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抗疫的失败 本质是美国治理体制的失灵

  美国治理体制系统性、多层次失能失灵,所谓“权力制衡政治”衰败为“否决政治”。

  “抗疫政治化”呈愈演愈烈之势,“打补丁”“翻烧饼”现象层出不穷,贻误抗疫最佳时机。

  美国近日有至少16个州报告了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在遭遇疫情一波又一波的沉重打击后,美国今年冬季形势依然严峻。

  事实证明,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富有、最发达、医疗资源最丰富的国家没能通过疫情“压力测试”。不仅如此,“美式民主”失能失灵,“否决政治”恶性循环,“抗疫政治化”愈演愈烈,带有“社会达尔文主义”色彩的抗疫底层逻辑……这些都使美国贻误抗疫最佳时机,很大程度上让本可避免的悲剧仍在继续。

  美国治理体制系统性、多层次失能失灵

  在疫情防控这种全局性、长期性的重大挑战面前,美国治理体制系统性、多层次的失能失灵再次凸显。

  疫情暴发至今,世界对于病毒的认识和防控措施的有效性已大大提升,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即便没有成功经验,至少也应有失败教训可以汲取,何况美国早于很多国家生产囤积了多于其人口数倍的新冠疫苗。然而,美国新冠确诊与死亡人数依然全球“双冠”。

  △9月17日,写有缅怀亲人词句的白色旗帜摆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华盛顿纪念碑附近的草坪上。

  北卡罗来纳大学副教授泽奈普·图菲克奇近日在《纽约时报》撰文评论,事实证明这场疫情犹如近两年的压力测试,但美国没能通过。“对(美国)体制本已信心不足的民众亲身体验到,本国体制失灵竟然到了这样一种地步,它会给在如何抗疫的愤怒之争上火上浇油。”

  在非洲多年抗击埃博拉病毒的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马丁·塞特隆博士,曾将疫情期间人们对国家治理体系失去信心的现象描述为“信任破产”。“现在,美国破产了,”图菲克奇的沉痛与无奈溢于言表。

  权力制衡政治衰败为“否决政治”

  联邦体制下,新冠疫情等公共卫生事务属于美国各州的州权,以州和地方政府为主管理。美国始终未能形成全国统一的抗疫方案。

  长期以来,作为不同利益集团和选民群体的代表,共和党和民主党基于两年一小选、四年一大选的“选赢”目标,越来越难以合作共商国是。

△9月1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透过隔离围栏拍摄的国会大厦

  两党为巩固各自基本盘选民、取悦拉拢摇摆选民,将需要着眼长远的重大国计民生议题和政策设计“短期化”“碎片化”,哪里有选票往哪里倾斜,什么能拉票抓票就干什么,怎么能挖对方墙脚就怎么干。

  所谓权力制衡政治已经衰败为“否决政治”“少数决定多数”“少数绑架多数”的恶性循环,扯皮争吵,有“制”无“衡”,效率低下。

  政治立场在某种意义上已转化为身份认同,即便连戴口罩这种最经济、有效的基本防疫措施,都被贴上了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的标签。

  “抗疫政治化”贻误救命时机

  美国联邦防疫机构和传染病专家们制定的防疫措施要么被延迟,要么被搁置,执行了的也往往被打了折扣。美国至少有26个州的共和党议员以立法形式削弱了地方卫生官员处置抗疫的权力。包括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在内,很多美国公共卫生官员都曾在抗疫期间受到过口诛笔伐,为此辞职者大有人在。

  △2020年6月30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出席参议院卫生、教育、劳工与养老金委员会听证会。

  伴随党争日益极端化,“抗疫政治化”愈演愈烈。拜登执政以来,很现实地把推广疫苗接种作为抗疫“主战武器”,接种速度和规模在经历了最初数月迅速扩张后陷入停滞,阻力主要来自共和党州长们及其支持者的反对和抵制。

  德尔塔毒株在接种率较低的南方各州引发美国第四波疫情后,拜登于9月出台疫苗强制令,原定于2022年1月4日起实施,但目前被共和党主政的多个州诉诸法院并被叫停。截至12月2日,美国有1.97亿人完成新冠疫苗接种,还不到美国总人口的60%。

  “社会达尔文主义”忽视人权

  作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带头大哥”,美国抗疫模式的底层逻辑显然还带有极端个人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明显特征,保经济重于保人命,救股市重于救疫情。

  △2020年10月30日拍摄的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旁的华尔街路牌。

  美国多数医疗机构和医疗保险企业属于私营,医疗成本高昂,有约2500万弱势群体买不起保险。大量感染者因难以获得及时救治而成为传染源,加剧病毒传播。一些医疗机构甚至默许对贫穷、少数族裔新冠患者“选择性救治”。

  美国疾控中心数据显示,拉美裔美国人感染新冠的风险是白人的两倍,死于新冠的风险是白人的2.3倍;美洲原住民和非洲裔人群感染新冠及病亡的风险也都高于白人。

  在大量低收入群体承受着失业、贫穷和高感染风险压力的同时,从2020年3月到2021年1月,得益于美国政府的慷慨救市,600多名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总额从大约2.947万亿美元增加到4.085万亿美元,增幅达38.6%。

  “美国抗疫表现如此糟糕的事实,深刻地表明我们的体制和能力已经衰败得多么腐朽不堪。”图菲克奇说。

【编辑:郭梦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