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利赫被胡塞武装杀害,也门乱局外溢风险有多大?

  也门前总统萨利赫身边的一名高级官员4日向新华社记者证实,萨利赫当天被胡塞武装打死。

  该官员说,萨利赫及其领导的全国人民大会党副总书记阿瓦迪当天在逃离首都萨那的路上被胡塞武装打死,当时两人正试图前往政府军控制的马里卜省。

萨利赫被胡塞武装杀害,也门乱局外溢风险有多大?
资料图:此前,也门首都萨那,沙特等多国部队空袭也门前总统萨利赫位于首都萨那的住所。

  也门胡塞武装和支持前总统萨利赫的军队自11月29日起持续交火。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称,过去几天,萨那冲突已造成至少125人死亡,238人受伤。也门总统哈迪4日下令,政府军将对萨那展开全面军事行动。

  脆弱同盟

  虽然就本次冲突而言,胡塞武装与萨利赫是同盟反目,但回溯历史,双方原本就是敌对关系,只是在面对共同对手时才结成了同盟。

  胡塞武装首任领导人侯赛因・胡塞于2004年领导什叶派武装组织起义,同年9月被时任也门总统萨利赫的军队击毙。

  此后,侯赛因・胡塞的弟弟阿卜杜勒・马利克・胡塞领导的胡塞武装继续与萨利赫政府处于敌对状态。

  2012年,执政长达33年的萨利赫在大规模示威声中下台,沙特支持的逊尼派穆斯林哈迪成为新一任也门总统。

  哈迪上台后,胡塞武装多次与支持哈迪政府的逊尼派武装冲突,并在冲突中与同属什叶派的萨利赫走到一起。

  2014年9月,胡塞武装武力夺取萨那,占领也门南部地区,迫使总统哈迪前往沙特避难。2015年3月,沙特等国对胡塞武装发起大规模军事行动。从此,胡塞武装与萨利赫组成同盟对抗沙特联军。

  2016年7月,胡塞武装与萨利赫领导的全国人民大会党组成“最高政治委员会”,同年10月成立所谓“救国政府”,与哈迪领导的政府分庭抗礼。

  然而,这个“化干戈为玉帛”而形成的联盟从成立之初就被看作是胡塞武装与萨利赫的互相利用,二者在权力分配等方面一直存在争议。

  今年9月,胡塞武装宣布任命“军队指挥官”“财政部长”等要职,萨利赫随后拒绝承认胡塞武装的单方面任命。胡塞武装9月13日指责萨利赫站在沙特一方,并威胁解除其与萨利赫之间的政治、军事联系。

  11月29日,萨利赫支持者拒绝胡塞武装进入萨利赫清真寺庆祝第二天的伊斯兰教圣纪节。此后,萨利赫的共和国卫队与胡塞武装一直有零星交火。12月2日,双方冲突升级。当地居民说,双方动用了坦克等重型武器。

  当地时间4日中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哈迪政府官员告诉新华社记者,装备精良的政府军将于数小时后向萨那进军,前往萨那和周边地区支援反胡塞武装力量,并解放该地区。

  大国角力

  分析人士指出,在胡塞武装、萨利赫势力以及哈迪领导的也门政府三方缠斗的背后,是地区大国沙特和伊朗的博弈。沙特支持哈迪政府,伊朗支持胡塞武装,而萨利赫则是为了重返政坛而在两者之间寻找机会。

  萨利赫2日曾表示,如果沙特停止袭击也门,他愿意与沙特翻开睦邻关系“新篇章”。

  在电视讲话中,他说:“我呼吁邻近的兄弟国家及其联盟停止侵略,解除包围,开放机场,允许食物援助入境,让伤者获得救助。我们愿意本着睦邻原则翻开新的一页。”

  沙特随即欢迎萨利赫的表态,并表示沙特及其领导的联军相信萨利赫的意愿。

  但萨利赫4日被胡塞武装杀害,这让也门局势再添变数。

  沙特一直深陷也门战争之中,无论在人道主义还是经济发展方面都处在舆论重压之下,也希望通过这样的交易脱身,甚至赢得战争。

  有分析说,也门反政府联盟的破裂让背后的伊朗感到失望。伊朗外交部发言人3日曾呼吁胡塞和萨利赫双方保持克制,通过对话解决分歧。

  也门政治分析师贝勒说:“伊朗将竭尽所能帮助胡塞武装,无论是政治方面还是经济方面。”

  前景难料

  也门驻华大使穆罕默德・马赫拉菲近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说,也门民众正经历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希望国际社会对此加以重视,并向胡塞武装及其盟友施压以推动政治进程。

  根据联合国公布的数字,也门目前有超过2000万人需要紧急援助,其中包括1100万名儿童;约700万人面临饥饿威胁,依赖国际救援物资维持生存。

  此外,霍乱疫情今年4月以来在也门迅速蔓延,已造成2000多人死亡。

  眼下,也门的战乱仍将持续。

  也门记者拉德万・法里说:“许多人对这场战争持积极态度,但我认为萨利赫倒戈太晚,胡塞已经足够强大,并掌握了国家大部分武装和资源。双方间的战争短期内难以结束。”

  不过也门政治分析家塔米米认为,萨那城内的军事对抗不会无休止地进行下去,因为这样会让双方都承受巨大损失。

  外部势力一直在也门扮演重要角色。沙特和伊朗的博弈仍在继续,也门的前景如何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