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德国

德国新联盟政府来了:有新面孔、新政策,还有新的北方口音

【欧洲时报12月8日刘涛编译】德国新一届联合政府迎来一批新面孔,接替默克尔的中左翼政治家朔尔茨(Olaf Scholz),无论从成长经历还是口音来讲,都是典型的北方人。而他的内阁,同样以北方人为主。事实上,德国历史上很多领导人都出自北方,而德国权力重心的北移自迁都柏林后就已开始。

默克尔的继任者朔尔茨。(图片来源:新华社/资料图)

朔尔茨是连续第三任北方总理 最南端的州最终“坐上冷板凳”

英国《卫报》报道,朔尔茨曾担任汉堡市长,他的幕僚长沃尔夫冈•施密特(Wolfgang Schmidt)同样来自汉堡,副总理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来自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外交部长安娜莱娜•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和劳工部长胡贝尔图斯•海尔(Hubertus Heil)都来自下萨克森州,内阁中几位最具权势的官员都来自北方。

在德国政治体制下,地区代表权至关重要,政府也尽力让16个联邦州在联邦议会拥有应有的席位。但在朔尔茨领导下,天平倾斜已显而易见。首先,他的内阁是德国战后历史上第一个没有来自巴伐利亚州部长的内阁。巴伐利亚州执政党基社盟(Christian Social Union)主席本周曾抱怨,德国最大及最南端的州最终还是“坐上了冷板凳”。

经济上,德国南部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在德国证交所注册的大公司大多位于南部,而且南部拥有更多的初创企业,雇佣了更多IT专业人员,拥有更多的注册专利,就连德国足坛也是南强北弱,不莱梅(Werder Bremen)、汉堡SV等传统北方足球俱乐部已经没落,而来自南部的拜仁慕尼黑(Bayern Munich)则捧回了一个又一个奖杯。

然而在政治上,自从德国从波恩迁都柏林,政治重心就开始悄悄北移。继汉堡出生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长大的默克尔和汉诺威人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之后,朔尔茨是连续第三任北方总理,而且前四任副总理也都出自北方各州。

分析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北方强势是南方和西南弱势的结果,后两个地区的保守党集团很容易发生内斗。如果此前基民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与巴伐利亚姊妹党基社盟能放下芥蒂,达成共识,德国联邦议会很可能会迎来基社盟领导人马库斯·索德尔(Markus Söder)。德国联邦公共行政大学(Federal University for Public Administration)政治学家汤姆•曼内维茨(Tom Mannewitz)指出,党内派系主义不断恶化,加上基民盟和基社盟之间的历史恩怨,德国南部保守派集团处于战略劣势。

方言影响德国政治 北方口音比南方口音更获认同?

在德国政坛,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口音。朔尔茨在最近一次议会上警告新冠病毒尚未被击败,他在发言时将“besiegt”(围困)一词读成了“besiecht”,这是非常典型的汉堡口音。因此,有人开玩笑说,朔尔茨的内阁会议很有可能以“Moin Moin”(德国北方常用问候语,早上好)开始,而不是只在南方州使用的“Servus”(你好)。

朔尔茨的口音,虽然带有明显的北方特征,但与他的偶像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浓重的汉堡方言相比,仍落于下风。相较于默克尔和朔尔茨,大多数德国人更愿意将施密特的口音视作标准德语,这赋予施密特一种“平易近人”的特质,这是所谓乌丁根线(Uerdingen line,德国南北方言分界线)以南政客们难以拥有的。“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北方口音的德国北部政客在全国范围内更容易被接受。相比之下,南方政客们则很难摆脱地方偏见。”美因茨大学(University of Mainz)的政治学家尤尔根·福尔特(Jürgen Falter)说。

基尔大学(University of Kiel)的语言学教授迈克尔•埃尔门塔勒(Michael Elmentaler)则表示,二战后,从康拉德•阿登纳(Konrad Adenauer)和路德维希·艾哈德(Ludwig Erhard)到库尔特•基辛格(Kurt Kiesinger)和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一大批强势德国领导人,他们的地方口音都被视为身份认同的一部分。“但现在,人们对方言的包容度正在下降。如果今天有德国政客像阿登纳那样说话,人们会嘲笑他。”

朔尔茨能赢得总理职位,他的北方出身也许发挥了重大作用,但这是否也会影响其对国家的管理?对此,汉堡现代史研究中心(Research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History)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斯特拉普(Christoph Strupp)认为,朔尔茨应该和很多北部政客一样,他们都属于理智的实用主义者,在公众面前谦逊,拥有适合城邦国家的独立思想,而且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折中办法。“朔尔茨证明了自己有能力让从不缺少冲突的‘红绿灯’联盟维持团结。他也找到了果断和可行的办法,解决不断加剧的城市问题,比如预算超支的易北音乐厅以及住房短缺问题。”

(编辑:罗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