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日)米兰市重罪法庭开庭审理了“Silvia Pasotto弑母-自杀”一案,最终判定被告人Silvia Pasotto未构成故意杀人罪,而是“协助他人自杀罪”,法庭遂对其处以4年有期徒刑。

被告Pasotto现年62岁,曾是一名职业医生。2016年9月26日晚,她在自己米兰的住所内,将大量安眠药混入一瓶伏特加酒中,为自己和82岁的母亲制成一杯“最后的美酒”,并与母亲一同饮下。


母女双双服毒自尽, 结果女儿没死成却成"弑母凶手"?!


第二日清晨,当保姆打开房门后,发现Pasotto躺在沙发上早已昏厥过去,而她的老母亲Natalina则安静地在轮椅上“熟睡”却始终无法唤醒,随即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最终在医护人员的抢救下,Pasotto不久便清醒过来,且身体并无大碍。而她的母亲却在饮下了当晚的“毒酒”后,再也没有能够醒来。

警方对现场进行检查后,发现了3封Pasotto用电脑打印出来的遗书,里面交代了在她们死后遗产应如何分配、尸体应如何处理等等。

Pasotto在遗嘱中详细描述了多年来自己所承受的痛苦和孤独。她透露,随着母亲病情的不断恶化,自己不得不承担起照顾母亲的工作。她的丈夫在早年已经去世,只留下她孤身一人去扛起这一切。日复一日繁重的家务使得Pasotto情绪越来越沮丧,直至走向崩溃的边缘,“我实在受不了了”,Pasotto如此写道。


母女双双服毒自尽, 结果女儿没死成却成"弑母凶手"?!


Pasotto的母亲多年来一直身患疾病,无法行走的她常年坐在轮椅上,衣食住行全都得依靠Pasotto的照顾,而这对她本人其实也是一种巨大的折磨。根据Pasotto的供述,长久以来母亲不断要求自己帮助她结束生命。

“那天晚上像平常一样,她不断对我重复着‘咱们一起睡过去吧,再也别醒来’之类的话……我的母亲一直要求我帮助她自杀,于是我就想到家中的那些药,我想这对我们俩来说应该足够了。当天晚上我写下了3封遗书,那一刻我不再是一名医生,而是一个女人,和一名绝望的女儿……”在法庭上, Pasotto如此陈述道。

■ 自杀不成,反成弑母凶手?

事件发生后,Pasotto一度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关押进了San Vittore监狱。意大利《新闻报》称,有证据显示,Pasotto在事发几周之前便已开始预谋自己与母亲双双自杀一事。


母女双双服毒自尽, 结果女儿没死成却成"弑母凶手"?!


负责此案的检察官Giovanna Cavalleri也曾宣称:“Silvia Pasotto选择结束自己和其母亲的生命,并且只有她一人认为这是正确的决定。她影响了其母亲的判断力,因此可以断定这是一起故意杀人后凶手自杀的案件。”检方认为,孤独、绝望等严重的心理问题至多可以帮助她减刑,但不能成为她逃脱法律责任的理由。根据意大利《刑法》对故意杀人罪不少于21年有期徒刑的处罚规定,检察官提出可将刑罚减至14年。

然而Pasotto拒绝了检方这一认罪条件。今年3月,她决定在重刑法庭上接受审理,让陪审团来决定自己的命运。“陪审团将会理解我作出这一极端行为的原因。我已经拼尽全力去坚持了,最后迫不得已才顺应了我母亲的要求。”

面对检方对被告所作出的故意杀人的定论,Pasotto的辩护律师Alessandra表示坚决反对。根据一系列的检测结果,如尸检报告结果显示Pasotto与其母亲体内含有同等含量的安眠药成分,Alessandra表示母女俩是有意一同结束生命的,而最终导致了Pasotto母亲死亡的这一结果,也绝非是Pasotto为了从中谋取利益。并且在事发之后,Pasotto一直因没能自杀成功而沉浸在痛苦中。


母女双双服毒自尽, 结果女儿没死成却成"弑母凶手"?!

13日,辩护律师Alessandra在重刑法庭上面对2名法官和6名陪审团成员时重申:事发当晚,Pasotto的母亲是在没有他人介入的情况下,主动喝下了混有安眠药的酒。

“Natalina拥有清醒的意识和判断力,她不是在女儿的驱使下决定自杀的,恰恰相反,是她驱使女儿和自己一同共赴黄泉”。基于此,Alessandra认为,被告Pasotto并未构成故意杀人罪,她的行为应属于“协助他人自杀罪”。

于是,本案争论的焦点便在于Pasotto母亲的自杀是否含有他人强迫的因素。


母女双双服毒自尽, 结果女儿没死成却成"弑母凶手"?!


Alessandra在法庭上这样描述Pasotto当时的生活状态:“被告人喜爱收集四叶草,因为它象征着生命和希望。她并没有强迫其母亲自杀,而是其母亲长期以来一直主动要求和女儿一起自杀……被告人那天终于无法承受,被迫接受了母亲的请求。”

经过漫长的庭审,法庭和陪审团最终还是站在了Pasotto那一边,她因“协助他人自杀”而面临4年的有期徒刑。

尽管Pasotto最后并未被冠以“谋杀亲母”的罪名,同时也不会面临过分漫长的铁窗生涯,但她和母亲的经历依旧使人唏嘘不已,终归是一出人间悲剧……


(意烩原创,翻译:虹雨,编辑:华嘉颜,新闻来源:意大利《共和国报》、《新闻报》,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