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王简编译】法新社9月26日报道,内政部24日命令警方将50多名瘾君子从巴黎18区的Eole花园疏散到巴黎市区和塞纳-圣德尼省交界地带,巴黎市和庞坦市对此均表示不满,认为这只是把一个瘾君子聚居地迁移到了另一个地方,而且两地相距还不到两公里;这是转移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25日,大巴黎警察局和巴黎市警察局作出回应,称这只是个临时解决办法。26日,大巴黎地区议会议长佩克莱斯呼吁为吸毒者找到“医疗解决办法”,强调塞纳-圣德尼省不是用来转移“问题”的垃圾桶。

贩毒和吸毒是困扰巴黎几十年的问题。最早,巴黎北面拉夏贝尔门(porte de la Chapelle)附近的一块荒地成了瘾君子和毒贩的聚居点,被称作“快克山”(colline du crack)。2019年他们被疏散到斯大林格勒广场(place Stalingrad),然后又被清理到Eole花园。24日上午11点半,在内政部长达马南的命令下,警方将Eole花园的50多名瘾君子用大轿车转移到奥古斯特-巴伦广场(place Auguste Baron)。这个广场是巴黎市区和塞纳-圣德尼省欧拜赫维利埃市(Aubervilliers)和庞坦市(Pantin)的交界地带,距离Eole花园不到两公里。

庞坦市长凯恩(Bertrand Kern)对警方将吸毒者转移到自己的辖区非常不满:“我非常生气,因为他们(警方)根本不容我和欧拜赫维利埃市的市长作出选择。我们这里Quatre chemins街区本来就是贫困和问题丛生的地区,现在又加上了一大批瘾君子。”

巴黎和庞坦之间由一个地下通道相连,当天下午工人开在地下通道砌墙。在这里砌两堵水泥砖墙,目的是为了阻止瘾君子从这里去庞坦和庞坦所在的塞纳-圣德尼省。凯恩说这是巴黎市警察局局长拉勒芒(Didier Lallement)作出的决定。

巴黎市府和内政部几个月来一直在就解决瘾吸毒者聚集的问题展开争论。巴黎市府一方面对警方疏散吸毒者、给学校花园周边居民带来安宁表示满意,另一方面对警方采取行动前未与巴黎市商议表示遗憾。第一副市长格雷瓜(Emmanuel Grégoire)强调,这只是简单将问题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不是长远的解决办法。“我们本来希望进行协调得更好的疏散工作,吸毒者能得到‘人道照护’。此外,我们要求尽快召开(巴黎市警察局、巴黎市府、塞纳-圣德尼省府和地区卫生局)多方紧急会议,避免此次转移导致出现新的‘快克山’”。

塞纳-圣德尼省议会议长特鲁塞尔(Stéphane Troussel)表示,“不能接受这种将问题转移到塞纳-圣德尼省大门口的做法”。

25日,大巴黎地区警察局长纪尧姆(Marc Guillaume)和巴黎市警察局长拉勒芒给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写信说明这是国家采取的“临时办法”,并表示希望未来几周就和市府及地区卫生局一起召开会议。两人还在信中强调在打击贩毒的同时,也非常重视给吸毒者提供“医疗-社会”帮助,强化了医疗-社会巡视小队,开启了400个接待床位。至于在巴黎和庞坦之间的地下通道砌墙问题,那是为了阻止吸毒者去塞纳-圣德尼省,是“保护庞坦市居民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手段”。

26日,大巴黎地区议会议长佩克莱斯走访庞坦市。她说,“应该找到医疗解决办法,用赌博式的方法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塞纳-圣德尼省不是垃圾桶,不能往这里转移各种属于法国的问题、属于巴黎的问题”。“真正的解决办法是开启戒毒中心,而不是开启(巴黎市建议配备医疗设施的)吸毒所,后者只会扰乱巴黎社会秩序,并且会‘鼓励’吸毒者吸毒。”

(编辑: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