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ure d’écran 2021-10-12 à 20.32.38.png
世界银行集团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2021年秋季年会10月11日至17日举行。法国经济、财政与重振部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与190个IMF成员国的财长等各国经济官员们齐聚美国华盛顿参加会议。勒梅尔在会议期间受访时表示,法美在国际税收制度改革方面的有效合作,不能掩盖在就中国和其他问题上的分歧。

会前,勒梅尔在采访中向《纽约时报》表示,“美国想与中国对抗。欧盟希望与中国接触”。他补充说,这很自然,因为美国是世界头号大国,不希望“中国在几年或几十年内成为世界上第一的超级大国”。他提出,相比之下,欧洲的战略重点是独立。勒梅尔说,“这意味着能够在防务方面建立更多的能力,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捍卫自己的观点,捍卫自己的经济利益,获得关键技术,而不是过于依赖美国技术。”报导指出,勒梅尔的发言反映了上个月澳英美达成三边安全协议(AUKUS),美英同意向澳洲提供核动力潜艇技术,堪培拉因而放弃先前与法国海军集团达成的常规潜艇协议所造成的外交分歧。

勒梅尔说,“显然,法国和美国之间至少有一个重要的误解,而且,我要说,美国政府也有不当行为。” 他说,欧盟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成为“独立于美国,能够捍卫自己的利益,无论是经济还是战略利益”。但他强调,在价值观、经济模式、对法治的尊重和对自由的拥护方面,美国仍然是“我们最亲密的伙伴”。他补充说,与中国,“我们没有相同的价值观或经济模式”。法国和美国正在努力修复澳洲潜艇事件造对美欧关系的损害,为抗议而被召回巴黎的法国驻美大使已重返华盛顿。美法两国总统将于本月会面,马克龙希望看到拜登对欧洲提升自身防务能力的更多支持,同时也希望看到美国尊重欧洲在印太地区的战略野心。

当被问及在中国问题上的分歧是否意味着美国和欧洲之间不可避免的分歧时,勒梅尔回答说,“如果我们不谨慎的话,可能是这样”。他表示,但应尽一切努力避免这种情况,这意味着“承认欧洲是21世纪世界上三大超级力量之一”,与美国和中国并列。尽管法国近年来不断强调欧盟应提升自身战略自主权的重要性,但这一观点在中东欧、北欧甚至南欧国家或多或少遭到冷遇,而德国舆论对防务和外交问题的关注也远未达到对其国内民生问题同等水平。由于受到俄罗斯的直接扩张威胁,这一想法在中东欧国家尤为明显。

报导提及,二十国集团财长最早将在周三的IMF会议上支持一项协议,此前近140个国家在上周达成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即建立一个15%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设置和新规则,迫使亚马逊和脸书等企业和技术巨头在其运营的任何地方支付适当的税收份额。该协议旨在打击以国家为单位的避税天堂,是在经过几个月的谈判后达成的,其中包括勒梅尔和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L. Yellen)的密集幕后游说。

勒梅尔说,他 “在许多关键问题上与珍妮特·耶伦合作得非常好”,并决心改善两国的关系。他说,“但是,也应该由美国在正确的方向上作出一些决定,以恢复两个大陆之间和两国之间的信任。” 报导指,最大的争议点之一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2018年在全球范围内征收的金属关税问题。官员们在未来几周将面临艰难的谈判。欧盟方面计划从12月1日起对一系列美国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除非拜登撤消对欧洲钢铁征收25%的关税和对铝征收10%的关税。

勒梅尔说,“如果我们想改善两个大陆之间的双边经济关系,第一步必须是美国取消对钢铁和铝的制裁”。他表示,“我们已经厌倦了贸易战,这显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也不符合欧盟的利益。” 在新冠疫情发生后,改善经济稳定性是至关重要的。勒梅尔监督了疫情期间对法国企业的大规模补助计划,以引导法国走出历史性的经济衰退,其中包括政府通过补贴工资和救济挣扎着支付账单的企业来防止大规模裁员。随着经济在广泛的疫苗接种中趋于稳定,这种支持现在正在逐步减少出现。今年法国的经济预计将增长6.25%,而失业率预计将在年底前降至7.6%,是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随着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的临近和极右翼舆论的兴起,勒梅尔说,“你在欧洲和西方国家的任何地方都有极端主义政党崛起,因为许多人害怕由于气候变化、由于技术革命、由于移民的重要举措而发生的事情。”他表示,“与极端主义政党作斗争的最好方式是取得成果。”

就法国在2018年底因为政府计划加征燃油税引发的长达数月的黄背心运动,勒梅尔承认,如果在政府试图通过从廉价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来应对气候变化的过程中,不平等现象恶化,那么助长大规模抗议的挫折感可能在法国再次爆发并蔓延到其他欧洲国家。勒梅尔说,随着转型所需的能源价格创下历史新高,“气候转型对我们所有人,对所有民主国家来说都是一种风险,因为它将会非常昂贵;比预期的要昂贵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