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 欧时大参】法国6月4日疫情数据:法国新增死亡81例,累计死亡29021例。新增确诊352例,累计确诊192403例;住院治疗13514例,较前日净减少514例;重症病例1210例,较前日净减少43例;治愈出院69455例。

最新研究:羟氯喹无明显防疫效果

法新社周四(4日)报道,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一项临床试验显示,服用羟氯喹预防新冠病毒的效果和安慰剂差不多。

本次试验共有821人参与,均为确诊患者接触者(2米距离内接触超过10分钟)。

受试者中有719人没有戴口罩和护目镜,被视为“高风险”暴露;其余受试者戴口罩但未使用护目镜,为“中度风险”暴露。所有受试者在4天内随机投以安慰剂或羟氯喹。

研究人员发现,在414名服用羟氯奎宁的受试者中有49人感染新冠病毒,感染率11.83%;安慰剂组的407人则有58人感染,感染率14.25%。

鉴于受试者数量的实验规模,约2.4%的绝对差异并不能被视为统计上的显著意义。

此外,羟氯喹组出现副作用的比例为40.1%,安慰剂组则为16.8%,但都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 美国白宫3日发布总统特朗普的年度体检报告,体检医生肖恩·康利在体检报告上写道:“没有发现重大问题或者需要报告的情况。”体检报告显示,特朗普曾服用两周羟氯喹,称特朗普是在与护理团队协商后服用,并密切监视其心电图情况。体检报告显示,特朗普在服用该药物一轮后并无副作用,没有因使用药物而对心脏造成不良影响,且新冠肺炎病毒检测呈阴性。(法新社图)

世卫组织恢复羟氯喹临床试验

在5月25日通报暂时叫停羟氯喹抗新冠病毒试验后,世卫组织6月3日宣布将在“团结试验”中恢复使用羟氯喹。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表示,出于对药物安全性的担忧,世卫组织“团结试验项目”执行小组决定暂时叫停羟氯喹抗新冠病毒试验,其后安全性数据监控委员会一直在评估羟氯喹安全性数据,“基于现有病亡率数据,委员会成员建议没有理由修改试验方案”。

今年3月,世卫组织发起“团结试验项目”,着手通过临床试验比较四种抗新冠病毒药物或药物组合的安全性和疗效,羟氯喹便是其中之一。

5月22日权威医学期刊英国《柳叶刀》杂志发表观察性研究报告称,抗疟疾药物氯喹或羟氯喹对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没有明显益处,使用不当甚至可能引发并发症。不论单独使用氯喹或羟氯喹,还是与大环内酯类抗生素一起使用,新冠患者病亡率都可能更高。

5月25日世卫组织宣布暂停“团结试验”项目中羟氯喹分支试验,法国随即跟进,于27日废除此前允许医院使用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治疗新冠的政令,舆论对羟氯喹的质疑达到高点。

《柳叶刀》羟氯喹研究疑点重重

不过,事情很快发生了“反转”。《柳叶刀》的这项研究自称涵盖了包括6大洲671家医院96032名住院治疗的新冠患者的数据,结论是氯喹、羟氯喹会增加患者死亡风险。但不少声音认为该观察性研究报告存在瑕疵,其研究方法和数据采集未能反映实际情况。

法国《解放报》总结了该项研究的多个疑点,比如未注明患者在试验前的健康状态等:

澳大利亚数据不准确

《柳叶刀》原文章中提到澳大利亚5家医院共死亡73人,而据澳大利亚官方统计数据,截至3月10日,全境(医院和养老院)共有68人因新冠病亡。不仅如此,澳大利亚最大的两家医院表示,并未将医疗数据共享给该研究团队。

对此,《柳叶刀》5月29日发表修正案澄清,这些数据包括了太平洋岛国分配给该研究“澳大利亚”组的一家医院本应分配到亚洲,但强调“(这)不影响论文的调查结果。”

2. 羟氯喹日用量“超标”

《柳叶刀》研究中三分之二的病例来自美国,羟氯喹日剂量为600mg,而美国官方建议剂量低于500mg。

3. 原始数据缺乏透明性

《柳叶刀》的研究数据来自于医疗数据分析公司Surgisphere,但论文中没有公开使用了哪671家医院的数据,也无法知道Surgisphere公司使用的是什么数据分析工具。

一些观察者认为,全球各大洲600多家医院竟然与Surgisphere这样 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分享数据,让人“震惊”。更令人疑惑的是,在5月之前,竟没有一篇论文引用过Surgisphere的数据。

受质疑声浪冲击,《柳叶刀》杂志本周二(6月2日)发表官方声明,承认5月22日发表的论文“存在严重的科学问题”。

▲ 法国《快报》报道,法国卫生部长韦朗已给《柳叶刀》杂志去信,要求其“重审研究采用的原始数据”。(法新社图)

法国“网红神医”:不信大数据

这里不能不提马赛传染病学专家拉乌尔(Didier Raoult),在《柳叶刀》论文发表的第二天,声称使用“羟氯喹+阿奇霉素”成功治愈新冠病患的拉乌尔就录制视频表达强烈不满:“我们马赛地中海感染研究中心可是治愈了4000多名患者的,所以别以为所谓的“大数据”就能让我改变主意,因为这(大数据研究)根本就是一种花里胡哨的诳语。我们不知道采用数据的质量,它把所有的东西都混杂在一起,把那些我们不知道施药剂量的治疗方法都混杂在一起。”

“任何东西都不能改变我的亲眼所见,我不知道在其他地方羟氯喹是否致命,但在这里(马赛),它挽救了很多生命”,拉乌尔说。

拉乌尔3日接受法国BFM电视台专访时再次强调,目前5个非随机性的观察性临床试验的结论都肯定了羟氯喹对新冠肺炎的疗效。

“疫情当下,救人比科研更要紧”

不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网红医生拉乌尔最近又因未经新冠病患允许就使用羟氯喹治疗引发争议。在接受法国BFM电视台专访时,马赛传染病学专家表示:“应对疫情就像打仗……我一辈子都在搞科研,但是要搞清楚疫情和科研谁更紧急。医生的义务就是尽其所能救治病人,把风险降到最低。”

▲ 拉乌尔教授是法国传染病学“大牛”之一,但“不按套路出牌”也让他成为争议人物。在4月30日的BFM专访中,记者问拉乌尔教授是否相信中国新冠数据,拉乌尔回应 “信啊,您这么问不感到惭愧吗?(Vous n’avez pas honte de poser ça comme question?)”在记者追问中国是否有所隐瞒时,拉乌尔表示,自己不这么认为,更直言“如果中国‘说谎’,也不会比法国说得谎多。(Je ne crois pas qu’ils mentent plus que les Français.)”(BFM截图)

“每天读5、6篇论文,不可能被忽悠”

在谈到《柳叶刀》遭质疑论文时,拉乌尔表示,作为科研杂志审稿人,自己每天要读5、6篇传染病学论文,“我就是干这个的,不可能被忽悠!《柳叶刀》会上当,实在难以想象!”拉乌尔批评说:“科研杂志发表‘做过手脚’的论文,令人不齿。”

自比“科研界姆巴佩”

在谈到近期媒体上对自己的热议,拉乌尔说:“我认为在这个国家评论科研的能力实在很糟糕。我觉得您(媒体)更适合给足球运动员的表现打分。如果问谁是最佳球员,大家都能讲出个所以然;但若问法国10佳学者是谁,就没人知道了。”“这就好像拿姆巴佩和一个第三级别球队的守门员比,大家很快就能看出姆巴佩的不同;但你们看我,就不知道我的与众不同……”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 :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