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问)韦斯利:为何说非中关系未来可期?

  中新社约翰内斯堡10月27日电 题:为何说非中关系未来可期?

  ——专访南非政府高级顾问韦斯利

  中新社记者 王曦

点击进入下一页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南非等非洲国家的主要精力被迫由经济发展转为抗击疫情。中国与部分非洲国家的外交进程因此受到影响。针对个别唱衰中非关系未来走向的域外舆论,南非政府高级顾问韦斯利·道格拉斯日前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表示,当前疫情对非中关系的影响只是暂时的,非中关系未来走向前景可期。

点击进入下一页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 style="border: 0px; vertical-align: middle; max-width: 700px; cursor: pointer;">
资料图:世界第三大峡谷南非布莱德河峡谷迎来晚霞。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您如何评价中非关系现状?

  韦斯利:非洲与中国的关系始终保持高速发展态势,当前应是非洲与中国关系发展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中国是整个非洲诚实且值得信赖的朋友,也是真诚的合作伙伴。

  21世纪以来,中非合作论坛以及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等,给当前的国际环境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其中,“一带一路”建设就实实在在为南非以及整个非洲的发展带来了实惠,让非洲人民有了更多选择。

  以南非为例,截至2020年底,中国对南非直接投资(含金融类)存量为61.47亿美元,涉及矿业、金融、制造业、基础设施、媒体等领域。2018年以来,南非举办三届投资大会,中方派出高级别政府代表团和大型企业家代表团通过线上线下等形式参会。

  在南非,大多数老百姓都认为中国是一个可靠的朋友,有了中国朋友的支持与帮助,南非以及非洲的经济实现长足发展只是时间问题,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只是暂时的。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今年以来,山东港口烟台港累计完成52个航次的中非班轮发运。张超 摄

  中新社记者:什么因素导致唱衰中非关系的声音产生?

  韦斯利:近年来,中国在南非以及非洲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这导致此前忽视非洲的个别西方国家心态失衡,中国在与非洲的合作中处于领先让他们不安。他们非但不反思曾经的殖民历史给非洲和非洲人民带来的苦难,以及干涉非洲国家内政造成的种种负面影响,反而不顾非中合作互惠互利的现实,戴着有色眼镜看待非洲与中国之间的务实合作。

  这些声音的产生,一方面是为了阻挠中国正常进入非洲市场与西方企业展开公平竞争,并极力打破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的良性互动;另一方面,个别西方国家强迫非洲国家在中国和它们之间选边站队,且从不顾及非洲国家的真实意愿,这是非洲和非洲人民不愿意看到的。但归根结底,这些唱衰之声的存在,其目的是维护少数西方国家在非洲的既得利益。

  不过,正如非洲人民常说的“一句真理,胜过百句谎言”,这些声音是站不住脚的,更不会影响南中及非中关系向前的脚步。总而言之,南中及非中关系本质上是互惠互利的,中国在非洲的经济行动更同“新殖民主义”和“掠夺”根本不沾边。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9月26日至29日,第二届中非经贸博览会在长沙举行。杨华峰 摄

  中新社记者:在中非关系中,除了官方外交关系以外,民间外交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如何看待当前中非民间外交的发展?

  韦斯利:正如“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的说法,只有双方人民彼此互相了解,才有可能真正夯实非洲与中国的传统友谊。随着非中彼此之间人员和企业往来的增多,民间外交进入快车道。特别是近年来,非中关系正处于历史最佳时期,民间外交的作用也因此而变得愈发突出,建立友好城市、举办演出展览等活动,都对于增进非洲与中国人民之间的了解,以及推动非中友好关系发展注入了新动力。

  但由于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非洲与中国的民间交往目前还不够深入,特别是大多数关于中国的消息来源于西方媒体,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非中双方相互了解,非中人民之间也存在一些误解和偏见,这样一来就导致非中民间交往整体水平相对滞后。

  因此,非中民间外交应在原有基础上,继续扩大交往的领域和深度,增加双方人员的往来,以及利用好媒体、智库等平台,为民众消除隔阂和误会,从而真正与官方外交形成有效互补。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非洲青年教中国青年非洲鼓。 王昊昊 摄

  中新社记者:文化领域交往是中非关系的最大亮点之一,您如何看待中非文化间的交流与互动?

  韦斯利:文化交往意义重大,它是开启双方民间交往的重要途径。事实上,非洲与中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和互动源远流长,非洲和中国都是人类文明的重要发源地,双方均拥有漫长的历史、文明和丰富的文化遗产。非洲与中国文化交往甚至可以追溯至中国唐代,丝绸之路的存在让非洲人民得以前往遥远的东方,目睹中国长安的风采。东非大陆出土的中国瓷器和丝绸,也印证了双方的文化交流由来已久。

  进入现代社会后,非中文化交流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经过70年左右的发展,目前双方的文化交流正处于历史最佳时期,并呈现出活动丰富、形式多样、互访频繁、层级较高等特点。特别是借助中非合作论坛的“东风”,非洲与中国的文化交流被提升至与政治、经济同等的空前地位。

  近年来,“非洲主题年”“非中文化产业圆桌会议”“非中博物馆长论坛”“非中文化人士互访计划”等活动的举办,让非洲文明成功走出非洲大陆,并让中国人民所认识。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关非洲的节目数次登上中国春节晚会,这再一次印证了双方在文化交流方面的热络。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9月27日,正在湖南长沙举办的第二届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吸引了40多个非洲国家、近900家中非企业参展参会。中国出口及援助非洲的新冠疫苗模型现场展出。杨华峰 摄

  中新社记者:如何展望未来中非双边发展前景?

  韦斯利:我对非中关系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

  首先是经贸领域。尽管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但双方贸易额当年仍接近1800亿美元,且中国连续12年蝉联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此外,中方还决定向非洲自贸区秘书处提供资金支持,推动非中经贸合作发展。

  其次是非中友谊历久弥新。可以说,中国对于非洲的援助和建设是没有私心的。疫情暴发后,非洲各国普遍面临医疗物资、疫苗等短缺的问题,对此,中国向全部非洲国家和非盟多轮次提供紧缺抗疫物资,非洲国家也在病毒溯源、抗击疫情等方面坚定支持中国。同时,中国还克服了疫情期间交通、人员往来锐减等困难,1100多个合作项目在非洲坚持运行,为非洲建设源源不断提供动力。

  第三是非中合作坚持可持续发展理念。非中合作并不像个别西方媒体所说,以牺牲非洲生态环境和长远利益为代价,非洲引进的中国项目,也绝非高耗能、高污染产业和落后产能。可以说,中国的援助,正在帮助非洲人民建设一个绿色环保的新家园。

  另外还要指出的是,我长期关注中国脱贫问题。对于任何国家或地区来说,脱贫注定是一项艰难的“战争”。但中国政府和人民经过不懈努力,已经成功摆脱贫困,这是中国人民取得的一项伟大成就。而中国脱贫的良好经验,值得南非及其他非洲国家借鉴学习,并有望推动南中、非中双方携起手来,实现共同繁荣。(完)

  受访者简介:

点击进入下一页

  韦斯利·道格拉斯,南非知名国际问题专家、南非政府高级顾问、南非政府外交代表团成员,曾先后五次出访中国,著有《我的非洲中国梦》。

【编辑:刘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