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英国

如何治理好“数字共和国”?

【欧洲时报汤林石编译】近年来,要求对Facebook等巨头进行更多监管的呼声越来越高。英国大律师杰米·苏斯金德(Jamie Susskind)认为,我们需要一个“数字共和国”来保护社会免受不负责任的科技公司造成的伤害。

曾有那么一刻,Facebook是个“民主国家”。2012年12月,作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3年前宣布的倡议的一部分,Facebook公布了计划对用户实施的新条款和条件。用户们受邀就是否应该实施这些条款进行投票。88%的投票者选择了反对,认为新条款是不可接受的。这似乎是“人民力量”的一次胜利。

不过,扎克伯格提出了一个前提条件:只有在至少30%用户参与的情况下,投票才有约束力。当时,Facebook有约10亿用户,也就是说需要3亿人投票,但只有65万多人参与。于是,扎克伯格“国王”宣布:民主的时代已经过去,今后实施什么规定将由Facebook决定,而不参考用户的意见。

如今,Facebook被指控未能删除对缅甸罗兴亚人的仇恨言论,助长了“种族灭绝”;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和英国脱欧公投中散布错误信息,将暴力的右翼极端分子聚集在一起,帮助煽动了2021年1月的美国国会叛乱。

2016年,Facebook高管之一安德鲁·博斯沃斯(Andrew Bosworth)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表示,这种“附带伤害”是可以容忍的。“我们把人与人连接在一起。如果人们发挥积极的一面,这就是好事:有人找到了爱情,有人挽救了濒临自杀的人的生命……但如果看负面的一面,那可能就是坏事:有人遭受网络欺凌而失去生命,也许有人死于利用我们的工具(指Facebook)组织的恐怖袭击……(但)任何能让更多人更频繁地联系的东西其实都是好的。”

这样的表态显然让很多人不满。因此,近年来要求对Facebook、谷歌(尤其是YouTube)、Twitter、Instagram和快速崛起的TikTok等科技巨头进行更多监管的呼声越来越高。

《数字共和国》一书的作者杰米·苏斯金德也加入了这场辩论。他认为,我们需要一个“数字共和国”来保护社会免受这些科技公司的无情伤害,并为我们现在和未来如何监督它们提供一个涵盖法律、伦理、道德的框架。

2018年8月11日,在美国旧金山湾区,参加“脸书节”的游客在脸书园区标志前合影。(图片来源:新华社)

英国《观察家报》专栏作家约翰·诺顿(John Naughton)指出,50年来,民主国家一直在建立一种政体,在这种政体中,企业的利益整体优先于公民的利益。其结果是,科技公司被允许进行“创造性破坏”,留下政府和公民社会来收拾残局,就像印度王室的仆人一样,跟在王室大象身后艰难地清扫它们的粪便。

苏斯金德把这种现象称为“市场化个人主义”:信奉这种主义的人将社会视为“每个成员之间契约交易的产物,是追求个人利益的工具,而不是对共同利益的整体追求”。诺顿认为,这其实就是新自由主义,只不过苏斯金德避免使用这样的字眼。

苏斯金德认为,一个由“市场化个人主义”统治的社会将永远无法“驯服”科技巨头,人们需要“共和主义”——这与美国共和党、爱尔兰共和军都无关,而是一种更古老的治理思维。苏斯金德表示,成为一个共和主义者就是反对所有能让一个社会群体对其他人行使不负责任的权力的社会结构。共和主义者“反对绝对君主制,而不仅仅是某一个国王的缺陷。他们要求在工作中得到法律保护,而不仅仅是要求老板更仁慈。他们反对的是拥有马克·扎克伯格这种权力的人,而不是扎克伯格本人”。

科技公司是否未经许可就出售用户数据?他们的算法是否存在基于种族、性别和地域的歧视?他们是否毫无理由地将人赶出平台?他们是否对内容进行了不公平的调整?如果这些问题确实存在,那么就有理由对其进行纠正。

但具体怎么纠正?与这些公司打交道有三个选择。让它们自我纠正?这显然并不奏效。通过法律来控制它们?但西方政治系统很难及时制定合理的法律。建立技术监管机构来监督它们,在它们越线时把它们拉回来?但科技巨头可以投入资源来影响监管机构,让惩罚的“大棒”轻轻落下。没有一个选择能完全令人满意。

苏斯金建议尝试“小型公众审议”——最常见的形式是“公民大会”,即把一小部分有代表性的人聚集在一起,向他们详细介绍需要做出的困难选择,然后由他们制定政策方案。但《卫报》专栏作家查尔斯·亚瑟(Charles Arthur)指出,这只是拖延了问题的解决。在小型公众审议之后,又回到了最初的三个选择:什么都不做,立法或监管。

但诺顿认为,《数字共和国》这本书最令人耳目一新的地方,是它提出的立场。目前,大多数控制科技力量的尝试都是注定要失败的,原因就是人们虽然批评科技巨头,内心却隐隐接受了科技力量的合法性,而不是对其嚣张的行为感到愤怒。这是因为他们已经喝了近半个世纪的“新自由主义鸡汤”。毕竟,意识形态决定了当你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你是如何思考的。现在是时候做出改变了,而《数字共和国》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编辑:唐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