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1月25日白劼编译】德国的新冠疫苗接种率并不高,原因有很多,并且比人们想象得要复杂,这其中涉及到一系列政治、历史和宗教等原因。

位于德国汉堡的一处新冠疫苗接种中心内景。(图片来源:新华社)

德国接种率排欧洲中列,各联邦州接种率差异悬殊

德国《日报》网报道,目前可以经常听到或读到,“德语国家”是欧洲疫苗接种率最低的,虽然有些言过其实,瑞士、德国、奥地利的接种率处于欧洲中列,但事实上,德语区国家接种率确实不高,德国的接种率和欧洲排名第一葡萄牙(87.78%)相差悬殊。

根据牛津大学的数据,德国截至19日的接种率为67.33%,排在德国前的国家分别是英国(67.63%)、瑞典(68.82%)、法国(68.95%)和挪威(69.26%)。

虽然但从区域看,不莱梅州接种率(79.4%)几乎和欧洲排名第三第四的冰岛(81.56%)和西班牙(80.26%)一样。汉堡市、萨尔州、石荷州和北威州的接种率也都超过70%,排名欧洲前十。

德国埃尔福特大学进行的调查显示,对新冠疫苗持拒绝态度的,“往往来自德国东部”。除梅克伦堡-前波美州外,德国东部联邦州接种率均明显低于德国平均水平。

为什么德国内部会产生这么大的差异?德国《法汇报》网站认为,德语区国家联邦驻的国家结构,意味着中央政府权力受限,各个联邦州都具有很强的自主权,接种疫苗与否,很大程度上可以由自己决定,并且,批评联邦政府可以让他们更有存在感。

拒绝接种,表达政治态度

埃尔福特大学近日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未接种人群中,有18%的未接种者则是将拒绝接种看作对政府表达不满的手段。

而在历史上,同样有据可查。历史学家蒂森说,对接种的批评在德意志帝国时期已经爆发出了政治影响力,因为这不仅涉及到人的生命,还可以挑战国家权力。这种思想在德国南部的传播尤为顺畅,因为此处的人们与奥地利和瑞士沟通便利,可以联合举办宣传活动。

事实上,自从疫苗发明以来,德国就一直存在着疫苗反对者。1874年,德意志帝国通过了《帝国疫苗接种法》,规定所有儿童都须接种天花疫苗,许多家长表示拒绝。

德国教授、作家和哲学家莫莱纳尔曾担任国际反对疫苗接种协会秘书长,他在1912年总结其信条时表示:“现代医学是空气、阳光、水和无毒饮食”。这成为其“生活改革”运动的指导思想。这一运动在德国和瑞士广为传播。“生活改革者们”坚信,健康主要靠营养、锻炼和卫生,现代医学对他们来说都是

虔诚的基督教信徒和加尔文派认为,疾病代表了上帝意志的体现,是人类必须经受的考验。

文章作者表示,德国人并非什么都怕,例如,很多人认为在高速路上开到180迈很正常,还有人每天喝酒。这些风险和危害众所周知,但他们却无所谓。许多人只顾当下的感觉,今年夏天,一些疫苗接种中心用烤香肠吸引人们接种,这听起来很可笑,但奏效了。当然,极端疫苗反对者不会心动,就算一整只烤乳猪也不会令其动摇,而疫苗怀疑者就另当别论了。

(编辑:刘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