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记者黄冠杰】巴黎大区议会主席、巴黎大区公共运输管理局局长佩克雷斯11月14日宣布,2019年前10个月,巴黎地铁及RER线路内发生的盗抢事件相比去年同期上涨60%,一时间又引起对巴黎治安状况的担忧和热议。其实这只是巴黎治安恶化的冰山一角。巴黎的街头暴力抢劫、入室盗窃等恶性案件同样都有大幅度上涨。最令人发指的是小偷们已经明目张胆,气焰甚嚣尘上。佩克雷斯和巴黎市长伊达尔戈不约而同将矛头指向内政部和国家警察。但是警察部门也是叫苦连天,今年以来,警察自杀数量创新高,前8个月就有47名警察自杀。警察工会指出,是工作条件恶化导致行业自杀率高涨不下,警察成为政府的替罪羊。多个法国警察工会号召在12月5日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期间关闭警局。他们还呼吁除非紧急情况,当天警方也不执行任何出警。那么,如何应付每次罢工示威最后的打砸抢烧?目前还是未知数。巴黎治安究竟向何处去?

卢浮宫金字塔。卢浮宫工作人员曾因宫内小偷猖獗影响工作而罢工。这里依然是小偷的“天堂”。(图片来源:黄冠杰 摄)

小偷嚣张围攻地铁司机,逼停地铁

据巴黎大区公共运输管理局公布数据显示,今年前十个月,巴黎公共交通偷盗案件增加60%,公共交通网络安保小组工作人员审讯扒手数量同比增长104%。根据统计,2019年1月至10月,巴黎地铁及RER线路内共发生7485起盗抢案件,其中偷盗案件5093起,抢劫案件2392起。暴力抢劫案件占偷窃案的三分之一,可见暴力犯罪泛滥。

其实,很多人对成群结队的在地铁游荡的惯偷者并不陌生。前几天,记者乘1号地铁前往香街,当时是下午2点左右,车内并不拥挤。就在卢浮宫站,一群罗姆女孩在车门口故意一拥而上,趁机对一位法国中年妇女下手,偷她的包。后在旅客的干预下,这群女孩没有得逞,骂骂咧咧下了车。但是这是事主极幸运的一次。一般来说,旅客为了少惹麻烦,一般都视而不见。即使公务人员,也很容易遭围攻。

记者曾在协和广场站1号线站台乘车时,看到小偷们围攻乘客的情景。当时,两位手持巴黎地铁图看似情侣的背包客正在看地图,好像在商量旅程,欧洲人面孔,一群罗姆少女围过来,装作等车的样子,一面四处打量,一面围向两人。两人毫无觉察。这时旁边一位黑人妇女大喝一声,提醒两个人注意小偷。小偷们愤而转身围住黑人妇女嚷嚷,不让她上车,其中两人还挥着手提包打向黑人妇女。她们的嚣张举动引起众怒,站台上一片嘘声。她们才骂骂咧咧、大摇大摆地离开。这时闻讯赶来的警察把她们堵在墙边。她们一点也不惧怕,还不停向警察抱怨。警察在检查了她们后,最后也只能是把她们放了。

在巴黎坐过地铁的都知道,每一站,工作人员都要播放“注意偷窃”的广播,提醒大家“地铁上可能正有扒手作案,请大家小心”。在重要的线路上都是播音用法语、西班牙语、英语、日语和中文播出。这些扒手,成群结队成天在地铁里游荡,有些地铁工作人员都熟悉她们的面孔。10月21日下午18点左右,6号线的一趟地铁在凯旋门站(Charles-de-Gaulle-Etoile)女地铁司机就遭到一群疑为扒手的女孩的围攻,致使地铁停运。当时,女司机看到那群疑为扒手的女孩要上车,就通过地铁上的广播向乘客提醒说,一群扒手上了第几车厢,要注意。这群人随即下车,奔向车头,辱骂女司机,并向女司机吐口水。女司机和她们理论,她们开始肆无忌惮围攻女司机。后在警察的干预下,将她们带离地铁站,地铁才恢复运营。当时是下班高峰期,地铁因此停运一个多小时,大家还以为是司机罢工呢,有不少乘客向公交公司投诉。

