胡老先生说,店名“长虹”取自上海冠龙照相材料行出售的“长虹人像软片”,另外“长虹”两字寓意很好,业绩长虹、运势长虹,因此用作店名。

一年后,为了扩大业务,照相馆迁往瑞安城内县前头。两年后,因局势动荡,“长虹”又重新迁回莘塍。1958年,响应政府号召,公私合营,长虹照相馆并入瑞安国营照相馆,成为在莘塍的分馆,胡宗德也相应成为了国营单位的骨干职工。

年轻时的胡宗德

但“长虹”的故事并没就此打住。1976年,胡宗德长子胡开从高中毕业,在父亲的熏陶和悉心指导下的他,希望能够重振“长虹”家业。但在当时,照相作为特种行业,是不能个体经营的。“当时我花了35元买来一台二手相机,在自家半间二楼门店房挂出‘冲印相’招牌,小心翼翼地接起了生意。”胡开回忆。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1980年,胡开拿到了瑞安第一张个体照相馆的工商营业执照,“长虹照相馆”老招牌再次高悬在莘塍街。

自那起,胡家兄弟姊妹全员上阵。齐心协力下,“长虹”事业逐步走上正轨,蒸蒸日上。

多个瑞安“第一”

成了摄影界的弄潮儿

长虹照相馆在当时有多红火?胡开说,当时,长虹之名远播瑞安乃至温州地区,各地顾客慕名而来。尤其每年快过年的时候,店内排起长龙,百来号人特意换上新装,来这等号拍照。

这样的人气,与胡家的经营思路脱不了干系。当时他们给“长虹”的定位就是:要走在潮流的最前端,要拍就拍最潮的照片。

在那个设备受限、没有后期的年代,基本要靠前期功夫来达到理想效果。胡家兄弟用了各种办法,把女性拍得更动人:将铝纸揉捻后,放在远处做虚化效果;在镜头前套上一层丝袜,拍出“朦胧美”,通过多次曝光,拍出在当时看来十分神奇的“分身照”……

多重曝光的“分身照”,在当时可谓创新

在当时其他相馆还在主攻肖像照的时候,长虹已拍出了瑞安第一张唯美的艺术照;当艺术照泛滥时,长虹采购了两套香港进口的婚纱及西服套装,成为当时瑞安唯一一家婚纱摄影店;当大家还停留在冲印5寸、6寸的照片时,长虹已研究出如何将照片放大制作成12寸;当早年的黑白照片还需要手工着色时,长虹第一时间去广州添置了一台日本幸福G70放大机,拍出了自然彩色照片……

胡开介绍,顾客在长虹拍一套婚纱照的价格要十几元,近当时月工资的一半。虽然很奢侈,但仍然很“吃香”。1986年,他和妻子蔡云平在自家店里拍了结婚照,不仅在室内拍,新娘子还穿着婚纱,站在隆山塔前拍下了瑞安第一张户外婚纱照,这在当时相当前卫。 

为了与时俱进,胡家兄弟姊妹得空便去各地学习取经,中国照相业老字号——上海“王开照相馆”便是他们当时模仿的对象和追求的目标。当时摄影技术是商业机密,胡开兄弟只能站在店里,对着墙上的照片自行琢磨,反推出片的过程,再回去反复试验,催生下一次“质的飞跃”。

而后几十年间,胡家三兄弟都获得了国家高级摄影师的技术职称,胡开创作的多幅艺术摄影作品还在全国性的影赛影展中频频获奖。同时,长虹照相馆也从原来30平小店发展到1000多平米规模的婚纱影楼,从三兄弟发展到50多名员工。

家风有“爱”

回归初心打造“百年长虹”

“除了技术过硬,长虹能有这样的成绩,也靠我们胡家人和睦、团结。”胡开说。

“长虹”创业发展阶段,全家分工明确:父亲胡宗德提供技术与经验的支持,母亲金爱娟打理事务;胡家三兄弟两姊妹各司其职,胡开掌班经营,二弟胡小开主掌拍摄,小弟胡君主攻放大、精修,姐姐们负责后期、油彩美工,妯娌仨负责化妆、门市。

“虽然我们干的活不一样,但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也没为金钱利益翻过脸,共事几十年里,一家人坚持吃‘大锅饭’。”胡家几个兄弟姊妹甚至在各自组建家庭后,还住在同一幢楼里,经常一起搭伙吃饭,围坐在大圆桌上聊天、谈事,其乐融融。

胡宗德在85岁高龄时,在家人的帮助下,出了一本书《八秩抒怀集》,包括照片和文字,记录了胡氏家族如何创业与团结的故事,也记载了70年里“长虹人”如何用相机记录这个城市的发展变迁。胡开还特意将照相馆二楼打造成一个迷你博物馆,陈列出胡家经手过的一架架年代久远的绝版照相机,张贴出胡家的摄影故事及代表作,供客人观赏、了解摄影的发展历程,守望这份美好。

胡开演示早年的木箱式照相机是如何操作的

2017年11月,“长虹”迎来一对特殊的新人——胡开、蔡云平夫妇的独子胡文渊、儿媳方晶。两位年轻人从伦敦大学学成归来,如今在上海成立了自己的艺术创意工作室。已不轻易“出山”的胡开,亲自为儿子、儿媳掌镜了一套婚纱照。

除了胡文渊,胡开二弟、三弟的儿子也都留学归来,如今成了上海大公司的高管。

没有了接班人,长虹如何实现“长虹”?

胡开笑笑说,年轻一代有新的眼界,有追求自己梦想的权利,也会开创属于自己的那道“长虹”。至于长虹照相馆,2017年,胡家决定回归初心,从婚纱摄影再次转型为家庭影像,以质朴的光影组合和摄影技术再现肖像的魅力,并交由专业团队打理。

“我们会继续努力,把长虹打造成为一个百年老店,继续为瑞安人民留下更多美好的瞬间。”


来源:温州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