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德国

通胀再回欧洲 物价何时回落?

【欧洲时报11月29日白劼编译】欧洲再次迎来的通胀期,势头更加强劲,在德国已经创造了一些前所未有的纪录。虽然欧央行对未来前景表示乐观,但其工会已经提出了令拉加德“尴尬”的要求。

慕尼黑Ifo研究所:从未有这么多企业希望提升价格 

“物价不稳定,人们讨论通货膨胀,即使银行不作表态,人们也会感到担心。”德国“明镜在线”报道,这是英国经济学家,前英国央行行长马尔文·金(Mervyn King)半年前发表的言论。2021年春天,欧洲物价上涨尚称不上大事件,欧央行和欧洲国家央行喜欢参与对“时髦话题”的讨论,比如气候保护、机会平等。德国多特蒙德大学政治经济学加收穆勒表示,“只有一些书呆子般的国民经济学家和一些谈‘价’色变的德国人会关心通胀的问题。”因此,大部分人曾在上一次封禁时乐观地认为,生活终究会恢复正常,经济也会重回轨道。

人们在柏林的一家电器城外排队等待入内购物。(图片来源:中新社)

根据德国央行11月22日公布的月度报告,德国10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HICP)已上涨至4.6%,11月消费者价格同比上升6%,而生产价格则同比上涨超过18%,系1951年以来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最大涨幅。

原材料和原始产品稀缺、能源价格昂贵,企业将更高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德国慕尼黑Ifo研究所最新发布的商业环境调查问卷表示,“明显多数”的企业将提高价格。该研究所称,自进行该调查以来,从来没有如此大比例的企业希望提升价格。

通胀重回,并且带有更强劲的冲击力。各国央行也不得不再谈通胀。

德国“焦点在线”报道,德国央行认为,此次通胀的部分原因为2020年夏天以来暂时调低增值税后,今年初再度恢复以往汇率所致。专家预计,通胀率将在2022年的前几个月逐渐下降,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然保持在3%以上。

欧央行工会置拉加德于“尴尬” 

欧央行看来,此次通胀率的增长是暂时的,欧央行将继续保持欧元区19国年通胀率在2%左右的目标。行长拉加德也对欧洲议会货币委员会承认到,被价格变动的动力所震惊,通胀率减弱所需时间也将比“预计的时间长”。

但她表示,欧央行并不考虑放弃宽松的货币政策,即使疫情结束后,欧央行也会继续以宽松货币政策支持经济发展。

令人尴尬的是,恰恰是欧央行工会Ipso要求涨薪。近日,Ipso向欧央行职员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欧央行无力保护自己的员工免受通胀的威胁。“欧央行员工2022年的工资仅增长1.3%,远远赶不上其总部所在法兰克福生活成本的上涨速度。”

为此,Ipso代表要求建立工资-通胀率自动勾连机制,根据计算,工资上涨幅度最高可达5%。这样的要求令拉加德陷入尴尬的处境。一方面,这表明员工对拉加德的不信任,另一方面,这样的机制或推动通胀,也即形成“工资-价格螺旋”。

通胀下诞生的“赢家”行业 

一些行业因通胀遭受了损失,而另一些行业则成为了“赢家”。

Hellofresh、Zalando、Amazon等电商股价在疫情期间持续走高。之后,半导体企业、能源企业和疫苗企业的股价也急速上升。

今年同时也是令石油巨头欣喜的一年。荷兰壳牌石油公司在伦敦证券交易所的在此前下跌近60%后,增长超过75%。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股价在下跌50%后,也迎来了70%的增长。

(编辑:邱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