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27日电(记者 张尼)一年多时间,全球一直笼罩在疫情“阴霾”之下。来自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2.3亿。中国在努力为全球抗疫作出积极贡献的同时,一些西方媒体却在不遗余力地抹黑中国。

  谎言在西方为何能盛行?是什么为它创造了“温床”?中国又该如何应对?26日,由中国新闻社主办、中国新闻网等协办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全球抗疫与国际传播论坛”在浙江乌镇举行。会上,中外专家就上述一系列问题展开探讨。

点击进入下一页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style="border: 0px; vertical-align: middle; max-width: 700px; cursor: pointer;">
图为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通过视频连线致辞。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是什么为谎言创造了“温床”?

  2020年,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在这一年多时间,中国出台了一系列防疫、抗疫措施,为全球抗疫作出有目共睹的贡献。

  然而,在国际上却弥漫着一些对中国的批评声音,有的西方媒体甚至故意抹黑中国,对中国的防疫措施横加指责。

  “毫无疑问,中国战疫模式的成功,引来了全世界的关注。应该说引来了绝大多数国家和朋友的尊重和某种意义上的佩服,但同时也引来了一些国家、一些媒体的‘羡慕、嫉妒、恨’。”复旦大学教授张维为在发言中强调。

  身为媒体从业者,中国日报网美籍记者伊谷然在会上说,对于疫情的控制来说,中国的方法是为世界描绘了一个蓝图,但国际上有些人就是不肯听。“他们就错失了来实施正确措施时间的窗口,尽管中国给他们提供了这样的时间窗口,也是分享了经验。”

  伊谷然说,西方一些人在媒体上对中国发动一波又一波指控,质疑中国的措施以及经济复苏成果等等,是在“甩锅”。

  那么,导致西方媒体宣扬的谎言能流传的“温床”又是什么呢?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认为,政治谎言在现代西方尤其美国盛行可以概括成六方面的理由和因素:西方政治里面,民主政治的谎言本身有牢固的文化传统;西方关于“理性人”的假设不成立;技术条件的变化,大众传媒的时代带来的无穷的力量;当代西方民粹主义的崛起;西方把民主主义的意识形态变成了宗教信仰;美国民粹主义崛起,统治阶层的精英阶层非常衰弱。

  郑永年说,在西方政治里,民主政治的谎言本身有牢固的文化传统。“你只要目标是对的,我做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正确的,谎言也是作为西方政治的一部分,从很多西方政治人物来看,谎言也有它的合理性。”

  “现在就是一人一个话筒,大家都有社交媒体,这个时代真正的大众传媒的时代已经到了。这个一人一个话筒加上西方的民主的一人一票,就产生了无穷的力量,使得这些谣传能快速有效传播。”郑永年强调,社交媒体在塑造正面的方面有效,但塑造反面、消极的谎言传播也非常有效。

  而在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看来,语言也是一个障碍。

  他举例说:“我经常鼓励在非洲的中国企业要站出来讲中国的事情,不容易,有文化的原因,也有语言的困难。实际上我们在国际传播力上,一个最大的困难是语言。因为现在是社交媒体的时代,中国不能够用他们的语言去讲故事的话,你的听众就少。”

点击进入下一页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style="border: 0px; vertical-align: middle; max-width: 700px; cursor: pointer;">
图为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致辞。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如何让谎言“不攻自破”?

  面对外界的抹黑与质疑声,中国应该如何做才能戳破谎言,让国际社会看到事实真相?在与会专家看来,“讲好中国故事”是关键。

  会上,英国网红视频博主司徒建国分享了自己的经验。

  疫情期间,司徒建国拍摄了大量的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复工复产的时候,司徒建国去了北京延庆,跟农民一起相伴;到河北省滦平县于营村,记录村子和村民的变化……

  “全球疫情还没结束,通过我的视频,观众都能看到中国的发展和进步还在继续,改善全国人民生活的工作没有停止,脱贫致富没有停止,生态保护没有停止,不是因为我直接对镜头这么说了,是因为我拍到了,大家都能看出来。”司徒建国说。

  在他看来,与其自己出镜直接说“中国有能力,不用担心”,不如让中国人的幸福和笑容来做回答。

  “我们要讲好中国故事。在这个网络时代,往往是非常浅、快的概念,一闪而过,不断被重复,所以一些错误的观念就烙在别人的脑子里,我们要用更加深、实的东西来加以反击。”吴鹏说。

  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北京分社社长阿赛表示,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忠于事实,不搞虚假报道是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的基本原则。当今世界处在困难时期,这些原则要起更大的作用。

  “疫情问题的政治化必须停止,不让某个人或机构借抗疫谋取自己的利益。媒体合作也十分重要。疫情不是某一个国家的单独问题,而是只有世界各国一起行动才能解决的全球性问题。这其中包括媒体间的合作,交换正确的信息,打击假新闻,提供机会交流经验等等。” 阿赛说。

  而在张维为看来,应对西方的抹黑,要交流与交锋并举。

  他说,从疫情一开始,对于中国整个疫情防控,西方主流媒体就进行恶毒的攻击。对于这种恶毒的攻击,一定要通过交锋才能更好地交流,只是希望交流,有时候会遇到巨大的挑战。因此,对于恶意的攻击,该迎头痛击的一定要迎头痛击,该客客气气就客客气气,实事求是。(完)

【编辑: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