今年10月份,3名工作人员在3天时间内接连被小偷团伙威胁并遭到辱骂。巴黎大众运输公司的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小偷已经严重干扰运输公司的工作,并对员工的身心造成极大伤害和威胁。他们抱怨说,每当发现扒手出没和作案,为了保护乘客利益,他们一方面提醒乘客,一方面通知公司,让公司通知警察进行干预。但这些都是惯犯,都非常清楚自己的权利,声称自己是未成年人,被盘查15分钟后就会获释,令人无可奈何。不仅如此,因为耽误了他们的“工作”,他们更是肆无忌惮,被释放后还会回头对地铁员工进行侮辱,有些员工甚至遭到死亡威胁。公司里的SUD工会代表指出:“扒窃并非新的现象。新的现象是这些有组织的团伙愈来愈凶恶。如果司机在列车上广播警告乘客当心,这些团伙成员会毫无顾忌地嘲笑和威胁司机。他们和警察讲话时用‘你’称呼对方,还直接喊警察的名字。他们知道自己未成年,知道自己每次都会被释放。”有工会代表指出:“这些扒窃团伙在一些线路上破坏地铁安宁。我们要求公司,和对待巴黎北边线路上的吸毒与贩毒问题一样,重视扒窃问题。”公交公司回应,雇用这些未成年人扒窃的团伙属于有组织的流动犯罪团伙,打击这类犯罪团伙并将主谋判刑是国家警察和司法机关的任务。UNSA工会认为,只有当这些扒窃团伙做坏事受惩罚时,小偷人数才会愈来愈少,但目前很难做到。

佩克雷斯表示,偷盗现象主要发生在拉德芳斯、沙特雷站(Châtelet)和巴黎歌剧院三个地铁站。沙特雷站偷盗数量翻了一倍,由165起增长至322起;拉德芳斯增长速度也差不多,由去年的114起增长至227起;而巴黎歌剧院偷盗案件数量则由66起增加至199起,翻了近3倍。其实这只是记录在案的一小部分。而巴黎郊区快线A、B、C线都是重灾区。特别是B线,因为连接巴黎与戴高乐机场、奥利机场,常年被盗窃集团盯上。

抢劫瞄向妇女弱者,令人发指

今年10月16日,巴黎十六区发生一起令人发指的暴力劫案,两名抢匪抢劫一名60多岁的老人的结婚戒指,并威胁割断她的手指。当时,老人驱车到女儿家,刚停车要下车时,被一蒙面人挟持,要抢夺她的结婚戒指。由于年深日久,戒指很难脱下,这时又一蒙面人出现,拿刀要切断手指。老人为保全手指,只好忍辱配合抢匪把戒指取下,随后抢匪乘摩托车逃之夭夭。据称,这枚婚戒价值约3万欧元。

今年10月24日,巴黎大区94省警方在巴黎南郊的犹太城(Villejuif)抓获一名年轻扒手,其常年在相邻的塞纳河畔维特里(Vitry-sur-Seine)作案,多以亚裔女性为抢劫对象。就在被抓前几天,在该市接连作案,其抢劫除手机、钱包外,甚至连一副耳机也不放过。据报道,这名少年来自摩洛哥,非法侵占了犹太城的一所空屋居住,在法国无合法证件,往往将抢来的电子设备转售。他自称16岁,属于未成年人。警方通过骨骼检测认定其年龄在19岁。鉴于3年的误差,法庭最后判入未成年人封闭式管教中心。

和针对女士首饰的抢劫案相比,针对男士的手表抢劫案也开始入警方的“法眼”。今年1-10月份,针对手表的抢劫案记录在案的就发生了80多起,成为继女性项链之后又一大规模的配饰抢夺案件。在这80多位受害者中,只有3名是女性,因为男士手表更昂贵,更容易出售。据警方调查,作案者主要都是国际犯罪团伙,其中也有部分来自巴黎大区的年轻人,相比去年,今年手表盗抢案增加了28%。劫匪作案手法娴熟,且对手表品牌十分“内行”,能清楚辨别,盗抢集团有严密的分工组织,一旦被抢,就很快流入了销赃市场。案发过后,被抢的手表也很难被找回,除非劫匪被抓现行。10月17日傍晚,一名亚美尼亚商人开车行至巴黎十区的巴黎北站(gare du Nord)附近,在红灯等候时,4名抢匪将其包围,其中一人迅速掠走受害者腕上价值40万欧元的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手表后逃之夭夭。受害者随即报案,并准确地描述了作案者的特征。警方随即锁定其中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于案发几分钟后在附近将其抓获,但却未查到赃物,目前警方仍在追逃剩下的两个人。但手表估计很难追回。而在此之前的9月6日18点至次日凌晨6点之间,警察曾在香街附近的“金三角”区域(指凯旋门、香街到塞纳河区域)针对手表劫案进行了大检查行动,共有15人被查,成功追回4块手表。

