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国

三名女性代表重要政党参选 法国女性执政时代来临?

【欧洲时报12月6日夏莹编译】随着大巴黎议会议长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当选共和党总统竞选候选人,在重要党派的候选人中共有三位为女性,这是法国首次出现这种局面。那么,这将成为政治时代变迁的标志吗?

从左至右依次为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大巴黎议会议长佩克雷斯和极右翼政党共和联盟代表玛丽娜·勒庞。(图片来源:Instagram截图)

法媒《20分钟报》(20Minutes)报道,在被认为持有极右立场的作家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宣布成为候选人后,佩克雷斯也在右派共和党内部初选中胜出,将代表该党参加明年的大选,法国大选由此真正开启。放眼2022年大选的女性候选人中,除了共和党的代表佩克雷斯,还有社会党代表现任巴黎市长伊达尔戈(Anne Hidalgo),以及极右翼政党共和联盟代表玛丽娜·勒庞,后者已经在2017年大选中晋级第二轮投票阶段。自此,有三名女性政客成为三个重要党派的候选人,这在法国政坛尚属首次。

女性政客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登上政治舞台

法国政治学家、《女性与共和国》(Femmes et République)一书的合著者玛丽埃特·西诺(Mariette Sineau)说:“终于,女性可以正大光明地登上政治舞台。”1944年,妇女获得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在实践中,女性一直被排除在政治生活之外,直到最近。她描述道,“在第五共和国的总统选举历史上,最初的两次选举都是在男性之间进行的。第一个引起人们注意的是1974年工人斗争党的阿莱特·拉吉勒(Arlette Laguiller)。在她之后,有许多女性候选人,但都是来自边缘政党,因此没有赢得竞争的希望。第二阶段是2006年罗亚尔(Ségolène Royal)被推选为社会党的候选人。如今,又是一个崭新的阶段。”

“同时有三个女性候选人的事实表明,情况正在正常化,”政治学家阿梅勒·勒布拉斯-萧邦(Armelle Le Bras-Chopard)补充说,女性成为最高选举的候选人正在变为一种习俗。不是因为她是女性,而是因为她的能力得到认可。当伊迪斯·克里森(Edith Cresson)被任命为密特朗的总理时,这一点还远不明显……”

从那时起,情况取得了一些进展。“德斯坦考虑到了妇女解放运动(Mouvement de Libération des Femmes),以任命几位女性部长的方式将女性推向掌舵者的位置,尤其是卫生部长西蒙娜·韦伊(Simone Veil),”玛丽埃特·西诺说。法国人看到了一个从政的女人可以“打破僵化的局面”。但政党们并不总是为女性候选人腾出空间。西诺回忆道:“在2017年的议会选举上,当时国民议会权利的核心共和党涌现大量女性。女性政客的涌现伴随着传统党派的落寞,也因此成就了现执政党共和前进党。长期以来,共和国的主要政党一直充当着男性利益‘看门人’的角色。”

女性身份成为王牌?

这一点在右翼——政治上规避性别平等的“冠军”,尤其明显。佩克雷斯是唯一一位以一对四(候选人)的女性,她的任命是一个里程碑。“在她的任命演说中,她强调了自己是一名女性这一事实,”西诺表示这是其所在政党的“革命性”行为。她认为,这是现代化和变革的一个因素。佩克雷斯还以两位外国女性政治领导人为榜样:默克尔和撒切尔。

“在政治上,有榜样是非常重要的,”西诺坚持说。“随着全球化,我们在电视上看到女性担任政府首脑一职,这有助于让这种可能性变得更加普遍化。30年或40年前,法国的政治阶层有一种非常男性化的基调。在这种情况下,女性政客不得不试图忘记自己的性别,模仿男性。”

那么,变革的时代来临了吗?根据2019年12月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当时71%的法国人认为到2030年女性当选总统是“合乎民意的”。“这是一种新现象,”上述政治学家说。而在20世纪70年代的民意调查显示,无论男女,法国人都非常不愿意选举女性担任政治职务,这在社会地位高的法国人中尤为强烈。同样是在法国——政治舞台女性化长期处于落后状态,我们在接下来或许将出现一位女性总统!

但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佩克雷斯、伊达尔戈和勒庞,她们所代表的政党几年来影响力起伏较大,”社会学博士、研究员、《女性政治家:第三性?》的作者梅拉巴·本奇克(Mérabha Benchikh)指出。特别是,共和党和社会党不再被认为是传统执政党。

翻开性别攻击的一页?

另一个迹象表明,这场运动是在一个新的背景下进行的,罗亚尔在2007年所遭受的性别歧视,如今已经没有那么暴力。“‘谁来照顾孩子?’,今天,你不会听到像洛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这样的想法,”阿梅勒·勒布拉斯-萧邦对此深信不疑,“这是一个真正的变化。对于其他男性候选人来说,避免这些对性别的攻击成为了将自己与埃里克·泽穆尔区分开来的一种方式。有趣的是,有三位女性站在发表过厌恶女性、反对平等、反女权主义言论的这位候选人的对面。泽穆尔因此开始试图为自己的这些言论进行辩护。”

但对梅拉巴·本奇克来说,大男子主义仍然是现实。“媒体对女性候选人外表(衣服、化妆品、发型、姿势)的报道根本没有或者少有变化……政治阶层充斥着永无止境的暴力和男性化气息。这些在女性的政治斗争中也可以被内化和体现。在2014年巴黎的市镇选举中,娜塔莉·科修斯科-莫里泽(Nathalie Kosciusko Morizet)、拉奇达·达蒂(Rachida Dati)和伊达尔戈之间的交锋就非常激烈。”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看看与女性权利有关的问题是否会在竞选中占据一席之地,这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尽管竞选纲领中,她们对女性事业给予关注,但勒庞和佩克雷斯显然不是女权主义活动家,”阿梅勒·勒布拉斯-萧邦区别道。伊达尔戈同样不是女权主义候选人,尽管她表示将支持女权事业。梅拉巴·本奇克说:“佩克雷斯从未通过其价值观、思想和行动表现出与个人平等目标相一致的进步主义甚至女权主义。”

然而,这可能会促使一些候选人提出一些与女性有关的提案。玛丽埃特·西诺说:“无论这三位女性是否出现,相比于前几届大选——在后Me too运动时代背景和Me too政治的引领之下,女性权利都将占据重要地位。”针对妇女的提案将不尽相同,带有不同意识形态的印记。佩克雷斯将致力于加强家庭权利,而绿党候选人雅尼克·雅多(Yannick Jadot)将提出更“女权主义”的主张。无论如何,所有候选人都应考虑到女性选民,因为女性在选民中占多数。她们占据登记人数的52%,在总统选举中,女性的参与率与男性相当。因此,必须认真对待女性选民。”

(编辑:刘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