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山中的黄上洌(前)和黄帮华。

海拔900米的雁湖林区宿舍一角。

雁湖二湖。

雁湖,位于雁荡山巅海拔近1000米的雁湖岗。据传,昔时岗顶有湖,方可十里,常年不涸。湖中芦荻丛蔽,结草为荡,秋雁南归多栖宿于此。因此,此山有了雁荡山之名。

近日,秋末,记者从雁湖景区山脚循古道登雁湖岗,徒步近3小时到达目的地。岗顶雁湖尚在,但早已不是过去“方可十里”的样子。芦苇依旧飘荡,只是始终寻不见南归的大雁。

但是,山顶的护林人家,却是数十年不变地坚守所在。

很多时候岗顶只有一个人

黄上洌,今年41岁,雁荡山响岭头人,2017年开始值守雁荡山林场雁湖林区。雁湖林区总面积达2000多亩。

当然,他很小的时候就很熟悉雁湖林区,因为当时的林区护林员就是他的父亲黄圣河。今年84岁的黄圣河于1999年退休。黄上洌,是林场的护林员“二代”。

深秋午后,黄上洌带记者巡游雁湖岗,在密林深处穿梭,身手敏捷如野兔。

据他介绍,从他记事时起,雁湖岗一共有5个湖,如今只剩3个湖。其中最大的东湖,除了上游还剩一个常年不涸的小池塘,其余部分都已经变成沼泽地;二湖,也就是离林区护林员宿舍最近的湖泊,其上长满了芦苇,眼下正是芦花飘荡时节,周边则是密密层层的茶园;三湖,位于二湖西面,没有路到达,黄上洌是在丛莽中循着方位穿过去的。三湖也是常年不涸,水清见底,水底长满了水草,水面的一角同样被芦苇遮蔽。

黄上洌认得这附近许多时令野菜,这都是上一任护林员黄帮岳教给他的知识。一个人在山顶生活,有时候一待就是半个月,山下背上去的蔬菜粮食,往往到了一定时间,就只剩豆腐乳和咸菜。所以,采野菜调剂胃口,是雁湖护林员必备的技能。

黄帮岳,在看守了30多年的山林之后,于2017年从雁湖林区退休。之后,他又在雁湖陪了黄上洌两年多时间。

去年上半年,黄上洌度过了特别孤独的一段时间,因为雁湖岗上,很多时间只有他一个人住着。后来林场为了排遣他的寂寞,定期派人上来陪他值守,直到去年下半年,另一个护林员——今年53岁的黄帮华出现在雁湖。

60年来雁湖从未发生火灾

“过去是防盗,如今是防火。不怕黑不怕鬼,只是怕着火。”这是黄帮岳对自己整个护林生涯的总结。

记者上雁湖的当天,已退休的黄帮岳也碰巧出现在了雁湖岗。在黄上洌和黄帮华巡山的时候,他一个人跑到了二湖上头的防火带,看看那条带是否需要修整。

雁荡山林场场长廖亮告诉记者,雁湖林区是该林场所有林区中条件最特殊的:高海拔、没有通公路、没有通电。2010年,经林场多方联系,一家大型企业捐赠给了雁湖林区一套太阳能发电设备,使用至今。因为山顶夏日多雷电,发电设备常常遭雷击,雁湖林区至今依旧常常面临断电的日子。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雁湖林区职工众多。那时候,木材还是很值钱的,林场职工要防止有人偷木料。

渐渐地,无人上山顶伐木了。如今,即便是一些老树倒在路旁,也没有乡民去捡了。

2010年之后,随着登山休闲的驴友增多,到雁湖搭帐篷露营看星星看日出的人也逐渐多起来。人多的日子,反而是黄帮岳最担心的日子。每有人在山顶露营,他都要在山头巡逻至凌晨。后来,他干脆在林区宿舍附近修整出一片专供游人露营的基地。

如今,黄上洌值守山顶的日子,最大的职责也是防火。晴天里,他总是清晨四五点就起床,带上两条狗、一根棒子、一把柴刀,开始沿着登山道、防火带巡山。劈柴割草,不让植物侵占防火隔离带,这也是护林员最日常的工作。

雨天,不担心火情。但是山顶的阴雨天,常常是能见度极低的。此时的林区宿舍,最是寂寞。

遇见野猪、山麂等野生动物,对黄上洌来说都是常有的事:“一个冬天的清晨,我迎面撞上一群野猪,就是大猪带小猪的一群。我一动不敢动,心里想着:‘你们都是山里的大哥,你们先走。’”两年前,和黄上洌一起巡山的一只老狗,就是在一次巡山途中,被野猪拱死的。狗,是护林员最亲近的伴侣。

眼下,雁湖林区里一共就两只狗。黄上洌说,不能多养了,因为狗吃得比人还多,山顶的粮食供不起。

雁荡山林场成立于1957年,林场成立至今未发生过一起火灾。当然,雁湖也是如此。



来源:温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