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意大利

意大利出现奥密克戎感染者

【欧洲时报尘烁编译报道】得益于疫苗覆盖率不断加大,欧洲大部分国家都已迎来经济复苏,人们距离恢复正常生活似乎又更近了一步。然而此时,携有大量突变、被冠以“毒王”之称的超级毒株“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出现了。

意奥密克戎“零号病人”全家确诊

综合《晚邮报》、安莎社、Tgcom24网、今日网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已将在南非发现的新变种病毒(B1.1.529)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并将其列为“值得关切的变异株”。世卫表示,初步证据表明,这种令人担忧的新变种出现大量突变,感染速率可能也更快。与其他变种相比,其发生再次感染的风险出现增加。

罗马圣婴儿童医院(BambinoGesù)科研团队11月27日发布“奥密克戎”变种病毒全球首张图片。根据科研团队公布的图示,该病毒携43处突变的氨基酸残基,且主要集中在与人体细胞相互作用的区域,而德尔塔变种仅有18处。大量突变不仅意味着可能具更强传染性,同时也引发对其可能逃避疫苗免疫的担忧。

欧洲疾控中心11月30日表示,欧盟境内已确诊42例奥密克戎感染病例,均为无症状或轻症。

意大利也已经出现奥密克戎病毒“零号病人”,是一名从非洲返回坎帕尼亚大区卡塞塔省的埃尼石油集团(ENI)员工,此前已接种两剂疫苗。

这名感染者于11月11日从莫桑比克乘机抵达罗马菲乌米奇诺机场,当时其身体状况良好,并无任何症状,且病毒检测呈阴性;随后他驱车返回坎帕尼亚大区卡塞塔(Caserta)家中;15日晚,他按公司要求前往米兰接受体检,当晚入住宾馆;16日,在前往3家不同医疗机构体检后,准备返回罗马再次起启程前往莫桑比克,在前往罗马的途中接到确诊通知。

卫生部门已对其家庭成员进行隔离,该员工的2个孩子所在的学校班级也被隔离。伦巴第大区卫生局表示,感染者在伦巴第大区并无密切接触者。但为谨慎起见,卫生部门已对与其有过接触的医务人员进行监测。与此同时,拉齐奥大区也已对与其共同抵达罗马的133名同机乘客展开追踪监测。

目前,意大利奥密克戎“零号病人”的妻子、2个孩子也确诊感染,但一家四口均未出现相关症状。11月30日再度确诊5名感染者。坎帕尼亚大区主席德·卢卡称,5例新病例均与“零号病人”有关联,分别为“零号病人”2个孩子所在班级的3名同学、1名教职人员、1名家政保姆。

目前,坎帕尼亚大区奥密克戎病毒确诊病例已达9例。据确诊学生所在学校表示,恐慌情绪已在学生家长之间蔓延。“即使这种病毒不危险,但仍具很强的传染性。我们大多数学生、尤其是小学生都没有接种过疫苗。”

行人佩戴口罩走在意大利罗马街头。(图片来源:新华社)

新变种感染者“症状略有不同”

首位向南非当局发出奥密克戎病毒警告的南非医学协会主席安吉丽·库切称,目前该变种引发的症状与以往有些不同。“这是一种轻度疾病,症状包括肌肉酸疼、疲倦,并伴有轻微咳嗽。到目前为止,我们发现感染者并没有失去味觉和嗅觉,也没有明显的症状。”库切同时提到,一名6岁儿童患者曾出现心率过快的症状,她同时担心该变种可能会对老年人或健康脆弱群体造成影响。

尽管新变种病毒存在的突变极多,不过专家们提醒目前不应过于紧张。意卫生部长斯佩兰扎也表示,新变种病毒是对欧洲国家的进一步挑战,现阶段仍需时间来了解新变种的影响。

意外交部长迪马约称:“在新变种问题上,我相信意大利是情况最乐观的国家之一,因为(我们的)疫苗接种率较高,目前已有超过80%的覆盖率。”

卫生部对校园防疫措施进行适当收紧

意大利奥密克戎“零号病人”表示对自己此前已接种疫苗感到很欣慰。卡塞塔省卫生局称,得益于2剂疫苗的保护,该病人及其家属体内的病毒载量非常低。

意高级卫生委员会主席洛卡特里称,疫苗接种人群可受到广泛保护,迄今为止尚无任何变种病毒被证明对疫苗具有抗性。“我们应相信疫苗,无论是前2剂还是加强针。”他还表示,5至11岁儿童的接种工作有望在12月23日开展,且不排除人们未来会继续接种第四剂疫苗。

鉴于全意12至19岁群体感染病例急剧增加,再加上来势汹汹的奥密克戎病毒,意卫生部11月29日发布通知,对校园防疫措施进行适当收紧:当一个班级内出现1例感染者时,全班都需回家隔离并进行远程教学。根据此前规定,班级内出现3例确诊病例时才会全班隔离。

此外,都灵宣布自12月2日至2022年1月15日在市区实施户外口罩令。博尔扎诺自治省卫生局负责人表示,根据目前疫情数据,该省将从12月6日起升入“黄区”。

意药管局负责人乔治·帕卢表示:“突变数量如此多的变种(容易)出现在疫苗覆盖率低的地区。疫苗接种率越高,病毒复制就越少。”拉齐奥大区政府已经宣布从11月30日起面向所有成年人开放第三剂疫苗接种预约。

不过,至今仍有不少人对疫苗及现行防疫政策充满敌意。在罗马Testaccio区一家药房工作的药剂师瓦伦蒂娜称:“不久前,一名女子闯进药房外的病毒检测站冲我大喊,说我是卫生独裁的奴隶,新冠病毒根本不存在,还向我吐口水。”她表示,这已不是自己第一次受到侮辱,并且检测站也曾在夜间遭到破坏。“自疫情暴发后,我们药剂师就一直站在最前线为所有人服务。我们不能理解这种仇恨。”

(编辑:申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