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柏林近郊波茨坦的采西林霍夫宫,正在举办的纪念波茨坦会议75周年专题展览陈列着在此召开会议的苏、英、美领导人照片和他们使用过的物件。

中新社报道,1945年7月底的波茨坦小城风云际会,会议塑造了战后数十年的世界格局。仿佛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名著所形容,那是“人类群星闪耀的时刻”。

众多展品中,有一件格外引人注目——德国人约翰·拉贝记录日军南京大屠杀的日记。

图为该展区展出的《拉贝日记》影印版。(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据中新社)

约翰·拉贝曾作为德国西门子公司代表在华工作。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同年11月,日军对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发起进攻。面对日军屠刀,由约翰·拉贝担任主席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设法保护了约25万人的生命。

20世纪90年代,《拉贝日记》公诸于世,成为研究南京大屠杀的重要史料。

图为该展区展出的约翰·拉贝照片。

“目之所及、耳之所闻,全是日军的残暴和兽行。”展览引用了《拉贝日记》中的话。日记内页展示了被日军杀害后抛尸在水池内的中国士兵和平民照片。约翰·拉贝指出,数以万计的中国军民双手被反绑、横遭屠杀,直到1938年3月,南京的池塘里还堆放着尸体。一旁播放的美国二战纪录片《我们为何而战》亦记录了日军在南京城内的暴行。

谈及在纪念波茨坦会议75周年时特地展出《拉贝日记》的意义,柏林-勃兰登堡普鲁士宫殿和园林基金会发言人弗兰克·卡伦泽(FrankKallensee)告诉中新社记者,许多欧洲参观者只了解1941年日本袭击珍珠港事件,为了让人们更好地了解日本在亚洲的扩张、尤其是对中国的侵略,展览专门开设了一个展区介绍中国抗日战争。

图为该展区展出的埃尔热漫画《丁丁历险记》之《蓝莲花》中关于“九一八事变”的内容。

弗兰克·卡伦泽表示,约翰·拉贝之孙托马斯·拉贝原本已经准备向展览主办方提供《拉贝日记》原稿的复制品,遗憾的是由于受新冠疫情影响,最终展出的是《拉贝日记》复制品的扫描件。

该展览策展人马蒂亚斯·西米希(MatthiasSimmich)说,约翰·拉贝在南京大屠杀发生后返回德国,他试着通过发表演讲的方式让这场大屠杀为世人所知,但遭到了当时与日本同为轴心国的纳粹德国的禁止。

在马蒂亚斯·西米希看来,欧洲人对于美国在日本投下的两枚原子弹已经很熟悉,“现在展出的这些内容则是提醒人们,日本被原子弹轰炸并非凭空而来的事件,它的背景是日本的扩张、在中国和朝鲜等地的侵略战争。”

图为该展区展出的《拉贝日记》。

德国历史学家托拉尔夫·克莱因(ThoralfKlein)指出,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到波茨坦会议举行时,中国抗战已经进入第15个年头,日军的残暴侵略给中国百姓带来了沉重苦难:日军实施多场大屠杀,尤其是1937年12月至1938年2月攻占南京期间“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和强暴”;日军还实施了恐怖的轰炸、使用生物武器,甚至还使用了毒气;日军731部队曾在中国东北进行人体试验;其它暴行还包括强迫卖淫、虐俘等。

“记忆文化”是马蒂亚斯·西米希与记者多次谈论到的一个概念。二战结束至今,德国对其战争罪行进行了彻底而持久的反思。德国文化学者阿莱达·阿斯曼(AleidaAssmann)曾指出:“要想克服伤痕累累的过去,你就必须面对它,并从对罪行的记忆中找到新的方向”。马蒂亚斯·西米希亦认为,人们不应遗忘历史的黑暗面、抑或保持沉默,尤其是历史上曾经的加害者更应当勇于承担责任。

“尽管曾参加纳粹,但约翰·拉贝建立安全区并拯救20余万人生命的行为是基于人道的,这是人类普遍认可的共同价值。”马蒂亚斯·西米希表示,作为黑暗时代里一位坚持人性的正面榜样,今天纪念约翰·拉贝具有重要的意义,“他个人的故事也成为了德国和中国之间远隔万里的一段佳话”。

(编辑:祝泽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