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国

新闻“全欧了”:“伟人”想入葬法国先贤祠,门槛究竟有多高?

【欧洲时报网】“整个世界一点点变得更好,成为所有人都会喜欢的大村落。”随着童声合唱歌曲《在我的村落》,11月30日,法国为传奇艺术家约瑟芬·贝克(Josephine Baker)在巴黎举行了入葬先贤祠(Panthéon)的官方仪式。将“伟人”葬入先贤祠对于法国人来说是件大事,你或许不知道,“伟人”想要葬入这里有多难,一不小心,没准还得被迁出来……

想入葬先贤祠,思想贡献要Top

在30日的官方仪式上,法国总统马克龙致辞时给予了贝克很高的评价。他总结了贝克的多重身份,既是艺术家,也是民权活动家,还曾是一名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抗击纳粹的谍报人员,“为所有人的自由而战”。

11月30日,法国为传奇艺术家约瑟芬·贝克举行入葬先贤祠的官方仪式。贝克成为第一位入葬法国先贤祠的黑人女性。(图片来源:中新社)

中国侨网报道,事实上,包括伏尔泰、雨果和居里夫人在内的其他80位名人葬在巴黎先贤祠内。这座始建于1744年的建筑曾名为圣日内维耶大教堂,最初是国王路易十五为了还愿感恩而建的皇室教堂。也许是上苍冥冥之中的注定,建成之日恰逢如火如荼的法兰西大革命。而在那个特殊的时期,世俗与宗教的权威皆消失殆尽。于是圣日内维耶大教堂摇身变为“祖国和自由的祭坛”,并更名为“先贤祠”。

按照人们的理解,只有“伟人”才能入葬先贤祠。每位进入先贤祠的名人都是经过长时间讨论研究后确定的。确定的标准之一,就是看其对国家民族的思想贡献。比如启蒙思想巨人伏尔泰与卢梭等人的灵柩,就相继迁徙于此。

先贤祠中的伏尔泰雕像。(图片来源:Twitter截图)

其中,伏尔泰是法国启蒙运动公认的领袖和导师,被称为“法兰西思想之父”,一生为思想和言论自由而战,先贤祠中还有他的全身雕像。

有趣的是,伏尔泰和卢梭的棺椁比邻而居,安葬在先贤祠最显赫位置,中间只隔了一条走道。两人一位崇尚自然,一位讲究理性,生前便是著名的冤家,争吵了大半辈子,身后却在先贤祠里“长相厮守”。

先贤祠也不是“永久制”

不过法国人对于“伟人”的定义总在发生着变化,有时也会受到政治动荡的影响。

先贤祠曾先后有四位“伟人”被移出,比如第一位入葬先贤祠的政治家米拉波,在短短三年后便被悄悄迁出。当时正处于法国大革命雅各宾派专政时期,领导人罗伯斯庇尔下令移走了米拉波的灵柩,原因是认为他“白天革命,晚上挥霍作乐”。

还有一位人们比较熟悉的就是让·保尔·马拉(Jean-Paul Marat),他是法国大革命时期民主派革命家,也是名画《马拉之死》的主人公,画中还原了他被刺杀在浴缸里的景象。1793年7月16日,法国人为马拉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并将其遗体安放在先贤祠,然而不久后,因其所在的雅各宾派倒台,马拉的遗体不仅被移出先贤祠,愤怒的人们又将他的尸骨扔进了下水道。

图为油画《马拉之死》。(图片来源: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网站截图)

到了法兰西第一帝国时期,入葬先贤祠的标准很简单,生前曾在拿破仑身边服务效忠的高级将领、大臣,死后便可在这里谋得一方席位。但是,这一时期入葬先贤祠的那38位“大人物”的名字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就被人们集体遗忘。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历届政府的主要领导人,身后没有一个葬入先贤祠。戴高乐作为一位伟大的政治家,是最有希望入驻的,但他早就对自己后事做了安排,表示“身后拒绝任何荣誉称号和勋章”。如今,戴高乐长眠在他择定的乡间,位于马恩省科龙贝双教堂镇的墓前也仅有一块石碑而已。

大仲马不严肃、兰波太叛逆,法国人:他们不够格

随着时代的发展,入葬先贤祠的标准也在不断“拓展”,对近代法国文化、科学发展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历史名人也可以入葬先贤祠。

1995年,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签署法令,居里夫人成为入葬先贤祠的第一位女性。以居里夫人为代表的,这一时期入葬先贤祠的许多著名人物倾其一生为法国和人类争取进步,可以说他们重新定义了“伟人”的概念。

在居里夫人之后,又有几位杰出的女性先后被安葬于先贤祠,包括二战时期法国抵抗运动战士、人类学家日尔曼·蒂利翁,和法国前卫生部长、20世纪著名思想家、法兰西学院院士西蒙娜·韦伊,以及如今的约瑟芬·贝克等。人们认为,她们用超越他人的勇气和韧劲激励着新时代的女性做出改变。

2018年,法兰西学院院士西蒙娜·韦伊与丈夫一起入葬先贤祠。(图片来源:Panthéon Facebook)

不过虽然标准拓宽了,想葬入先贤祠依然不简单。尤其是有了雨果、伏尔泰等大佬在前,法国民众对于人选经常争论不休。

光明网报道,比如在2002年,把作家大仲马的灵柩移入先贤祠的提议就一度遭到部分法国知识分子、女权主义者和历史学家的反对,他们认为大仲马的作品风格不够严肃,怀疑他是否有资格跻身于卢梭、雨果等巨匠之间。

为了平息争吵,法国甚至还在2014年搞过“公投”,时任国家纪念中心主席菲利普·贝拉瓦尔曾通过法视一台(TF1)宣布,法国人民可通过网络投票,来决定下一位入葬者。

然而“众口难调”,2020年9月初,法国文化部长罗丝琳·巴舍洛向马克龙正式提交了一份请愿书,主张让19世纪著名诗人、象征主义诗歌的代表人物兰波和魏尔伦一起迁葬先贤祠。这一提议又遭到许多法国人的反对,他们认为这两位不甚符合惯常的对于“伟人”的定义,特别是曾以反抗叛逆的诗作和人生著称的兰波。

但其实无论标准、定义如何发展,留在先贤祠中的每位“伟人”无疑都有着自己卓越的贡献与价值。正如法国前总统希拉克所说,入葬先贤祠的伟人“用笔谱写了法兰西的历史,并为她打上了印记,他们以激情和天才,捍卫了自由、平等、博爱”。

(编辑: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