警方也曾成功破获一抢劫手表案,最后却发现是一“乌龙”。10月7日晚21点30分,一名住在凯旋门附近五星级拿破仑酒店(hôtel Napoléon)的日本商务人士与另一名客人一起在弗里德兰大街(avenue de Friedland)上的酒店门口抽烟,一名身高约1.8米的男子走近,想要一支烟,随后趁日本客人拿烟时抓住其手腕,夺走腕上手表,向奥斯曼大道(boulevard Haussmann)的方向逃窜。受害者在酒店经理和目击者协助下,向警方报案。据受害者介绍,被抢走的手表是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的“涡旋钻石陀飞轮”,价值80万欧元。因为涉案金额高,巴黎检察院立刻立案展开了调查,调查工作交给巴黎司法警察打击匪盗大队。这名抢匪在逃走时自己遗落了自己的手机。根据酒店监控和手机留下的线索,司法警察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但调查结果是“这是一块假冒名牌手表”。

据警方调查,劫匪大多来自意大利、北非和东欧国家,作案后经常会回国,然后再回来,赃物一般会流入北非、亚洲、俄罗斯、意大利等地。而巴黎大区的年轻人则选择在本地销赃。

11月19日,巴黎警方发现在巴黎美丽城街区的一家二手珠宝店涉嫌销赃,并拘留64岁的日裔经理。当天,美丽城一居民向警方报案称,他5天前被抢的手表被发现在距家不到200米的二手店售卖。警方当即随受害者前往该店检查,并由受害者当场指认,经理承认指认手表并非正常进货渠道获得。警方当场没收赃物,并将经理拘捕。警方对该店搜查时,发现一只装满名牌手表的铁盒,这些手表都没有进货记录。巴黎20区警局立案将对此深入调查。

巴黎警察局长迪迪埃·拉勒芒(Didier Lallement)今年10月公布最新巴黎街头暴力犯罪报告称,自2019年初以来,包括暴力抢劫在内的人身攻击案件发生了3.5万起,比去年同比增加9%。非暴力偷窃案达18万起,同比增加13%。

盗抢犯罪已经不止对准华裔族群,而是遍地开花

今年7月21日周日凌晨,2个蒙面青年通过开着的窗户,进入法国前经济部长布烈东位于巴黎14区的家中,殴打布烈东夫妇及其司机3人,后将他们关入厕所,并进行洗劫,抢走包括钻石珠宝在内高达5万欧元的财物。案件曝光后,同样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现在的盗抢犯罪,已是“遍地开花”。巴黎八区区长雅娜·涛特赛尔(Jeanne d'Hauteserre)表示,抢名牌手表和手袋,在奢侈品店和游客云集的八区屡见不鲜,富凯餐厅(Fouquet's)、高级酒店和珠宝店门口经常发生。

根据巴黎警察局的犯罪报告,巴黎的著名玛黑商业区与巴黎市政府周边,暴力抢劫案数量激增,前9个月案件总数从去年的279起增至480起,增加幅度超过70%。卢浮宫所在巴黎1区抢劫案增长了41%,9个月内达到近1000起。拥有众多时尚咖啡馆、餐厅和商店的巴黎3区抢劫案数量也增长了41%。而巴黎入室盗窃案,今年前9个月比去年同期也增加了7.2%。巴黎18区是传统重灾区,今年则继续恶化,同比增幅达47%,而传统认为治安良好的巴黎富人区16区入室窃盗案也同比增长21%,达到686起。面对巴黎治安恶化,居民和游客普遍感到担忧。根据今年7月民调机构OpinionWay的调查结果显示,53%的受访者“强烈担忧”自己成为受害者,而28%的受访者称自己已是受害者。巴黎15区区长菲利普·古永(Philippe Goujon)曾呼吁,是时候采取行动以遏止入室窃盗了。他特别点名东欧及巴尔干半岛移民“在巴黎到处搜刮,玩弄我们不堪一击的法律”。古永要求在巴黎增加监视摄像头,并引进人脸辨识技术。

巴黎治安恶化,谁之过?

针对巴黎公共交通上的盗抢猖獗,公运工会认为巴黎大众运输公司应该负起责来。但公司认为这是政府和警察、司法机关应该解决的事情。公司称,自4月以来已在特定的地铁站“增派穿戴制服的安全人员”,这项措施的实行结果是“扒窃增加现象停止,并呈现下降趋势”。同一时期,RATP公司的地铁网络安全保护队(GPSR)也大幅增加了取缔这类犯罪的行动次数。另外公司也更频繁地广播和告示预防扒手的信息,也增加了受害人可在地铁里直接报案的措施。公司意思是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但是最后公布的结果是相当打脸:犯罪不但没下降,还上升了不少呢。

