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国

法国激辩是否强制接种疫苗

【欧洲时报来米编译】12月2日巴黎大区卫生局(ARS)宣布,巴黎大区确诊一例新冠变异毒株奥密克戎(Omicron)感染病例,这是法国本土确认的第一个Omicron病例。稍后上莱茵省(Haut-Rhin)确认第二个Omicron病例。当晚,卢瓦尔河谷大区(Pays de la Loire)卫生局确认了本土第三个Omicron病例。

据法新社报道,因为疫情恶化,奥地利决定明年初强制接所有成人种新冠疫苗,德国等其他欧盟国家也开始考虑强这个问题,法国政界此类声音也开始加强,负责与议会联络事务的部长费斯诺(Marc Fesneau)11月2日表示,虽然法国政府不打算强制民众接种疫苗,但这个问题“肯定会重新提出来讨论”。

巴黎大区确认本土首例奥密克戎病例

巴黎大区卫生局发布公告称,巴黎大区确诊的Omicron病例涉及一名50-60岁的男子,没有接种过新冠疫苗,没有出现感染症状。他在11月25日从尼日利亚旅行归来下飞机后接受检测时结果呈阳性,最终确诊为感染Omicron毒株。

他的妻子与他一起从尼日利亚旅行归来,也没有接种疫苗,新冠检测呈阳性,目前正在做排序分析,以确定是否同样感染Omicron毒株。

这对夫妻住在塞纳-马恩省(Seine-et-Marne),旅行归来后一直在家隔离。和他们住在一起的另一个人12月2日也接受了检测,以确定是否感染新冠、是否感染Omicron毒株。此人也没有接种疫苗。

此前,海外省留尼旺岛确诊一个Omicron感染病例,是全法第一个确诊病例,巴黎大区确诊病例是本土第一个确诊病例。

法国政府发言人阿塔尔12月1日曾说,发现13个疑似Omicron病例,正在确认中。

“打疫苗也挡不住”

12月2日中午,东部大区(Grand Est)地区卫生局宣布,在上莱茵省(Haut-Rhin)确认法国本土第二个Omicron病例。这是一位年龄在40-50岁之间的妇女,完全接种完两剂疫苗,第二剂是在7月份注射的。她26日在从南非旅行回来后检测呈阳性,当时已有感染症状,随即被隔离。后来进行的排序分析确认,她感染的是Omicron变异毒株。与她接触的人不多,都做了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但仍隔离。

12月2日,新冠检测呈阳性后隔离期满复出的法国总理卡斯泰(右2)、法国卫生部长韦朗在新阿基坦大区夏朗德省昂古莱姆市调研时在一家药房观察疫苗接种。当日,法国官员表示,虽然法国政府不打算强制民众接种疫苗,但这个问题“肯定会重新提出来讨论”。(法新社图)

卢瓦尔河谷大区(Pays de la Loire)地区卫生局宣布,旺代省(Vendée)一名妇女确证感染Omicron病毒。她接种完两剂疫苗,第二剂是6月注射的。她是从南非旅行回来确诊,“非常健康”,“没有症状”。曾与家庭中5人接触,这些人都隔离。这是法国本土第三例。

政府不选择强制

负责与议会联络事务的部长费斯诺当天早上在媒体上说:“这(强制接种疫苗)不是我们(政府)的选择……现在的重点是如何推进加强剂的接种工作”,“但这个问题肯定会重新提出来讨论”。

政府发言人阿塔前一天说,政府选择“尽可能鼓励民众接种疫苗,特别是通过实施健康通行证的办法”,“政府坚守这个策略”。

卫生部长韦朗也重申,理解某些国家提出强制接种的问题,但“强制接种新冠疫苗不是法国的选择。”另外,他说“要强制就意味着有制裁”,但这是否可行“很难说”。

政客各抒己见敦促大选候选人表态

属于执政多数派的民主运动(MoDem)的党魁白鲁则表示,“相信应该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这是我从一开始就有的想法。历史上所有大的疫情发生后都遵循这个规律:到一定时候医疗权威部门都会做出决断:不惜一切代价遏制病毒的传播”。当然,“应该心平气和地讨论这个问题,不过法国已经有其他11种疫苗是所有人都必须接种的”。

前部长、中间派领导人莫兰(HervéMorin)12月2日提出,所有总统候选人应该就这个问题明确自己的立场。他还说,“不强制接种疫苗的结果是实施健康通行证,这也损害了(个人)自由”,“它像是一个无处不在的警察”。

贝基耶市(Béziers)极右派市长梅纳尔(Robert Ménard)认为,应该强制接种新冠疫苗,“这是让10%不愿接种新冠疫苗的人接种疫苗的唯一办法”。

中间派政党民主人士和独立人士联盟(UDI)成员、法国各省联合会(ADF)主席索瓦德(François Sauvadet)反对强制接种新冠疫苗,因为“目前实施的措施都是在督促民众接种疫苗”,这就“非常好了”。

左派内部意见分歧

左派方面,法共和不屈的法兰西认为接种不接种疫苗是个人的选择,不应该强制。不屈的法兰西议员戈尔比叶尔(Alexis Corbière)强调“支持世界卫生组织的立场,该组织反对强制接种新冠疫苗”。

但是,社会党总统大选候选人、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则认为,“应该推进疫苗接种工作”,“如果走到强制一步,也未尝不可。但我觉得应该多做教育宣传工作”。此外,社会党国会议员们几个月来一直在呼吁实施强制接种新冠疫苗政策。社会党的发言人朱维(Pierre Jouvet)12月1日再次重申了这个立场。

(编辑: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