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9点半,自习室的上座率已达四成左右。

温州网讯 每小时花1.5元—3元就能拥有一个安静的隔间学习环境……最近,“共享自习室”在温州悄然走红,“沉浸式学习”“氪金式自律”成了它的标签。共享自习室究竟能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哪些人会来付费学习?是否会成为创业新选择?昨天,记者前往几家共享自习室一探究竟。

记者体验:上午9点半上座率达四成

昨天,记者通过微信预约,来到位于市区东方大厦的明灯自习室,体验了三小时的“自助学习”。进门后,记者就看到留言板上贴满了前来打卡自习的人写下的祝福语,黑板上写着各类考试的倒计时。

上午9点半,自习室的上座率已达四成左右。“周末和晚上是真正的自习高峰,一般上座率会达到六七成,主要以上班族‘充电’为主。”明灯自习室负责人张小姐告诉记者,自习室被划分为独立自习的小白屋、沉浸体验的小黑屋、可小声讨论的研学区、提供免费茶水零食的休闲区以及前台。时不时就有几个学生会在自习间隙到休闲区喝杯咖啡放松一下。

记者发现,每个学习位置都配备了隔板,有一定的私密感,座位上有独立的电源、灯光、小书柜等。带来沉浸体验的小黑屋引起记者的好奇,房间内没开灯,只有自习者自带的电脑发出的微弱光。据张小姐介绍,小黑屋主要是给一些“夜猫子”和对光较敏感的用户准备的,位置上其实还备有一盏小夜灯,满足不同情境的学习需求。

与免费的图书馆、城市书房不同,共享自习室要收取一定费用。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市共享自习室的价格一般在全天(早上9点至晚上10点)19.9元至39元,可选择包周、包月等,价格略有折扣,新客户体验价会低至1元3小时。自习室面对的人群比较广,有已经步入社会准备考研、考公务员、考事业单位、考取各种资格证的备考人员,也有放暑假需要上网课、赶作业的学生族。

区别于免费的公共自习室,付费自习室的经营者在增值服务上花了不少心思,微波炉、冷热饮、静音鼠标、充电插头、一次性耳塞、坐垫、毛毯等便利设施成标配。

有些付费“共享自习室”已开始尝试无人值守模式,为有需要的用户提供24小时开放服务。“目前营业时间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采取无人值守模式,用户通过关注公众号就可以在线预约订座。”悦享时光自习室位于瓯北,其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几天刚放暑假,还能预订到少量位置,再过几天可能就会“一座难求”。今后随着用户量的增长、使用需求的提升,将采取24小时开放制。

用户:花钱买氛围买自律

面对付费共享自习室,很多市民的疑惑是:在哪儿不能学习,要花这“冤枉钱”?对此,接受采访的部分用户认为,坐进花了钱的共享自习室后,很快能找到学习状态。

“图书馆、城市书房全都被我打卡了一遍,有时占不到座位,有时会受到环境干扰,在家里自习,诱惑就更多了。”在共享自习室和同学一起学习的高中生小王说,相对私密的空间能帮助他找到学习的氛围和节奏。来自习室半个月,他已经把暑期的作业完成了大半。

“下班一回家就要带娃做家务,哪里还有自己学习提升的时间和空间?”疫情下,决定考研进一步“投资”自己的伍小姐表示,付费共享自习室提供的服务恰好满足了她想要一个高质量学习环境的需求。

当然,还有不少用户是抱着花钱买自律的心态到付费共享自习室学习。“买了一张600元不限时使用的月卡,就会有一种‘书非借不能读’的心理,花钱上自习的效率明显高一些。”初中生小雪告诉记者,虽然折算下来每天不到20元,但对于初中生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拖延症都治好了,因为得时刻提醒自己“钱不能白花”。

经营者:延伸盈利空间成发展关键

记者发现,付费共享自习室其实两三年前就已在一线城市兴起。因准入门槛较低、可复制性强,吸引了一众创业者加入。温州的付费共享自习室经营者多为85后、90后群体,他们最初是由于自身有学习需求,在开店考量中也常常是情怀大于盈利,对于行业未来发展是抱着探索的态度。

明灯自习室负责人张小姐是85后。她告诉记者,去年她在广州体验了一回付费“共享自习室”后,萌生在温州也开一家的想法,从设计、材料选购,都是自己摸索。今年6月中旬,明灯自习室试营业,刚开始没做任何宣传。结果,一些尝鲜打卡的人把这里和营利性培训机构、咖啡屋、书吧作比较后发现,这是一个真正学习的地方,定位完全不同,短短半个月时间就吸引了一批忠实用户。

面对外界关于共享自习室盈利模式单一、门槛低、可复制性强、没有明显壁垒等一系列质疑,张小姐也很坦然,“每小时3元的定价不算高,去掉人力成本、房租成本,收入确实不多,想要回本起码也要一年以上。”据张小姐透露,开一间这样的共享自习室需要近20万元的投入,这对一般创业者来说存在一定的风险。“赚不赚钱是其次,选择进入这一行更多的是个人的爱好和兴趣,来自习的人大多年龄相仿,素质也高,很多都成了好朋友。”

“同样的模式和相差不大的收费标准确实会带来竞争压力,如何增加更多的延伸服务内容是我要思考的问题。付费自习室的市场容量到底有多大,是否能经受住市场的考验生存下来,都需要时间来观察。”张小姐认为,公共资源的有限性催生了人们对付费自习室的需求,短期内是不会改变的。圈子里的不少朋友都对共享自习室抱有浓厚兴趣,甚至一些教育培训机构也主动找上门寻求合作。

下一步,她希望通过提升环境与完善服务,做到消费升级,开出更多优质的共享自习室。

来源:温州商报

记者 胡超然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