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28日夏莹编译】经合组织发现,法国学校的不平等现象比大多数发达国家更甚。不仅有大量数据可以证明,法国教育系统对社会流动性的贡献较小,而且只要观察“名门望族”的后代,就也能够轻而易举地发现这个现象。

网络截屏图。(图片来源:法国《回声报》网站)

“金光闪闪”的爸爸们

法国《回声报》网站报道,Patrick Drahi是法国Altice电信传媒集团的大老板(旗下有SFR、 BFMTV等)。他出生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母都是数学老师。年轻时的Drahi成功地考取了巴黎综合理工学院(Ecole polytechnique),毕业后摆脱了中等阶级群体,跃身成为法国顶级富豪之一。这似乎是一个“麻雀变凤凰”的完美案例,那么再看看他的孩子们。

他有3个孩子去了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世界顶尖理工院校,在2020年QS世界排名中位列第14。第四个孩子则进入了洛桑高等商学院(HEC Lausanne)学习,这是一所非常好的大学,但知名度稍低。尽管如此,他们的父亲仍对此感到骄傲。

再看看路易威登(LVMH)老板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的5个孩子,其中一人考取了麻省理工,两人如他们的父亲一样考取了巴黎综合总理学院。再加上毕业于巴黎中央理工学院的阿诺尔的父亲,这一家人的学历实在是漂亮。

还有一名本应毕业于巴黎中央理工学院的大佬,便是法国航空军工巨匠塞尔日·达索(Serge Dassault),然而塞尔日拒绝了这个机会转而进入巴黎综合理工学院。不但如此,塞尔日还手握法国国立高等航空航天学院(ISAE)的毕业证书,那里同样培育了他的父亲马塞尔·达索(Marcel Dassault)。在塞尔日的孩子中,有一人考取了法国五大军事学校的法国空军学校。

再举一个例子。在陷入案件潜逃至黎巴嫩前,毕业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和巴黎高等矿业学院的戈恩,也是一位“金光闪闪”的爸爸,他的4个孩子都在斯坦福大学上学。

这些后代并不足够“优秀”?

毕业于巴黎高等商学院(HEC)的让·保罗·阿贡(Jean-Paul Agon)担任欧莱雅首席执行官已经15年。在他的3个孩子中,1人毕业于巴黎政治大学,一人毕业于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你可以说,有3个孩子,这样的成功不足为奇。但是试问,如果是工人家庭的3个兄弟姐妹,又有多少人能够在巴黎政治学院或巴黎综合理工学院上学呢?

那么,这些例子说明什么?文章表示,不要仓促地得出结论,认为这暗示着这些杰出的父亲为他们的孩子打开了世界上最具挑战性的大门。这些学校中的大部分都需要通过竞争激烈的考试来考取,被认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因此,“这些学生并没有那么优秀”,这样的结论是不应被推断出的。那些所谓的考试非常难以通过,需要刻苦钻研,不论是谁的“儿子或女儿”。相反,这些例子印证了,文化、学术和金钱背景在考取这些名校时是不可估量的资本。

父母受过高等教育,了解经济运作,能够支撑优渥的学习环境……在这样的家庭中,“进身之阶”是非常可贵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在巴黎综合理工学院中,2/3的学生都来自高干家庭,而仅有1%来自工人家庭。根据经合组织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在法国,父母受过高等教育,他们的孩子毕业于高等院校的可能性就要高出14倍。

(编辑: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