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申忻编译】欢迎来到高科技高中,在这里学生们可以像选择数学课一样选择滑雪板制作课,学生录取是从邮政编码中随机抽取,但95%的学生会被大学录取。那么,英国那些痴迷于考试的学校能从其随心所欲的校风中学到什么呢?本文作者对该校进行访问。

图为高科技高中。(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由Ilona Szwarc 摄)

不用考试,不穿校服,却有95%的升学率

在美国南加州安静一角坐落着一所小型学校,一群穿着随意的青少年正在谈论他们即将要上的课程。他们周围的墙上挂满了艺术品,而各式颜色鲜艳的手工滑板也挂在墙上展览。

在这里,没有特别清晰的科目之分。数学和物理可以在一起学习,英语和历史也可共享学术时间。最近的一个环境项目是用西班牙语探究生物学,然后编写成一本儿童读物。还有一项艺术和物理计划,建成了学校里真实生活场景大小的木制楼梯,就像埃舍尔平板画一样,楼梯并不通向任何地方。

欢迎来到高科技高中,这里是世界上最不为人知,也是最知名的教育机构之一。它的成名部分要归功于2018年的一部名为《最有可能的成功》(Most Likely to Succeed)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讲述了学校生活中的一天,该片在世界各地上映。

在这所学校,学生们不用考试,而是在秋季学期末向家长、校友和有兴趣的当地人展示自己的项目。这些项目都有真正价值的: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曾将一个涉及测试当地排水沟的化学项目纳入了南加州大学的学术研究项目。孩子们不用带书包,走廊上也没有更衣箱。但你能够感受到这里学习进取的氛围。

正如影片所展示的,高科技高中走在教育的前沿,以至于每年都有5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教育家和有影响力的人来圣地亚哥参观,包括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他们总能从这里带走一些灵感。

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某种加州式的幻想。这所学校的学生真的可以从中学到东西。这是一所公立学校(类似于英国的免费学校),它接受无学术背景的学生,且录取时基于邮政编码抽签,但该校却能将95%的学生送入大学。

这里的学生并非来自精英家庭,而是恰恰相反,50%的学生来自低收入家庭(配享免费或低成本午餐),44%的该校毕业生是他们家庭中第一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

成立于2000年的高科技高中是由教育领袖拉里·罗森斯托克(Larry Rosenstock)、科技亿万富翁欧文·雅各布斯(Irwin Jacobs)和一些以探索教育新模式为已任的圣地亚哥人共同构建的。有别于硅谷那种“大数据化”的方式,这些教育工作者们考察了儿童教育的所有要素——从制服到等级制度再到考试制度——并将其与现代职场进行了比较。它提出了一个问题: 19世纪和20世纪为工厂培养工人的教育体系,如何与今天面临完全不同工作环境的年轻人相匹配?

在前几代人中,工人们在办公室里坐成一排,或者在传送带前排队,在同一家公司做着重复性的工作,直到退休。他们需要学习纪律、耐心,并理解等级制度,以及如何服从命令。

随着我们进入21世纪,就业情况已经很不一样了。由于工作不稳定,就业市场瞬息万变,员工需要学习灵活性、适应力和团队合作。

除了学术技能外,他们还将更多地关注技术变革、政治,以及掌握多种语言。

实践技能贯穿整个高科技高中

17岁的索菲娅·莫里森(Sophia Morrison) 13岁时从一所传统的中学转入这所学校(该校位于北县,是高科技高中的6个校区之一),她是Z世代的一员,她将面对一个她的祖父母无法想象的世界。带我们参观时,她自信而从容,并且对这所学校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我的小弟弟刚上9年级(就是英国的10年级),”索菲亚说,“我父亲希望他能来这里。”

学校接收的是14至18岁的孩子(对应的是英国10至13年级)。年纪最小的和年纪最大的共用一层,年长者要为新生树立积极的榜样。他们有各自的必修课,但在选修课上——比如,编码、领导力或体育课上——不同年龄的学生经常一起学习。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房间是创客空间,这是一个很大的区域,里面摆满了电动工具和大块的锯木。索菲亚说:“到了学校后,你可以在课堂上学习木工的基本技能。每个人都学过如何使用电钻和锯子,所以他们使用时才会自信,并可以确保自己安全。”

这些实践技能对整个高科技高中的教育理念至关重要。罗森斯托克在波士顿学习法律时,对教育产生了兴趣,并开始教孩子们木工。他逐渐相信,职业培训和学术培训可以结合起来改善教育。

在教育政策和管理领域工作多年后,罗森斯托克开始研究是什么造就了最好的高中,但似乎没有人有任何真正的想法。后来,他遇到了圣地亚哥无线技术公司高通(Qualcomm)的创始人雅各布斯。当时,雅各布斯很难招到具备沟通技能的工程师,他想创办一所学校。于是,他们一起构建了高科技高中。

