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0月20日顾砚编译】近日,刺杀英国议员大卫·埃默斯(David Amess)的嫌疑人曾被划入英国反恐计划“预防计划”(Prevent)却未引起重视一事,引发了推进该计划改革的呼声;但有人认为,加强警方和军情五处的参与,会破坏另一个去极端化项目“沟通项目”(Channel scheme),该项目旨在对自愿参与者进行反恐怖主义教育和心理干预。英国广播公司(BBC)称,英国政府在有争议的反恐项目中进退两难。

10月16日,英国首相、保守党领袖鲍里斯·约翰逊(前右)、工党领袖斯塔默(前中)来到英国埃塞克斯郡滨海利献花,悼念遇刺身亡的英国保守党议员大卫·埃默斯。(图片来源:新华社)

长期在英国和欧洲从事恐怖主义预防工作的Hugo Macpherson表示,反恐计划独立于执法部门至关重要,因为这是在犯罪活动之前的措施。

据了解,“预防计划”一直是英国政府反恐战略中最难和最具争议的部分,最初由布莱尔政府建立。该计划旨在对抗人们的暴力思想,指引人们在实施犯罪活动之前远离恐怖主义。相比之下,预防更加困难,其他措施更加容易:追捕已知的恐怖分子、保护潜在受害目标、为恐怖袭击制定应急计划等。

“预防计划”长期以来受到部分穆斯林群体活动人士的批评,他们认为这是不公平地妖魔化穆斯林。

此外,由于该计划依赖教师、医护人员等广泛的社会人士,通过履行他们的“公民义务”来向内政部报告有激进观点或行为的可疑人员,这带来了外界对该计划监视和窥探的指控。

这些可疑人员将被一个委员会决定是否提交给“预防计划”,如果情况严重,则提交给“沟通项目”。参加此项目不是强制的,个人信息通常不会交给英国国家安全局(军情五处),除非未能在项目的课程结束后引导这些可疑人员远离极端主义。

在近日发生的案件中,白厅官员表示,嫌疑人并不在任何观察名单上。这是一个疏忽吗?在现有的体制下不是。那现在需要像一些智库建议的那样进行改革吗?恐怕这不会受到军情五处的欢迎,因为他们正疲于应对600多项调查。军情五处最不需要的就是在多达3000人的名单上再增加几百个名字,这将占据相当多的资源,而且其中大部分名字可能会被证明是无害的。

另一个主要受到批评的点则是“预防计划”对潜在的伊斯兰激进分子过于“软弱”。英国智库Henry Jackson Society的穆斯林学者Rakib Ehsan说:“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之间资源的不匹配,让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的前景过于真实,这构成了当局没有充分监控的极大安全风险。”

但有一些支持者称,“预防计划”受到了不公平的报道。英国内政部称,2012年以来,超过1000名存在风险的个人通过“沟通项目”被指导;2015年以来,约有100名儿童被禁止带到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冲突地区。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