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关系让欧盟左右为难(观象台)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日前报道称,由于欧盟同意派遣一个小组,观察委内瑞拉定于11月下旬举行的地方选举,其正面临在下个月终结最重要盟友关系的风险。今年早些时候,欧盟不再承认委内瑞拉反对派人士瓜伊多是所谓“合法总统”,这使得欧盟与仍承认瓜伊多的美国在此问题上分道扬镳。

  美欧同盟关系当然不会轻易瓦解。但如美媒所言,欧盟与美国之间的这种紧张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欧盟试图扩大其影响力,展示其作为一个独特的全球力量和西方价值观捍卫者的形象,而不只是美国影响力的某种延伸。

  近年来,尤其是美国上届政府时期,受“美国优先”政策的影响,美欧在外交、贸易等诸多领域的分歧日益明显,跨大西洋战略同盟关系的裂痕不断加深。美欧此番围绕委内瑞拉政局产生的不和,仅仅是美欧矛盾的冰山一角。

  拜登政府上台之后,有意修复美欧关系,并且频频释放积极信号。然而,从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建设的态度,到美军撤出阿富汗的时机,再到美英澳三国宣布组建所谓“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横亘在美欧之间的“尴尬事”和“麻烦事”层出不穷,美欧“友谊小船”遭受一浪接一浪的冲击。

  面对一个当惯“全球霸主”、凡事“本国优先”的盟友,欧盟日渐看清,美国并不是一个真正值得信任的可靠朋友。简单举个例子,在2013年斯诺登爆出“棱镜”计划之后,美国总统几度易人,然而美国政府对欧洲多国政要的暗中监听持续进行。这很难让美国的欧洲盟友不感到寒心。

  今年8月美军撤离阿富汗后,发生在喀布尔机场的混乱场面更让美国的欧洲盟友“后背发凉”。尽管拜登极力辩解,称阿富汗与盟国之间“存在根本区别”,但正如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所言,阿富汗局势唤醒了欧洲的危机意识。当美国盟友习惯于任性地“说走就走”,那欧盟能做的只有发展独立于美国的军事实力。

  其实,早在2017年,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曾直言:欧洲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完全依靠美国的时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结束。法国总统马克龙更在2019年提出“北约脑死亡”论,并重提组建“欧洲军”一事,以此表明欧洲不愿再依靠美国的心声。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也多次公开呼吁,推动欧盟“战略自主”。

  不过,追求“独立”的欧盟无法避免“成长的烦恼”。目前,欧盟在安全问题上仍然重度依赖美国,难以完全在安全事务上拥有自主权。一边难改对美“安全依赖”,一边又想实现“战略自主”,这就导致欧盟在处理对美关系时经常左右为难、摇摆不定。

  想要成长就必须迈出“舒适圈”,克服“阵痛期”。欧洲《现代外交》网站日前刊文称,所谓“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似乎更像是过去的一种浪漫和怀旧,而非如今欧盟和美国地缘战略利益和优先事项的风向标。国际形势的发展演变,已让欧盟及其成员国更加认识到增强战略自主的重要性。对欧盟而言,相较于继续盲从美国的传统做法,加速推进一体化进程、争取外交安全相对独立,显然更有利于维护自身利益。

  严 瑜

【编辑:田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