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当小编打开最新的疫情图,发现奥地利日增即周三的约1300例后,又创下了新高,过去24小时内共有超过1600例新的感染,已经远远甩开年初第一波疫情时的最高值,显而易见,无论卫生部否认几次,第二波疫情已经到来,而且比第一波更猛!

维也纳依旧是疫情震中,其次是蒂罗尔州,上下奥地利州的情况也不容易乐观,这一发展也引起了政府的高度关注,联邦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兹(Sebastian Kurz)(ÖVP)给各联邦州写了一封引人注目的呼吁书:认为感染的程度令人“担忧”,迫切需要采取严格的措施。

总理还对民众说:“我呼吁该国所有人认真对待局势并支持这些措施。” 接下来的几周将决定是否可以减缓并控制病毒的传播,或者大流行是否会对该国的卫生系统,工作和公司造成更大的损害。同时库尔茨呼吁欧洲各国联合起来,共同协作对抗病毒。昨天奥地利共有11人死亡,显示随着感染人数的上升,医院的负荷和死亡人数也会同步上升!

专家坦言“已失控”
奥地利最近几天的情况十分不乐观,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诺沃特尼(Christian Nowotny)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情况看起来很不好,已经处于失控状态!”专家呼吁采取进一步措施,以尽可能长时间地减慢感染过程。诺沃特尼(Nowotny)担心:“恐怕很难在深秋的时候缩小范围,而且冬天的局势将更难控制。”

Nowotny承认,80%受新冠感染的人症状轻微或没有症状。但是,如果感染数量继续增加,必须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患者数量也会增加。诺沃特尼强调:“我们必须在奥地利避免出现捷克的状况,目前捷克日增10097例,这在奥地利是不可接受的。” 绝对有必要像弹簧一样使用所有方法再次将曲线向下推,使感染曲线扁平下去。

卫生部拿出“杀手锏”
奥地利现在的最大问题是检测数量太少,人手不足,无法追踪感染链条,过去的检测方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出结果,而且过去一段时间因为聚集感染堆积了大量案列,为此卫生部推出了最新的“抗原检测”,可以在30分钟内出结果!

快速抗原测试已经在维也纳进行了试验,现在也包含在“奥地利测试策略SARS-CoV-2”的修订版中。卫生部周二向APA报告说,抗原检测的应用范围包括对有症状的人进行常规检查,在医院的门诊部门、学校以及老年人和疗养院进行检查。但是,这些测试不能代替常规的PCR测试。

如果快速检测中阳性,则会被立即报告给当地卫生部门,接受进一步的PCR测试,抗原测试不必采集咽拭子,这些测试应仅在当前医疗监督下进行,尤其是当人们有可疑Covid-19症状时。抗原测试是一种补充,因为它们可以在15至30分钟的短时间内直接检测病毒抗原,另一方面,PCR测试需要三至四个小时。

与PCR测试相反,抗原测试不会检测病毒的基因组,而是检测其蛋白质或蛋白质包膜。专家强调,这些测试可用作快速的超级扩散过滤器,因为抗原变异体的准确性会随着高病毒载量而增加。
奥地利四面楚歌
不仅仅是奥地利,周三邻国捷克报告了超过一万例新增确诊病例,是疫情爆发以来该国第二高的单日新增数据。上周,英国连续一周单日新增病例破万、法国单日新增刷新纪录、西班牙马德里进入紧急状态…… 昨天,法国报告了日增2.2万例的惊人数字,当天傍晚,法国政府宣布,10月17日周六零点起,法国将再次进入国家卫生紧急状态。德国单日新增破5000,默克尔在线下会议上表示,如果一周内每10万居民中出现50例及以上新增感染,该地区必须实施宵禁,所有的餐厅、酒吧和夜店将在23点至凌晨6点间关闭。 英国日增也逼近两万,利物浦感染数为均值9倍,英国宣布将开始三级封锁。意大利(14日)新增确诊病例7332例,为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最高日增数字,严峻的疫情迫使当局收紧管控,各地执法力度空前。