一开始,罗森斯托克发现,如果孩子们在制作的过程中学习,他们对事务的理解和记忆就会提高。他为高科技高中设计的早期口号之一是:“你可以在高科技高中里玩电子游戏,但前提是你必须在这里先制作一款游戏。”

罗森斯托克的理念源于“深度学习”,这是2010年由威廉和弗洛拉休利特基金会(William and Flora Hewlett Foundation,一个致力于促进全民教育的美国慈善机构)首次提出的一种教育理念。更深层次的学习基于鼓励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学习合作,以及有效的表达技巧。2016年,美国研究机构(American Institutes for Research)的一项研究报告称,在实行“深度学习法”的学校就读的学生其学业成果较之普通学校的学生更加突出。最重要的是,它教会了学生们对学习的热爱和尊重。

“弄清楚你是谁”是该校中心主题

在高科技高中,“对学习的热爱”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索菲亚解释道:“在数学课上,老师解释了一个概念。然后我们都必须离开,用这个概念来创造我们自己的问题,及其解决方案,然后返回教室向其他的同学解释这个过程。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学习方法。有时与同学交流比接受老师灌输知识来得更有效。”

团队合作不止于此。索菲亚解释说,学生们从一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小班制(每班25人,每年级三到四个班),他们必须一起做每件事,他们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紧密。

每个人轮流领导项目,有时这意味着如果一个领导失败了,整个团队都会失败。年轻人普遍喜欢挑战性的行为,但在团队中这不再是一个人的事情,每一个抉择都要为所有人负责。“我们非常擅长解决冲突。”索菲娅笑着说。“我们可以在全年的社区会议上讨论我们的关注点。我们都在讨论,并试着寻找解决办法。”

在高级艺术课上,学生们在那里学习如何把梦想用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我们还可以通过制作面具的过程探索自己的身份认同感,这是高科技高中的一个中心主题——弄清楚你是谁,以及你以何种方式在这个世界上立身。

高科技高中生活的另一个方面是所有学生都要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实习。工作场所包括科技公司、体育团体和艺术画廊。索菲亚的第一个月的实习期是在一家生育诊所度过的,她打算今年12月再去那里工作。她说:“这是一次非常震撼的经历。这让我意识到我想在助产士行业工作。”

但是,有哪所学校能够做到如此彻底地摒弃考试呢?索菲亚证实,随着学生们临近毕业,他们会准备一些考试。他们也有机会去当地的社区学院(相当于英国的继续教育学院)学习额外的课程,比如商科。索菲亚说:“我们可能不像其他学生那样做好应试准备,但我们有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我们知道如何获得帮助,知道如何提出要求。我们有真正的工作经验。”

“鼓励个性至关重要”

没有一个学校的系统是完美的,在高科技高中,教职工承认,它的规模既有利也不利。这里只有400名高中生,约330名初中生(相当于英国的7至9年级),因此更容易灵活应对个人需求。但音乐和体育却不包括在内——学生人数太少,团队竞争力较弱,管弦乐队几乎不可能招到人。高科技高中没有美国青少年喜爱的年度橄榄球比赛,没有传统的返校节,因为那里没有橄榄球队。

尽管如此,高科技高中正在圣地亚哥地区缓慢扩张,目前拥有16所学校,从幼儿园到高中,负责6000名学生。

在高科技初中部的北郡校区,大厅上方悬挂着一条由回收垃圾制成的巨大鲸鱼。已经担任该校两年主任的凯利·雅各布(Kelly Jacob)微笑地接待了我。一开始她来这里的时候,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物色学校——“后来,我发现了这所学校,简直太喜欢这里了。”她说。

图为学生们用滑板做成的椅子。

她指出:“在高科技,我们一直非常注重保持班级规模、团队规模和学校规模的小型化。这让我们能够建立一种社区和协作的感觉。”她反驳了学校没有让孩子们具备他们所需要的学术技能的说法。她说:“孩子们仍然需要学习阅读和写作。”

说话间,我们走过一间教室,孩子们正在一边听着皇后乐队的音乐,一边创作诗歌,这些诗歌将被编成说唱歌曲。这些11岁的孩子依次表示他们打算关注些什么。有人说“种族主义”。有人说“气候变化”。说完他们又回到座位上,像世界上所有的孩子一样,咯咯地笑着,在座位上上蹿下跳。

雅各布说,鼓励个性是至关重要的。“在我所工作过的学校中,这里的特别之处在于,学生们敢于分享自己的想法,与他人合作,并以有意义的方式进行反击。”

世界各地均受到高科技高中影响

虽然世界各地都感受到了高科技高中的影响,但公平地说,一些英国学校——无论是私立的还是公立的——在创新方面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在汉普郡就有这样一所私立学校——比达尔斯(Bedales),约翰·哈登·巴德利(John Haden Badley)1893年创建该校的初衷就是基于对传统维多利亚时代学校局限性的反思,因此,打破常规便成为其与生俱来的基因。该校现任校长曼克奈斯·巴夏拉特(Magnus Bashaarat)最近表示,如果工党将私立学校转变为公立学校的政策得以实施,他宁愿看到学校停课,因为这样做将失去其全部教学目的。

