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正式宣布国家迁都计划,要花2340亿元

  【环球时报驻印尼特派记者 徐伟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郝树华】北上迁都!经过数月的酝酿,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于26日正式宣布国家迁都计划,新都落址在婆罗洲东加里曼丹省,距雅加达约1400公里。根据规划,印尼将在2020年到2021年间“破土动工”,并将于2024年左右将政府机关陆续迁入。

法国峰会G7变G5?澳媒:特朗普和约翰逊可能抱团

  【环球时报驻法国、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刘玲玲 姚蒙 青木 任重 王会聪】24日至26日,七国集团(G7)峰会在法国西南部海滨城市比亚里茨召开。这是特朗普2017年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第三次参加G7峰会:第一次,他表示在《巴黎协定》和气候问题上无法与其他成员国达成共识;去年,他以戏剧性退出支持联合公报为“史上最分裂G7峰会”画上句号;今年呢?美国媒体称,东道主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主要目标是不爆发内部矛盾,“别出意外”。他甚至已经降低要求,称此次峰会不会发表联合公报。这在G7成立44年的历史中尚属首次。德国《柏林日报》说,G7已经很难再像从前那样为全球问题提出西方的方案。G7峰会期间,作为“不确定因素”的特朗普势必将再度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此次,他参会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夸耀美国经济,让各国“多向美国学习”。这又将引发怎样的风波呢?外界拭目以待。

有罪 !澳大利亚红衣大主教性侵案收尾

  有罪 !澳大利亚红衣大主教性侵案收尾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杨征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郝树华】上诉无效,继续服刑!当地时间21日,因性侵儿童锒铛入狱的墨尔本红衣大主教乔治·佩尔试图为自己“翻案”,而此次上诉却遭到维多利亚州高等法院的驳回。如今,这个身败名裂的梵蒂冈神职人员只存在理论上的“脱罪”机会,而且很有可能受到国家法律与教廷戒律的双重惩罚。在国际舆论看来,这桩案件的司法裁决极具里程碑意义——即便是位高权重的神职人员,如若犯罪也难逃法律追责。

日本舆论呼吁韩日理性处理争端:两国关系需要对症下药

  日本舆论呼吁韩日理性处理争端:两国关系需要对症下药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孙秀萍 环球时报记者 陈尚文 张旺 邢晓婧 金惠真】韩国22日宣布,不再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因为继续这一协定“不符合韩国的国家利益”。之前,韩日因历史问题扩大到经贸领域的尖锐对立,已经令两国关系降至“建交以来最差水平”。这一次韩媒形容,韩日矛盾陷入“无法预测”的坏境地。文在寅政府的强硬举动相当出乎外界意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2日听到消息时满脸沉重,外相河野太郎则亲自向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提出抗议。废弃协定也给美日韩军事合作蒙上阴影。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伯格日前在东京警告,协助抵制朝鲜和中国“威胁”的亚洲同盟只要出现一点裂痕,都很令人担心。对于韩国不顾美国劝阻做出的决定,日本是否会进一步反制,美国又将如何反应?等待答案的,不仅是美日韩三国。

特朗普“忠诚论”引争议,被指“分裂”美国犹太人

  特朗普“忠诚论”引争议,被指“分裂”美国犹太人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温燕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任重】投票给民主党就是不忠?据《华盛顿邮报》22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此番言论遭到各界指责。他21日试图为自己辩解,但越描越黑,被批让美国逐渐变成“美利坚分众国”。特朗普的言论甚至引起以色列总统的警觉,后者致电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呼吁不要让以色列对美国的支持成为两党政治问题。

韩国废除“军情协定” 日本:遗憾,以为韩不会做到如此地步

  韩国废除“军情协定” 日本:遗憾,以为韩不会做到如此地步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孙秀萍 环球时报记者 陈尚文 张旺 邢晓婧 金惠真】韩国22日宣布,不再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因为继续这一协定“不符合韩国的国家利益”。之前,韩日因历史问题扩大到经贸领域的尖锐对立,已经令两国关系降至“建交以来最差水平”。这一次韩媒形容,韩日矛盾陷入“无法预测”的坏境地。文在寅政府的强硬举动相当出乎外界意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2日听到消息时满脸沉重,外相河野太郎则亲自向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提出抗议。废弃协定也给美日韩军事合作蒙上阴影。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伯格日前在东京警告,协助抵制朝鲜和中国“威胁”的亚洲同盟只要出现一点裂痕,都很令人担心。对于韩国不顾美国劝阻做出的决定,日本是否会进一步反制,美国又将如何反应?等待答案的,不仅是美日韩三国。

国歌及货币有亲日烙印,韩国人急了:尽快换掉!

  国歌及货币有亲日烙印,韩国人急了:尽快换掉!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刘媛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金惠真】改货币、换国歌,韩国抵制日货运动再出奇招。近日,韩国各大网络上流传题为“刻在大韩民国货币上的亲日派烙印”的文章,引起韩国民众和舆论的关注。该文称,韩国现在货币上使用的几乎所有伟人像,都是出自亲日派画家之手。该说法得到证实后,韩国民众异常愤怒,纷纷向青瓦台请愿“无论耗资多大,政府都应尽快换掉货币上的伟人像”。与此同时,“换国歌运动”也在韩国社会悄然开展——创作韩国国歌的作曲家也是亲日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