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0月22日夏莹编译】法国共和人民联盟(UPR)主席弗朗索瓦·阿塞利诺(François Asselineau)日前宣布参加2022年总统大选。值得注意到是,阿塞利诺是法国脱欧的拥护者。在此次的选战中,从右翼到极右翼,一些候选人已经不再提及脱离欧盟,例如勒庞和尼古拉·杜邦-艾尼昂(Nicolas Dupont-Aignan),而是转而法国的“主权”而战,比如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或是前脱欧谈判官巴尼尔。这在专家看来,是一种“战略”定位。

所有候选人都在批评欧盟

欧洲怀疑论者、共和人民联盟的创始人弗朗索瓦·阿塞利诺决定竞选总统。这位在2017年出人意料之外的候选人,将带来一场主权主义和支持法国脱欧的演讲。“脱离欧盟的想法,在2007年看似遥不可及,甚至2017年同样如此,如今却浮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阿塞利诺辩护道。

一名游客在法国马赛法罗宫附近拍照。(图片来源:新华社)

从阿塞利诺最后一次尝试入主爱丽舍宫(获得0.92%的支持率)至今,英国脱欧已经切实发生了。政治学家、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研究员、极右翼专家吉尔斯·伊瓦尔迪(Gilles Ivaldi)表示,阿塞利诺因此看到了一线希望,但他在政治家中仍然处于边缘地位。法国法律规定,只有收集到500个赞助才有资格成为候选人。而在可能收集到的政客中,只有弗洛里安·菲利波(Florian Philippot)也坚持这个想法。“如果欧盟再度成为法国大选议题,对它的讨论不会是离开欧元区、申根区,又或是最终离开欧盟,”上所述研究人员认为。

“在法国,就‘Frexit’(法国脱欧)进行辩论是被‘禁止’的,”阿塞利诺的顾问弗朗索瓦-泽维尔·格里森(Fran?ois-Xavier Grison)感到恼怒,“几乎是针对所有问题,每个人都在批评欧盟,说它已经行不通了,但这就是合理的。而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必须留在欧盟!所有的候选人都有逻辑问题。”

国家主权的诱惑

阿塞利诺远非唯一对欧盟提出批评的候选人,但这些问题最终都被归结为主权主义。比如共和党提名候选人巴尼尔提议恢复法国在移民问题上的司法主权,而勒庞则希望重申国家宪法的优越性,让法国摆脱欧洲和国际条约。

杜邦-艾尼昂梦想着用一个“欧洲国家共同体”取代欧盟,如果当选,他的雄心是就所有条约进行重新谈判。至于几乎是准候选人埃里克·泽穆尔,除了其他对欧洲持怀疑态度的提议外,他还希望法国退出欧洲人权法院。

吉尔斯·伊瓦尔迪分析说,这些承诺含糊不清且难以实现,但非常“具有战略意义”。“这就是我所说的波兰模式。尤其是在右翼民粹主义者中,基本上这一想法可以解释为:我们可以留在欧盟,但摆脱某些不适合我们的规则。”

游走在“疑欧情绪”中

在上述研究人员来看来,这种姿态可以让候选人既可以与一些法国人的疑欧情绪相呼应,同时又排除了脱欧的可能性,以此来安抚人心。“基本上,这使他们能够处理在法国继续存在的欧洲怀疑情绪,以动员和利用他们。法国人想留在欧盟,但与此同时,他们仍然对此持批评态度,”吉尔斯·伊瓦尔迪解释说。

无论是阿塞利诺、埃里克·泽穆尔、勒庞、贝特朗还是巴尼尔,“基本上,所有人都建议放弃欧盟”,吉尔斯·伊瓦尔迪甚至敢这样说。“他们没有明确说出来,但是,他们所提议的最终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离开欧盟,或者至少一再在(法国)和布鲁塞尔之间制造危机。”

总统马克龙在18日的演讲中透露出一个细节:他“小心翼翼地”重申了他对于欧盟的忠诚。尚未确认进行连任竞选的国家元首谴责一些总统候选人对欧洲法律的质疑,并抨击这是“法国的老毛病”。以大选为目标,这是马克龙重新建立“民族主义者”阵营与“进步主义者”阵营之间的对立关系的一种方法。(完)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