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马行健编译】法国5月29日疫情数据(截至巴黎时间5月29日)法国新增死亡66例,累计死亡28662例。新增确诊3325例,累计确诊189797例;住院治疗15208例,较前日净减少472例;重症病例1429例,较前日净减少72例;治愈出院67191例。

疫情局势“高热不退”让很多暂居境外法国人今年夏季的回国热情跌至冰点,在面对航空恢复、隔离措施的一片不确定中,他们选择放弃回家的打算。

“我体内始终有一个‘想回家小人’在呼喊,在突尼斯一家法语学校内教书的Marianne说,她的无法返回意味着自己7岁的儿子也被剥夺了今年与爷爷奶奶团聚的机会,这让她倍感遗憾。

但面对着太多的压力和不确定,Marianne决心留在突尼斯度过自己的假期,“这样总比同时承受法兰西回不去,突尼斯没处去的双重失望好。”

根据法国外交部的数据,超过100万法国人居住在欧洲以外的其他国家或地区,其中16万在美国,超过12万在马格里布地区。

年迈患病的父母、独居法国的子女,让他们中很多人焦心劳思。

被隔离在纽约州的Stéphanie有两个儿子,大儿子20岁,小儿子17岁,他们独自应付着禁闭和解封,以及家人不在的未知未来。

“等到开学的时候,他们寻找住所的过程我们无法在场,入住时我们也无法在场”,Stéphanie补充说。

3月13日,在法国戴高乐机场,戴口罩的旅客在2E航站楼等候。(图片来源:新华社)

出于自愿的两星期隔离

在科特迪瓦,九班特殊航班将法国游客和一些处于困境中的法国侨民接回法国,但仍有20000名登记在册的法国人等待着空中边境的重新开放。

根据法国内政部的信息,在欧洲以外地区,原则上只能撤回居住在法国或者有特殊申请的人员,这些规定将在6月15日之后被重新研究。

法国外交部在官网提醒居住在欧洲地区以外的法国公民尽量避免国际出行,尤其是寻求重返法国本土的出行。

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上周宣布,要求抵达法国的法国旅客或者长居法国的外国人,以自愿原则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

法国内政部特别强调这项措施涉及一切自欧洲地区以外抵达法国的旅客,即非欧盟成员国、英国、瑞士、挪威以及冰岛。

商业航班恢复的信息悄然流传起来,但汇集了290家航空公司的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指出,最后一个季度才会考虑洲际航班的重启。

在以色列,当地的法国社群也在思考这些令人头大的事情会带来什么。

Stéphane和Laura Lellouche以及他们的三个孩子生活在以色列巴特亚姆,虽然他们的家人都在法国,但这对年逾四十的夫妻决定不回法国。

“两年来我们都没有机会去法国,我们也一直迫不及待,但即使边境重开,我们也不打算回去隔离两个礼拜,这不是我们期待中的度假方式”,Laura说

暂无保票

在马格里布地区,尽管已经组织200多班特殊航班,但仍有数以千计的法国人没能成功返回法国。

面对潮水般的请求,法国5月26日宣布每天将有三班从巴黎飞往阿尔及尔的航班,并与摩洛哥搭建“海上通道”。

“7月或者8月飞往法国的部分预定航班无法保证顺利起飞,也无法保证在取消后获得退款”,法国使馆方面表示。

另一方面,马格里布裔法国公民或者双国籍公民今年夏天面临着无法家庭团聚的风险。

以往的水路交通恢复遥遥无期,航空恢复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一样,对抵达本国的人员进行7至14天的隔离,在放慢人们回国脚步的同时,同样对一切在这些国家短期停留的计划产生了束缚。

3月突然宣布关闭边境时,摩洛哥在撤回32000名在外侨民时遇到了不小困难,在如今的局势下,今年夏天继续接待这些生活在其他国家的侨民成为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

如今的局势对经济是极大的考验,因为散居在外国的侨民是这些国家重要的外汇来源。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