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1月24日夏莹编译】法国海外省瓜德鲁普岛(Guadeloupe)日前因反对健康通行证和医护强制接种疫苗而引发城市暴乱,海外大区马提尼克随后在本周一(22日)以相同的原因爆发。这把火是否会蔓延到法国所有的海外属地甚至本土城市?

法国《20分钟报》(20Miunutes)报道,法国海外领土被点燃。在瓜德罗普岛,暴乱已经持续多日。示威、放火、抢劫、设置路障阻止病人前往就医……岛上居民称,自己仿佛身处黎巴嫩首都贝鲁特。随后从22日开始,同样的白热化局面发生在法国另一海外领地马提尼克。在这里,封锁、等都转化为了针对执法者和消防人员的荷枪实弹。

面对这一局面,政府决定派遣警察和军队增援,并承诺只向海外医护人员提供非信使RNA疫苗。瓜德罗普岛的无限期和首批示威实际上是出于为医护人员强制接种疫苗和强制推行健康通行证。政治学博士帕特里夏·布拉弗兰-特罗博(Patricia Braflan-Trobo)解释说:“海外领土对疫苗非常不信任,疫苗通常被视为国家毒害人口的一种手段。”过去的健康丑闻(如十氯酮)、工会和政治领导人公开反对疫苗,再加上被殖民的历史,这些都滋长了海外领土对疫苗的恐惧。“反疫苗是对巴黎显示反叛的一种简单方式,”上述专家总结道。

疫苗仅仅是冰山一角

虽然从全国层面来看,77%的法国人至少接种了第一剂疫苗,但这一覆盖率在瓜德罗普岛仅为34%,在马提尼克岛为35.3%,在圭亚那为22.7%,在马约特岛为25.4%,在留尼汪岛为60.2%。这些数字突出了海外领土对疫苗共同的不信任感,同时表明抗议运动可能会蔓延至法国全体海外属地。

11月9日,一名市民在法国巴黎街头一处新冠病毒检测点咨询医护人员。(图片来源:新华社)

尤其是,除了疫苗这一潜在“着火点”之外,这些海外领土还拥有同样的“火药桶”——随时可能爆炸。“这场针对疫苗的危机重新激起了结构性的愤怒:高水平的失业率——几乎是本土大都市的两倍多,地方性贫困,缺水……”安地列斯大学教员奥利维尔·普尔瓦(Olivier Pulvar)对此深信不疑。他认为,瓜德罗普岛的情况可以代表所有海外领土。

暴乱从海外蔓延至本土?

特罗博同意普尔瓦的观点,海外领土的暴乱现象不仅仅源于新冠疫情。“大多数参与暴乱的年轻人都从事机会主义犯罪。反疫苗只是不文明行为的借口。”到目前为止,政府尚且未能提供可以让局面平静下来的答案。“不能只是由执法部门出面,特别是当人们已经在抱怨巴黎的权力过大时,”普尔瓦指出。至于非信使RNA疫苗,这只是(政府)对反疫苗示威的回应,仅仅是冰山一角。

另一方面,特罗博认为,当前的不满情绪不太可能蔓延到本土大都市。不仅因为没有相同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本土法国人对疫苗的抵触情绪也稍弱。如果没有导火索,法国本土应该可以躲过这场暴乱。自今年夏天在多个星期六活跃的反通行证运动,发展到今天只能引起少数人的动员,引发的事故更是少之又少。对于普尔瓦来说,这是单一且不可分割的法国神话的极限。“我们希望以同样的方式对待每一块领土。但是,每块领土都有其差异性,不能给予相同的回应。”

(编辑:刘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