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在意大利西西里有个俗语,“世界太危险了,孩子必需有两个父亲才行”。因此,婴儿在教堂受洗的时候会有教父出席,从此两人就产生了神圣且密不可分的关系。而“教父”这个称呼,更是随着同名电影的大热火遍全球,甚至成为了西西里的代名词。但是现在,西西里要没有“教父”了。

在宗教传统里,婴儿洗礼是一项重大而神圣的活动。(图片来源:Pixabay网站)

教父是孩子的精神导师 通常由父母亲友担任

西班牙《世界报》报道,西西里岛屿城市卡塔尼亚教区叫停了任命教父(教母)仪式,从刚过去的周末开始,未来三年内婴儿受洗的时候都不会再有教父出现。

在天主教、基督教的传统里,婴儿洗礼是一项重大而神圣的活动。洗礼之前父母要为婴儿物色教父母。教父母要品行要端正,被选中者往往认为这是一种信任和荣幸。

他们会在洗礼时代表孩子发言,仪式结束后,承担更多角色,可能会积极参与孩子们的精神培养。好的教父也会成为孩子的朋友和导师,并在他们的一生中支持他们。

华人最早听到教父母这个概念大多来自《哈利波特》。书中小天狼星布莱克与哈利之间的关系就是教父子,前者总是不易余地地照顾着哈利,无论是在魔法部的战斗中接近凤凰社还是将一切财产都留给哈利。

小天狼星对哈利的影响是深刻的,哈利从小失去父母,教父对他来说就是精神导师,每当他难以决定的时候,都会去依赖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是哈利波特的教父。(图片来源:电影剧照)

在宗教家庭里,教父母通常是父母的至交好友担任。在英国皇室里也不例外。

《中国日报》称,英国官方公布的五位小公主的教父母是:凯特王妃的闺蜜以及堂兄、威廉王子的大学同学、戴安娜王妃姐姐的女儿以及威廉夫妇二人的挚友。

而乔治小王子的教父母名单上有七人,也都是夫妇二人密友担负重任,而过去王室则多选择王室成员或是贵族担任教父母。

注重隐私的哈里王子夫妇没有不公布阿奇小王子教父、教母的名字。但从他们发布的照片可以看到,小王子身穿着手工制作的王室受洗袍,是维多利亚女王长女当年身穿的复刻版。过去11年,只要王室有婴儿要受洗,都是身穿这件受洗袍。

教父=黑帮?

既然教父母如此重要,为何西西里要取消?

卡塔尼亚教区主教称,教父曾是孩子教育中必不可少的人,但现在这份精神意义已经消失了。教父制度已经成为了积累财富、加深家族纽带甚至金钱捐赠的途径。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社交计划,当地有权有势的人都成为了十多人的教父。

“教父禁令”除了宗教因素外,还有社会文化因素,甚至敏感话题——黑帮。

教父成为黑帮代名词。(图片来源:电影剧照)

黑帮电影《教父》火遍全球,教父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是黑帮的代名词,这自然是教廷想避免的。更何况,电影里有几幕涉及“背叛”“清理门户”的戏都与受洗相关,意大利警方认为,这产生了不良影响。

自19世纪黑手党组织在西西里岛成立以来,当地神职人员对黑手党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近年来,西西里一直在试图撇清教父与黑手党的关系。比如,2017年3月,西西里禁止黑手党成员在洗礼时作为受洗者的教父。

西西里的一名大主教佩尼斯说,“教父是应该以信仰抚育孩子的保证,但如果他对抗福音,生活在暴力之中,完全服从财神的话,他怎么履行誓约?

更早之前,2014年7月,教宗方济各访问意大利南部的卡拉布里亚时,表达了对犯罪组织的厌恶和谴责。方济各承诺梵蒂冈将采取一切措施来打击犯罪活动。

现在,卡塔尼亚教区更是直接下达了“教父禁令”,而这一决定来自意大利南部最重要和人口最多的教区之一,这或为全国推广铺平了道路。西西里岛的西部马扎拉德尔瓦洛教区也宣布了类似的决定,将于明年1月取消教父。

世俗社会在精神上摧毁了“教父”?

教廷还认为,世俗社会在精神上摧毁了“教父”。现在“教父”已经不具备精神导师的职能,更像是两家的纽带。

“教父”已经不具备精神导师的职能,更像是两家的纽带。(图片来源:Pixabay网站)

一位68岁的西西里老人说,他当了教父后,就相当于孩子的另一个爹,当这个家庭出现危机的时候,他需要尽力帮助,比如财政危机。“孩子亲爹死的时候,还欠我1.2万欧。”他说。

在世俗化社会,成为教父母变成年轻人的不可承受之重。比如,在瑞士,教父母们平均每年要向每位教子送出150至200瑞郎的礼物,一些年轻人因此拒绝了担任不熟朋友的教父教母。

但大部分瑞士人还是愿意成为好朋友的教父母,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有73%年龄超过25岁的人已成为教父或教母。

而在西西里,还有很多家庭向有权有势的人提出教父请求。西西里岛前主席Salvatore Cuffaro有20个教子,“这只是提出让我担任教父的人里的5%。”Salvatore Cuffaro曾因暗中帮助一名黑手党“教父”逃避警方调查入狱5年。

对于“教父禁令”,几家欢喜几家愁。在禁令实施的第一个星期天,父母们在卡塔尼亚各地的教堂为孩子施洗时,对失去古老传统感到震惊。一些人开始带着孩子前往其他没有“教父”禁令的教区进行洗礼。

一位因为禁令未能成为教父的意大利民众表示,“称呼不重要,我觉得我就是(教父)。”

(编辑:赵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