巴黎大区主席佩克雷斯特认为治安恶化是政府和警方的责任。她明确表示:“巴黎地铁偷窃数量增长60%,这都是由国家和内政部长卡斯塔纳(Christophe Castaner)的决定导致。”她表示,巴黎公共交通上国家警察人手数量不断下降。2015年至今,法国内政部将1350个警察岗位减少了350个。她已经给内政部长卡斯塔纳写信,表达自己的担忧和不满。在她看来,“巴黎大区公共运输管理局增加人手,不是为了国家警察好撤退。”也有右翼政治人物则把这种趋势同移民浪潮联系起来,一名共和党参议员曾指责“新发案件中45%的作案人都是移民”,但这一点目前尚未能得到充分证明。

巴黎市长伊达尔戈也指责法国政府应对不力。负责治安事务的巴黎副市长科隆伯·布罗塞尔女士(Colombe Brossel)指出,巴黎市政府“要求增派警察”。她说,“要想对犯罪分子具有威慑力,街上必须要有足够的警察。必须把打击日常犯罪作为优先行动”。她深信“巴黎市的安全在于确保公共秩序和日常安全”。布罗塞尔此前曾写信给内政部长卡斯塔纳,提醒部长注意“自今年年初以来巴黎市的犯罪数字激增”。

也有人认为是法国社会运动对首都治安带来了负面影响。有舆论认为,持续数月之久的“黄衫”运动可能影响到警方调查和预防能力,尤其每到周六,警方的注意力都转移到“黄衫”方面。巴黎警察总局局长迪迪埃·拉勒芒(Didier Lallement)证实,执法部门不得不增派大量人手应对“黄马甲”运动,由此使得盗抢分子作案更加猖獗。但从3月份开始,情势有所好转,4月的盗抢案件涨幅为12%,5月为9%,6月为6%,7月为2.2%,9月份犯案率突然飙涨的原因尚未完全确定。

对于政治人物向警方的甩锅,警方也是有苦难言。一方面,警察人数在不断缩减,另一方面,警察的职能逐年增多,办案程序日趋复杂,结果导致警员精力分散,把大量时间浪费在复杂手续上,导致调查的时间减少,处理案件数量下降。

但是即使警方破获了案件也难以遏制盗抢案件的上涨势头。前不久,警方经过长时间的追查,在巴黎20区抓获一个由11名未成年人组成的盗窃团伙,该团伙被怀疑在巴黎犯下至少136起盗窃案。但是由于是未成年人,案件审判时间很长,期间不能一直关押,这些人很难不再次作案。

今年10月24日起,巴黎大区蓬图瓦兹(Pontoise)法庭开审5名涉嫌抢劫亚洲游客的犯罪嫌疑人,被告的年龄介于20岁至29岁,来自蓬图瓦兹及巴黎北郊的圣但尼(Saint-Denis)、埃松省的塞纳河畔维尼厄(Vigneux-sur-Seine)等地,他们涉嫌于2018年在巴黎戴高乐机场附近的美居(Mercure)、诺富特(Novotel)、凯悦(Hyatt)等酒店,以及塞纳-马恩省迪士尼乐园梦幻城堡酒店(hôtel Dream Castle)、上塞纳省库尔布瓦(Courbevoie)的雷斯迪酒店(hôtel Résidhome)、马恩河谷省杭吉斯(Rungis)的美居酒店等地针对亚洲游客制造了8起抢劫案,有时是单独作案,有时是团伙作案。该团伙开着偷来的车辆作案,有时一天之内犯案两起,对受害者造成不同程度的身体伤害。检控方求刑5年。这些人都是在警方“挂号”的人物,并被多次判过刑,但是他们出狱后,往往是“涛声依旧”。

今年10月22日,一个罗姆人家族的20名成员涉嫌利用未成年人在巴黎地铁行窃,他们依“走私未成年人口”、窝赃、洗钱、“歹徒结伙”罪名被判刑。20名被告人的刑期总共达113年,法庭禁止他们服刑之后在法国居留。但是这又如何?巴黎检察官办公室称,2017年的曾组织过一轮抓捕浪潮。2017年1月,法国警方与罗马尼亚建立司法合作,半年后,在法国、罗马尼亚、西班牙、意大利同时逮捕多名犯罪嫌疑人,基本是未成年扒手的父母,曾使巴黎地铁窃案一度锐减。但扒窃团伙现在已经重组,早前被遣送回罗马尼亚的一些未成年人又回到巴黎作案了。这成为西西弗斯的石头了。

其实,巴黎治安的恶化,是各种社会因素综合积重难返的结果。仅仅靠警方的打击则像是扬汤止沸。如果没有刮骨疗伤的改革勇气,恐难见成效。

(编辑:原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