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0月11日贾言编译】在全球经济强劲复苏的背景下,没有一个发达国家能够逃脱价格上涨的影响,不过,法国的通货膨胀率比主要邻国相对要温和一些。一方面,主要是因为有“基础效应”的影响;另一方面,法国核电发达,从而降低了其对天然气的依赖程度。

欧元区四大主要经济体HICP达到五年来的最高水平

法国BFMTV电视台报道,通货膨胀可能会是后疫情时代干扰经济复苏的一个因素。2021年年初,通胀规模还相对有限,不过,近几个月来,全球范围内的通货膨胀在明显加速。9月,欧元区四大主要经济体(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的统一消费物价指数(indice des prixàla consommation harmonisé,HICP)达到五年来的最高水平。与消费者价格指数(indice des prixàla consommation,CPI),HICP有助于在不同国家之间进行比较。

面对通胀,没有一个发达国家能够幸免,不过,有些国家似乎所受到的影响明显小于其他国家。例如,根据欧盟统计局的数据,7月,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仅”为2.2%,与此同时,美国通胀率(已知的最新美国HICP)在一年内已升至6.4%。从那以后,欧洲的价格指数继续上涨,虽然还远没有达到大西洋彼岸观察到的数据水平,但是已经触及10年来未曾见过的水平(9月欧元区通胀率为3.4%)。

即使在欧洲内部,通胀率也因国家的不同而有差异。9月,德国通胀率为4.1%,西班牙为4%,意大利为3%。总体来说,法国比其邻国表现更好,HICP仅为2.7%。法国国家统计局(Insee)指出,在英国,“自2020年底以来,HICP数据就已经不再公布”。但是,根据英格兰央行的数据,8月英国消费者价格指数(IPC)在一年内已经增长了3.2%,到年底应该会继续升至4%。

在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一名男子站在一家商店前。(图片来源:新华社)

或多或少会有“基础效应”

全球商品需求强劲复苏,然而供应未能跟上,这在很大程度上能解释通胀的重现,从而导致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供应链出现紧张。但是,为什么我们会发现在不同发达国家之间通胀现象有明显差异?在法国国家统计局给出的多个解释中,有一项是因为在疫情之初,商品需求处于最低水平,从而带来价格出现了下跌。因此,在2020年下半年,某些国家(德国、西班牙、意大利以及美国)的商品价格甚至低于2019年水平。

换句话说,近几个月观察到的通胀程度可以部分解释为由于去年的物价水平“异常”偏低。这就是所说的“基础效应”。法国国家统计局指出,如果抛开2020年的“异常”特性,那么,美国8月的物价指数“比2019年8月的水平高出3.3%,按两年情况计算,显然要比一年前的增长幅度小得多(6.3%)”。

在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也同样可以看到类似情况,自2019年9月至2021年两年间的HICP年增长率事实上仅为1.7%,而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的增长率则为4%。考虑到价格上涨的幅度,部分原因是由于前一年价格下跌导致的结果,这也合乎逻辑。

然而,这种基数效应在法国和英国却不那么明显,2020年下半年的价格只是略高于2019年的同期水平。

美国复苏计划、德国恢复增值税税率……

除了从纯粹的数学角度来论证之外,发达经济体之间通胀率的差异主要与各经济体自身特定因素有关连。在美国,物价涨幅最大,总统拜登(Joe Biden)推出的天量刺激计划提振了需求,从而推动通胀飙升。就拿汽车来说,由于新车生产受到半导体晶片短缺的影响。美国家庭购买二手车的热潮火爆,从而导致8月份汽车价格同比上涨31.9%。

在欧洲,如果说德国是主要经济体中通胀率水平最高的国家,这也算正常,毕竟德国在2021年恢复了“正常”的增值税税率,为了刺激消费,德国政府在2020年将增值税税率下调了三个百分点。此外,落实碳税举措也会推高商品价格。而在英国,通货膨胀加速无疑与一些商品短缺有关,情况也比法国要严重得多,这主要是由于疫情叠加英脱欧后造成的劳动力短缺。

面对能源价格上涨,法国能“独善其身”?

目前,法国的通胀增速低于邻国,那也是因为法国受能源价格飙升的影响要小一些,不像类似西班牙、意大利以及英国等国家过于依赖天然气。诚然,欧盟拥有一个单一的能源市场,但这也只能是“有助于设立大宗商品批发价格用于交易,可以不时补充国内生产的不足”,巴黎第九大学经济学教授、能源与原材料地缘政治研究所所长(professeur d'économieàl'UniversitéParis-Dauphine et directeur du Centre de géopolitique de l'énergie et des matières premières)帕特里克-若福隆(Patrice Geoffron)在接受《费加罗报》采访时指出。换句话说,“每个国家都会既依赖于自身的生产能力,同时也必须通过进口来补充”。

然而,法国拥有全世界第二多的核电站,完全可以依靠核力发电来限制对天然气的过度依赖。此外,法国还有一个Arenh机制(对过去的核电经监管部门批准后使用),有助于电力供应商以固定价格(每兆瓦小时为42欧元)购买法国电力公司生产的最高可达产量25%的核电,而市场上的价格接近120欧元。这一机制与官方限定价格的原则类似,从某种程度上讲能够保护法国消费者的利益。

未来几周会有何变化?

发达国家物价上涨的现象是否会持续?不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有关工作人员表示,全球通胀“将在2021年最后几个月达到平均3.6%的峰值,并在2022年中期回调至2%左右”。在法国,国家统计局预计通胀率超过2%将持续到年底,而且在10月份会达到2.3%的峰值。随后,消费价格指数应该会出现小幅回落,并在12月份降至2.1%。

正如法国国家统计局解释的那样,全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是根据不同产品的种类计算的,这并不利于进行比较。因此,最好使用统一消费者价格指数(HICP),以“确保不同国家之间在计算方法和内容上具有可比性”。

在法国,IPC与HICP的区别主要在于如何纳入医疗健康服务消费支出。一方面,IPC核算了整个健康服务消费支出,其中包括由“医疗保险”支付的金额;另一方面,HICP仅涵盖“扣除医疗保险报销”后家庭实际支出。

(编辑: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