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法国老百姓又和政府杠上了。

这次不满的群体,是鸟类保护的运动家们。

今年八月,法国政府曾经下达一个判决,宣布法国西南部的猎人「猎杀鸟类」的行为非法


然而在本周,政府似乎要推翻之前的决定,重新开放狩猎

因为政府认为,作为一项当地传统,猎鸟活动没有其他活动可以替代。

加上那些被捕猎的鸟儿也不是什么保护物种,所以才准备重新放开。


这消息对鸟类爱好者来说当然无法接受,他们认为政府这一打脸举动,明显是想在明年大选前讨好西南地区的选民

这种被当地人称为「传统狩猎(chasse traditionnelle)」的手段,是猎人们一个重要的娱乐活动。

他们不是用枪直接给鸟儿一个痛快,而是使用各种狩猎器具来困住鸟。

鸟儿们被捕获后会被砸掉鸟喙、吊死或者直接压死。


这种残忍的狩猎方法, 长期以来就在法国社会中极具争议。

△几种主要的「传统狩猎」方法


更重要的是,这种猎鸟行为对鸟类的生存状况威胁极大。

曾经有一种小鸟,就因为这种狩猎手段,在法国几乎绝迹。

而且它们被捕猎后的遭遇及其凄惨骇人,最终连法国政府都不得不下令禁止捕猎它……

这种鸟叫做圃鹀(音同「普无」,法语名Ortolan),广泛分布在欧洲和亚洲各地。


圃鹀的体型很小,仅有数厘米高,20克重,平日就栖息于果园和葡萄地里。

法国南部由于葡萄田众多,圃鹀也就成了当地的常客。

不过在当地人眼中,这种小鸟不仅仅是一只鸟,而是一道令人垂涎欲滴的绝美料理。


从古罗马时代开始,人们就发现圃鹀有一个特点。

别看这鸟虽小,但吃起东西来特别多,尤其在晚上更是食量惊人

加上圃鹀又特别容易发胖,人们经常会看到吃得滚圆的小肉球在田里走来走去。


有好奇者试着将圃鹀抓来吃,结果发现它们的肉质与脂肪肥美异常,于是开始研究相关的料理。

从此,圃鹀的悲惨命运正式开始了。

先是有人开始用捕鸟器捕捉圃鹀,后来更是出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饲养方法。

前面提到,圃鹀在晚上吃的东西特别多。

于是就有人在捕捉到圃鹀后,用针刺瞎它们的双眼,让鸟儿以为自己一直在漆黑的夜里。


然后再将鸟儿放在一个狭小的小方盒中,如填鸭般喂食大量的饲料,造成圃鹀出现病态的肥胖。

经过三周的饲养后,圃鹀会被扔到上好的雅文邑白兰地酒中活活醉死,拔毛后再扔进烤箱里烤熟


食客食用时只需要将鸟的尾部放入口中轻轻吮吸油脂,然后一口将剩下的部分吞下。

据说经过这样处理后的圃鹀,连肉带骨都是酥的。

或许是觉得这种吃法太过残忍,法国人在吃烤圃鹀时发明了一种虚伪的仪式:

用白布遮住头,以为这样就能保持自己的体面。


但这一行为只会让这道原本就很残忍的料理品尝现场,看上去更像是某种邪教仪式,徒增诡异之感。


现在在法国网络上还能找到不少食用圃鹀的视频,但由于影像年代久远,给人一种恐怖片的感觉……


在美剧《汉尼拔》中,为了体现主角汉尼拔的残忍,还特意设计了让他吃圃鹀的桥段。


烤圃鹀从法国波旁王朝时代开始,就是用来招待贵宾的顶级料理。

一直到了近现代,这种残忍的料理依然时不时会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

比如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就是最著名的烤圃鹀爱好者,直至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晚宴菜单上依然有圃鹀的身影。


名流对圃鹀的追捧,也让这种小鸟遭到了灭顶之灾。

据统计,从1960年到1990年间,圃鹀已经在法国南部的17个省内彻底灭绝

1992年,全法国只剩下约15000对圃鹀。

当时法国捕猎圃鹀的数量,是德国、比利时和荷兰三国加起来总数的十倍。


为了防止这种小鸟被法国人吃绝种,1999年,法国政府颁布法律,严禁任何人捕杀、贩运圃鹀,违者将被处以两年监禁和15万欧的罚款。

然而重罚并未能阻止法国人偷猎的行为,根据欧盟的调查,在2000年到2014年间,法国的圃鹀数量依然下降了20%到30%

因为在禁止贩售之后,圃鹀在黑市中的身价不减反增,引得更多人前来狩猎。

△世界报2016年报道《法国能结束圃鹀偷猎吗?》


其中有很多圃鹀是从欧洲各国南迁到法国的,结果就再也没有从法国回来。

2015年,即使已经立法保护了那么多年,圃鹀依然因为数量骤减被法国列为红色濒危物种。

不过在法国以外的欧洲国家,圃鹀基本都是无危物种

2016年12月,欧盟甚至还将法国告上了欧洲法庭,谴责法国在圃鹀狩猎问题上的不作为。


像绿党等环保势力能够在法国西南部壮大,与民间反对猎鸟也有很大关系。

前段时间法国政府之所以会禁止传统猎鸟活动,也是在这种压力下做出的选择。


然而就在下达禁令一个多月后,政府就以「传统」为由重新放开了这种行为,实在是让环保人士难以接受。

讽刺的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执政期间,一直将「保护生物多样性」作为一大重点。

可是在西南猎鸟问题上,他的政府却以「传统」为名大开后门,允许人们捕杀对控制生态平衡有重要作用的鸟类。


在人类历史上,因为捕鸟而造成灭绝的悲剧依然历历在目。

在十九世纪之前,北美大陆共有超过五十亿只旅鸽,是当时地球上数量最多的鸟类之一。 


然而在北美人口数量开始增长后,旅鸽作为当时一个主要的肉食来源遭到狩猎,数量急剧下降。
1900年,最后一只旅鸽死在了猎人的枪下。


2004年前,在我们国家南方有一种叫禾花雀的小鸟,它当时还是一种「无危」的鸟类。


然而在13年后,这种鸟类已经被我国列为「极危物种」,无限接近于野外灭绝。

因为民间流传着吃禾花雀可以「壮阳」的谣言,所以禾花雀在过境我国南方时会遭到大量捕捉。

最终,这种黄色小鸟活生生地被人们给「吃没了」。


如果说古人是因为愚昧才大量猎杀这些鸟类。

我们作为现代人,目睹了如此多的前车之鉴,应该要明白鸟类在平衡生态环境中的重要性。

不能只为了口腹之欲,就无节制地猎杀这些野生动物。

△法国每年仍有数万只鸟类因「传统狩猎」被折磨致死


根据法媒报道,传统猎鸟活动最快在本周末就会重新开始。

于此同时,法国民间的反对声音也此起彼伏,许多人将这一决定看做是社会的倒退。

希望法国政府能够重新考虑这一决定,不要拿「传统」当做挡箭牌,而行无比残忍之事。


【END】

由于微信公众号改变了推送规则,如果你想如常看到我们的文章,可以时常点击文末右下角的「在看」;或者将「法国学生汇」星标


这样操作后,我们每次新的推送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中~

 


最新法国资讯,二手,住房信息!

全在学生汇小程序!

👇


点我进入学生汇小程序!



来个「在看点赞分享」三连 

让学生汇与你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