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26日电(记者 任思雨)“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作为一个演员真的应该要沉淀下来,别走那么急,要有时间静下来,慢一点,思考一下,如果想做这个职业,有热爱,你才能坚守。”

  在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大师班,演员巩俐如此谈到对年轻演员的建议。当天,她与《兰心大剧院》的导演娄烨、演员张颂文、赵又廷一起谈论“电影与我们”,关于如何成为演员、如何在拍戏中成长,她都怎么说?

巩俐大师班活动现场。来源:北京国际电影节官网
巩俐大师班活动现场。来源:北京国际电影节官网

  曾被剧组“退回”

  谈起与电影的缘分,巩俐说到小时候在大礼堂看电影的经历,但当时她不觉得自己能做一个电影演员,“我妈说你当演员可能不行,因为你眼睛不够大,也不够白,以后就当老师吧。”

  长大后,喜欢唱歌的巩俐分别去几家师范院校报考,但被评价声音太低,不太适合当音乐老师。直到遇见老师尹大为,对方建议她试着考一考表演。

  “我当时是一张白纸,但是我很喜欢模仿很多东西、模仿人。就尝试去考学,但是我没有想考电影学院,我觉得我拍不了电影,我可以考考话剧,可能会成为一个话剧演员。”最终,巩俐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影视班。

资料图:9月21日,北京电影节首场评委媒体见面会在北京怀柔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图为评委会主席巩俐。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rel=中新社记者 易海菲 摄  " src="http://i2.chinanews.com.cn/simg/cmshd/2021/09/26/ce8117ea8c3f4cc5bd2119be478b2a4f.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资料图:9月21日,北京电影节首场评委媒体见面会在北京怀柔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图为评委会主席巩俐。 中新社记者 易海菲 摄  " />
资料图:9月21日,北京电影节首场评委媒体见面会在北京怀柔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图为评委会主席巩俐。 中新社记者 易海菲 摄

  从《红高粱》《秋菊打官司》,再到近几年的《夺冠》《兰心大剧院》……在观众心中,巩俐的演艺事业始终顺风顺水。不过她透露,自己也曾被剧组“退戏”。

  大一暑假,巩俐曾得到一个拍电视剧的机会,她坐了一夜火车去成都试戏,结果导演只是简单见了一面,没有试戏、没让念台词,就让她回去等消息。

  直到第二天老师开玩笑说,是被他们退回来了吧,她才反应过来。老师鼓励她趁假期好好练台词,去掉山东口音,巩俐说,当时她有点受打击,现在很多年轻学生肯定也会有这样的经历,没关系,被退回来就继续练就好了,不要悲观。

  虽然错过拍电视剧,但新的机会也随之降临,后来巩俐被张艺谋发掘,出演电影《红高粱》,就此开启银幕生涯。

巩俐在《红高粱》中饰演九儿。
巩俐在《红高粱》中饰演九儿。

  从《秋菊打官司》进入电影

  虽然从《红高粱》走向大银幕,但巩俐坦言,直到拍摄电影《秋菊打官司》,才觉得真正进入电影。

  她说,那部电影拍摄有“伪纪实”的感觉,摄影机在哪演员都不知道,她戴着耳麦围着围巾,也收不到什么提示,想怎么演就怎么演,80%的戏份都是如此,“所以那时候你如果真正进入那个角色,就可以像在舞台上表演一样自由度很高。”

  那之后,她对影像的感觉、跟摄影机之间的关系就不一样了。

巩俐在《秋菊打官司》中饰演秋菊。
巩俐在《秋菊打官司》中饰演秋菊。

  而关于《秋菊打官司》,演员张颂文也有一段深刻的记忆。

  2002年,张颂文曾经租过演员刘佩琦的房子,刘佩琦说,家里东西可以随便用,但有个柜子千万别扔,如果冬天太冷,可以穿里面的军大衣。

  有一年冬天没来暖气,张颂文就去拿军大衣,“一拿掉了一个红色的笔记本出来,那个笔记本,我捡它的时候手都抖,上面写着《<秋菊打官司>拍摄日记》。”他当时蹲在地上看了三个小时,站起来时甚至因为头晕而栽倒。

  让张颂文印象最深的,是刘佩琦的第一篇日记。下火车后,他和剧组的同志在站台上谈天说地,再坐大巴车回去,“我突然发现刚才接我的同事里面有小俐(巩俐),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本地的农村妇女了,后来一问剧组的同志们,说小俐提前了一个月在当地农村人家住”。

  张颂文说,“那时候我刚刚毕业,有天晚上我觉得我功力大增,因为那个时候巩俐已经在很高位置,是我们的前辈了,那个日记里写道,她就是这样去做,观察生活进入人物的。”

《秋菊打官司》剧照。
《秋菊打官司》剧照。

  演员要用心感受

  这次拍摄《兰心大剧院》,巩俐也有了类似当年拍《秋菊打官司》的感受。

  “创作不是那么简单,用了4个月时间,导演给了我们充足的自由,拍摄中其实有很多困难,但是身临其境之后觉得是应该做的。我们找到一些废墟,还有自己搭的景,环境不是很好,但是在那个环境下拍了这样的电影,很不容易,我们都是全心投入。”

  张颂文透露,拍戏时他想找武术指导训练,对方却在陪巩俐练习开枪,因为她发现自己会在子弹刚出来的时候会下意识闭眼睛,所以想要练到眼睛里没有恐惧。

《兰心大剧院》剧照。
《兰心大剧院》剧照。

  从影多年,巩俐有多部经典作品傍身,然而提起“演技”这个词,她却有不同的看法。

  “我觉得这个词就不太对,‘演技特别好’就变成一个技巧了,演员是不需要什么技巧的,用技巧塑造人物就会很生硬,所以‘技’就不要,用你的心去感受就好了。”

  她认同娄烨导演所说的,“一个好的演技就是忘了演技”,并进一步谈到,技巧应该是在准备角色的过程中,当角色有特殊身份、技能时,演员应该提前做准备。

  她提到《艺伎回忆录》中有一个扇子的动作,当时练了几个月,每天练几千下,终于成功了,结果电影里只展现了一秒钟,“你练完之后这个技巧可能就长在你身上了。”

  再如拍《兰心大剧院》时,娄烨说主角要在天黑时拆枪装子弹,让她练拆枪,但枪已经生锈,她练到手破还一直坚持,最后那个镜头被删掉了。巩俐说,“但我也理解,这个技能需要长在于堇(角色名)身上,拍不拍都不重要了。”(完)

【编辑:姜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