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舰撞船是“航行自由”种因得果

军事专家王云飞

8月21日,美国“麦凯恩”号宙斯盾导弹驱逐舰在马六甲与一商船相撞,造成5人受伤10人失踪。此前,6月17日美同级舰“菲茨杰拉德号”在横须贺与商船相撞,导致7人死亡,酿成美国海军近年来最大惨剧;5月份美巡洋舰“尚普兰”号也曾在日本海与韩国渔船相撞。

令人诧异的是,这三艘舰都曾在今年到南海执行所谓“航行自由行动”。难道天意惩罚作孽者?难道南海是美舰的“百慕大三角”?美军与其担心给自己带来负面心理暗示,不如多从“航行自由”中找一找自己种下的祸根。

王云飞:撞船美舰都来过南海 并非天谴却是种因得果

“麦凯恩”号发生事故前,刚刚在南海执行“自由航行行动”,并进入美济礁12海里。

从专业角度看,美军近期连续发生三起撞船事故,源自其陋习难改:

“疲劳驾驶”积习。到南海执行所谓“航行自由行动”,最近也要从横须贺等基地长途奔波到任务海区。而该任务属于作战活动范畴,一切操作按照战斗标准执行,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期间还要受到中国军舰的“夹道”驱离,惊恐之状可想而知。高度兴奋之后等待他们将是疲劳期,这是常见的生理现象。一旦任务结束,舰员精神很快进入放松疲惫状态,事故前“麦凯恩”号舰员在甲板餐聚闲聊即是例证。此时戒备松懈、规章松弛,发生事故在所难免。

“超速行驶”顽习。军舰航速分为经济速度、巡航速度和最大速度等。一般说来,军舰经济速度在16节到18节左右。但美舰常年执行战备任务,随航母编队行动时,更是常常用28节以上的速度航行,对于以大于20节的巡航速度航行视为家常便饭。更不用说美国海军有执行重大任务后享受假期的习惯,浪漫的诱惑驱使船员归心似箭。笔者在美国近海和其他海区曾数次领教过美舰的超速行驶。上述两次驱逐舰撞船都有超速行驶的嫌疑。十次事故九次快,撞船也就不足为奇了。

“擅闯红灯”恶习。美国自恃未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连他国领海都视为无物,更不用说在国际水道附近航行了。《国际海上避碰规则》有同舷受风时上风船让下风船、不同舷受风时左舷受风船让右舷受风船、相向航行时“让左不让右”等约定。美舰也知道这些规则,但常常自恃本舰速度快、操纵性能好,不能很好的遵守这些规则,此次撞船疑似故态重演。

“海恩法则”告诉我们,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数次未遂先兆、事故症候或轻微事故。事故的发生是量的积累的结果,再好的技术、再完美的规章,也无法取代人自身的素质和责任心。

太平洋总部司令哈里斯向白宫上报今年南海“航行自由”计划时,恐怕“瞒报”了美国海军的这些陋习。而在撞船事件发生后,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森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称“美国海军将在全球范围内暂停行动”。这回美国海军宣誓“航行自由”不成,反倒全军“趴窝”了。

笔者在此贡献一计,保证美海军能“高高兴兴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来”,那就是:自觉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法,切实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和安全利益,小心驶得万年船。王云飞:撞船美舰都来过南海 并非天谴却是种因得果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