巴夏拉特说:“如果有人给我下最后通牒,让我把比达尔斯变成一所公立学校,让它按照国家课程设置,让政策制定者专注于知识的传递,忽视人文和艺术,我将不得不拒绝。我宁愿我们关门。”他还说:“上学应该是为生活做准备,而不只是为了找工作。”

当我们见面时,巴夏拉特解释说,在比达尔斯,更深入的学习是核心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六年级,我们的许多学生选择在他们的延伸项目中制造出一个产品或制造一个人工制品。”他解释说。

该校还鼓励合作;三名六年级学生分享了一个调查伊斯兰建筑的项目,他们去伊斯坦布尔采访土耳其策展人,他们最终的成果并非是一系列的论文,而是一部短片。他解释说:“教师可以是召集人和协调人。但我们也可以支持和指导相关领域的调查。”

该校对传统考试进行了彻底地改革。学生必须学习普通中等教育证书(GCSEs)中的5门科目并通过考核(这是大学入学的基本要求),同时他们还要选择4门比达尔斯评估课程(BACs),这是本校的资格认证,可以作为普通中等教育证书部分科目的替代科目,被各个大学所承认。这些课程包括团队作业、演讲以及定时评估。项目包括英语文学,以及GCSE课程从未涉及过的领域,比如电脑游戏设计,以及与畜牧业和生态学相关的户外课程。

“学校教育模式没有最终定论”

距离该校不到8英里就是博航特公立学校(Bohunt),也是博航特教育信托基金的中心,该基金运营着从沃金厄姆(Wokingham)到沃辛(Worthing)共7所学校。尽管是国家教育系统的一部分,校长尼尔·斯特劳格尔(Neil Strowger)和教育主任菲尔·埃弗里(Phil Avery)相信他们可以尽可能的创新。尽管有相当多的批评称,英国目前的国家课程过于僵化、单一,但博航特这样的学校拒绝被局限于此。埃弗里参观了高科技高中,他说:“该校的一些方面确实很好。他们在项目式教学方面水准非常高。”

但他说,他们所取得的成绩可以归结为一种叫做“检索练习”的东西,埃弗里解释说,这是“用不同的方式反复教授东西;这就是为什么学到的东西会加深印象。”他说博航特的学校也在这么做——尽管方式不同。

斯特劳格尔和埃弗里都不确定高科技高中的学习方法是否适合所有的孩子。斯特劳格尔说:“这不是一颗魔法教育子弹。把屋顶抬高当然很好,但首先你需要一个能支撑住的地板,否则孩子们会从裂缝里掉下去。在这里我们不这样做。”

当然,对另一种截然相反的教育体系他们也并不能完全认同——比如伦敦北部的米凯拉社区学校(Michaela Community School),那里的纪律是绝对的,且成绩令人印象深刻。

“现在还没有定论。”埃弗里说,“当孩子们离开学校的时候,4年后他们的表现还会一样好吗?没有强大的压力,他们会懈怠吗?”

斯特劳格尔说:“我想让孩子们享受学校生活。他们风华正茂,但成长也是艰难的,心理也是脆弱而需要呵护的。”

博航特学校以其沉浸式的中国普通话教学而闻名,选择中文课程的学生,在学习3年后,也就是在7年级时可以达到普通中等教育证书(GCSEs)中相应语言科目的达标水平。

但该校也在7至9年级试行了它所称的博航特会考(Bohunt Baccalaureate),学校鼓励该阶段的学生尝试各种延伸项目,比如制作风筝或时尚等。

现在,就像比达尔斯一样,他们正在探索如何将户外学习纳入课程中。他们还热衷于将工作经验纳入学生的常规课程里。斯特劳格尔补充道:“我们没有以项目为基础的课程,但我们正在研究如何建立学科之间的联系。学校需要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信心,而不是只考虑让孩子们通过考试。”

他指出了规模的优势。“虽然我们的规模比一般学校大,但却能提供更大程度的个人学习。不管你的兴趣是什么,你总能找到倾诉的出口。埃弗里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你如何在不毁掉孩子机会的情况下进行创新?毕竟,他们一生只上一次学。”

这些学校对于是否需要统一的制服意见并不统一。博航特赞成穿制服,但比达尔斯和高科技高中却表示反对。后者允许孩子们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这一决定是由学生主导的。凯利·雅各布解释说,学校刚建校时,有一项专业着装规定要求学生穿有领衬衫。“他们看起来很干练。他们向孩子们解释说,表现得像个专业人士是很重要、且很有礼貌的。但后来一个14岁的孩子写信给老师说:‘我爸爸穿着牛仔工装裤去上班,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工作不专业?’”

雅各布脸上闪着灼灼的骄傲感,她说道:“所以,我们去掉了这项要求。他说得很对。”

(《欧洲时报》英国版与《英国电讯报》联合专版;本文作者:Victoria Lambert;本文编译:申忻)

(编辑:顾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