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27日夏莹编译】德国联邦选举委员会27日凌晨公布了26日联邦议院选举的初步计票结果,德国社会民主党(社民党)以微弱优势领先主要竞争对手总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一个“王位”的两个竞争者——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和基民盟候选人拉舍特都认为,他们可以在大选后领导联合政府。在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副主席、政治学家托马斯·克莱恩-布罗克霍夫(Thomas Kleine-Brockhoff)看来,这次大选的最大赢家是中间派。

开放性结果,战后首次

初步计票结果显示,社民党得票率为25.7%,联盟党得票率为24.1%,几乎不分伯仲。绿党以14.8%的得票率居第三位,自由民主党获得11.5%的选票,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得票率为10.3%。左翼党的得票率为4.9%。因此在绿党和自民党的支持下,联盟党和社民党都有望在联邦议院中获得多数席位。

9月26日在德国柏林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总部前拍摄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集会的视频直播画面。(图片来源:新华社)

诚然,这个结果对于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挫折,该党自二战结束以来从未获得如此少的选票。但对于以肖尔茨为候选人的社民党来说却是一次巨大的成功,与2017年相比该党得票率增加了5个百分点。“大选的结果如此开放,这在战后德国历史上尚属首次,”克莱恩-布罗克霍夫强调说。

对于这位政治学家来说,此次选举产生了一个大赢家,即中间派。他说:“尽管新冠大流行和健康危机使其他国家的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运动受益,但德国人还是把选票投给了温和派的候选人。”

克莱恩-布罗克霍夫进一步表示,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选民仍在投票给默克尔,即使她不参加连任,因为他们大多选择了支持以默克尔的天然政治接班人之姿参选的肖尔茨”。但此次选举对所有政党来说都是一个教训。

社民党:死而复生

社会民主党正在“死而复生”。考虑到该党在2017年的低得票率之后从未进行过“反省”,他们的好成绩更加令人感到惊讶。

剩下的唯一问题是,一个代表务实和中间派人来作为党的象征,对于左翼的社民党能够容忍多久。

基民盟/基社盟:谁来承责?

这是这次选举的主要矛盾之一:拉舍特将作为导致基民盟在选举中得到历史最差成绩的候选人而被载入德国右翼历史。但如果他设法说服绿党和自民党加入他的联盟,他很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理……基民盟及基社盟的糟糕结果,也为“保守派阵营中的一场澄清战”打开了大门,托马斯·克莱恩-布罗克霍夫强调说。马库斯·索德(Markus Söder)领导的基社盟一定会将这次失败归咎于由默克尔操作并由拉舍特承担的中左转弯。

绿党:唯一以变革为纲领的政党

与2017年相比,得票率大幅上升的绿党必须根据他们的野心进行分析。环保主义者首次相信可以凭借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入主总理府。然而,曾一度在6月份的民调中拔得头筹的绿党失败了。更令人失望的是,“当其他政党呼吁延续性的同时,绿党是唯一以变革为主题的政党,”克莱恩-布罗克霍夫提醒道。

绿党呼吁改变气候政策,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和数字革命。“显然,改变并不像绿党认为的那么重要,”克莱恩-布罗克霍夫总结道。

自民党:基民盟“惨败”的受益者

自民党虽然没有比2017年表现得更好,但对于未来的任何联盟(无论是与社民党和绿党,还是与基民盟和绿党)来说都至关重要。对此,绿党明确表示自己更加“左倾”,而自民党则在战术上更加聪明,更加开放。

克莱恩-布罗克霍夫指出,自民党“似乎是从基民盟选民的叛逃中受益最多的政党,因为另一个替代方案‘德国的选择’的颓势十分明显”。上述政治学家指出,导致这一成功的部分原因是“自民党批评了默克尔的卫生政策,但没有呈现出‘反疫苗’或阴谋论者的形象”。

德国的选择:极端分子垮台

民粹主义者们“完全没有从健康危机中获益”,克莱恩-布罗克霍夫坚信。对他来说,这个极右翼政党的失败说明了此次大选的教训之一:德国人“对他们的领导人处理新冠大流行的方式大多感到满意”。

左翼党:被三振出局?

而得票率为4.9%左翼党甚至很有可能无法达到5%的进入联邦议院的门槛。对于一个直到几天前还被认为是与社民党和绿党联合组阁的可能合作伙伴的政党来说,这个夜晚无可谓是十分糟糕。

这一结果的部分原因,是选民在此次投票中拒绝了极端主义。另外,这也是由社民党的好成绩所导致:为左翼的另外一个政党留下了很小的空间。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