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27日贾言编译】26日,备受关注的德国大选投票结束,初步结果显示,德国社民党(SPD)以微弱优势领先基民盟(CDU),未来联合政府多党组阁似乎不可避免。法国《解放报》(Libération)当晚刊发社论文章称,对于德国大选结果,有人欢喜有人忧。虽然选举结果不足以产生新任总理,但是,极右翼势力未成气候,法国政治阶层应该从德国大选中汲取教训。

9月26日,在德国首都柏林的德国社会民主党(社民党)总部,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中)向支持者致意。(图片来源:新华社)

应该让温和的基民盟当选还是让温和的社民党当选?《解放报》的文章称,9月26日,德国号召6040万选民参与大选投票,当天的初步投票结果同样也显示出“温和”特性,选票几乎平均分配给了基民盟的拉舍特(Armin Laschet)和社民党的肖尔茨(Olaf Scholz)。德国中左翼政党在其候选人的鼓舞和激励下意外卷土重来,这位候选人押注于类似提高最低工资等简单而实用的竞选主张,并在整个竞选活动过程中未出现什么失误。肖尔茨要想成为德国新任总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他至少可以去憧憬,就像他在初步结果出来还不到两个小时就已急不可待地宣布获胜。一些人的欢喜是建立在另一些的痛苦之上。首先,受到社民党崛起影响最大的党派当属绿党(les Verts)。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此前郑重认错,为其竞选活动付出沉重代价。绿党凭借获得不到15%的选票,领先于自由党(Parti libéral),但与环保人士预期相去甚远。不过,对于默克尔的党内接班人来说,犹如遭受一个严厉的耳光。

拉舍特:避免出现左翼联盟

拉舍特在一次不那么庄重且全无诚意的演讲中宣布,有意尝试组建新政府,“以避免出现左翼联盟”。根据他的说法,投票结果显示并没有什么太个人化色彩,民众首要关注的就是“渴望改变”。

如此看来,这就是默克尔的“错”了,然而,她仍然还要在位几个月,很有可能会导致欧盟机制瘫痪持续到2022年第一季度。在法国,那些想要看到默克尔失败的人也应该看看本次大选中极右翼的糟糕结果,尽管整个西方都出现民粹主义和仇外情绪上升,但在德国,极右翼获得的选票只达到10%。这是德国民众在政治、社会和道德上保持公正之心的明显标志,法国的政治阶层应该谦虚地意识到这一点。

根据当晚的初步结果,法国《法兰西西部报》(Ouest-France)对本次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大选结果进行了分析。

拉舍特支持率有好转,但还不足够

在过去几天里,所有民意调查都表明支拉舍特的支持率有所上升。在选战的最后几天,拉舍特的讲话也更具攻击性。他尤其担心看到,如果社民党获胜,激进左翼党(Die Linke)参与到社民党和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领导国家。拉舍特强调,激进左翼党想要脱离北约,该党不应该进入政府。

在德国,民众关注受美国人主导的北约的保护问题,拉舍特的讲话还是会起到一些作用。在竞选后期,他还得到了默克尔的大力支持。但投票结果显示,他的竞选努力还不够。根据26日8点左右的结果,与2017年相比,基民盟得票率下降了8.3%。

激进左翼党最终获得5%的选票

德国大选之夜的另一个悬念:激进左翼党的得票率能否突破5%的大关。因为,只有达到这一门槛才能有党派议员进入德国议会。但在当晚8点左右,据不完全统计,与2017年相比,极左派获得的投票下降了4.2%。该党的最终得票结果备受期待。因为它有望成为绿党和社民党联合执政的伙伴。

绿党有望夺得柏林

根据德国ARD电视台的初步统计,截至当晚8点左右,在柏林,绿党候选人得票率为23.5%,社民党候选人为21.5%,绿党有可能从社民党籍市长手中夺得首都柏林。但在晚上10点30分左右,有出口民调显示,社民党候选人以22.7%的得票率领先。目前,柏林由社民党、激进左翼党和绿党联合执政,但市长是社民党人。

三党联合执政不可避免

从已知的结果上来看,有一件事似乎可以确定,新一届联合政很有可能不会只由两个政党组成。只有社民党和保守派的基民盟/基社盟(目前的联盟)结盟才能在议会中获得必要的多数席位以进行执政。不过,目前以微弱优势胜选的社民党人肖尔茨已经表示,本次大选结束后,他不希望再看到默克尔所在的政党参与执政。在这种情况下,与唯一一个获得15%得票率的环保党联盟还是不够的,社民党还不得不或与自由党(11%)进行谈判,或选择与激进左翼党谈判,当然,前提是后者最终获得超过5%的投票率。不过,与自由党的谈判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他们的政治纲领与贝尔伯克的绿党纲领最不相容!在2017年,上一次联合组阁谈判进行了6个月。如此看来,默克尔真正告别政坛可能还需时日。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