另据匈媒体报道,新冠病毒疫情正在罗马尼亚全境加速蔓延,因此布加勒斯特当局正考虑关闭学校并转为线上教学。截至12日,已有517所学校关闭,有5100所学校已开始将部分教学转移至线上,而仍有12000所教育机构保持着传统课堂教学。

欧洲最近情况就连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都看不下去了,美联社10月11日刊文称,欧洲没有吸取教训,对第二波病毒攻击毫无准备,而这一趋势也令人担忧,因为欧洲的流感季尚未开始。

《纽约时报》称,对那些试图实施新防疫措施的国家而言,民众面对新冠疫情所出现的“疲劳症”是真正挑战,“随着危机的加深,许多国家(的民众)曾坚定愿意为抗击病毒作出牺牲的共识,现在正出现破裂的迹象。”


美联社:没有吸取教训:欧洲对第二波病毒攻击毫无准备

疫苗可能无效
很多人都寄希望于明年的疫苗,认为到了明年夏天一切都将恢复正常,但是最近很多研究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SHTM)Brendan Wren教授谨慎表示:“可能会‘二次感染’意味着接种疫苗也不能获得100%的保护,但鉴于这种情况十分罕见,并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不去打疫苗。”

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方面称:“即便将所有不确定因素都考虑进去,接种疫苗仍是我们最好的保护。”不过,该机构指出,新冠疫苗并不能提供终生免疫,所以需要定期补种。同时强生集团和和英国Astra集团的疫苗实验中先后出现了严重问题,疫苗的研制和实验工作也被迫推迟。

同时,荷兰一名89岁女性在第二次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这是全球首例二次感染死亡病例。荷兰研究人员表示,这名女子今年早些时候被送往医院,当时她出现发烧、咳嗽症状,其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并在医院观察5天,之后新冠肺炎症状完全消失。

两个月后,该女性开始新一轮化疗,再次出现发烧、咳嗽和呼吸困难的症状。当她被送入医院时,其血氧饱和度只有90%,呼吸频率为每分钟40次,新冠病毒检测再次呈阳性,但在第4天和第6天检测呈阴性。第8天,患者病情恶化,两周后去世。

英国《柳叶刀·传染病》杂志刊发的美国首例确认“二次感染”新冠病例是内华达州一名25岁男性患者。他在48天内感染两种不同新冠病毒毒株:今年4月首次确诊,后续检测有两次阴性,5月底时出现发热、头疼、晕眩、咳嗽、恶心和腹泻症状,随后住院治疗,病毒检测结果复阳。
这名患者无已知潜在疾病,再次感染新冠后症状比首次感染明显加重,住院期间需吸氧治疗,后来再次康复。研究人员分析,这可能是由于患者在二次感染时,病毒量特别大,引发严重免疫反应。此外,也有可能是新冠病毒毒性变得更大,或者是与登革热类似,第一次感染中产生的抗体,反而可能会增加该机体被其他型的新冠病毒感染后的重症几率。 

美国总统特朗普感染新冠康复后在佛罗里达州的竞选集会上表示,“我得了(新冠),他们说我已经免疫了。我感觉自己很有力量!

疫苗不是万能的,狡猾的病毒会不断变异,最终新冠可能转化为像流感一样,不断收割,即将到来的冬天是一大考验,每个人都无法独善其身,在这场百年不遇的战斗中,我们每个人都是战士,也都可能成为受害者,中国国内几天内测完一个奥地利人口数量的壮举无法在欧洲落地,为今之计,只有依靠自我保护,也希望疫苗能够早日出现,毕竟只有当疫苗上市,真正意义上控制疫情才有可能实现。

- THE END -


以上内容由欧洲时报中东欧版judy原创编译报道资料参考自:Kurier、Heute,oe24,图片除标注均来自网络和谷歌。转载请注明Euro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