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23日贾言编译】潜艇危机似见曙光。9月22日,法美两国总统就此问题通电话,并发表联合声明,这是澳大利亚终止潜艇合同后法美关系回暖的第一步。法媒称,马克龙希望藉此机会重振欧盟。

法国在全球地缘政治舞台上衰落迹象明显

法美大戏是画上句号还是只是简单的缓解?综合法国《世界报》(Le Monde)、《回声报》(Les Echos)报道,9月22日,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举行了电话会晤,被视作马克龙亲自出面解决澳大利亚终止合同引发的潜艇危机,同时及时将重点放在其欧洲议程上。不过,这并不足以让马克龙就这场重大外交危机发表正式讲话。

距离明年总统大选还有6个多月的时间,部分反对派对围绕失去这份“世纪合同”的谜团深感不快,但这也只是徒劳的,因为他们也注意到法国在全球地缘政治舞台上衰落的明显迹象,马克龙应该保持沉默,毕竟他自称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元首,他不允许自己的言行举止被情绪所左右。最近几天,他主动将机会留给外交部长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主导反击,包括在联合国大会的间隙期间。

马克龙。(图片来源:中新社)

潜艇危机引起巴黎强烈不满,不过,马克龙与美国总统之间的通话已经被视为法美关系回暖的第一步。两国元首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解释道,双方都能够“认真审视9月15日宣布的消息所造成的后果”。当天,澳大利亚政府在未采取任何形式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终止履行与法国签订的订购12艘常规推进潜艇的合同,该合同总价值高达560亿欧元。

“不发推文的特朗普”

除了在工业和商业层面上法国备感失落外,巴黎还强烈谴责其盟友在该事件中的“谎言”和“两面派”作风,特别是数月以来,美国与澳大利亚和英国在极为保密的情况下进行谈判,力争向身为英联邦国家的澳大利亚出售核动力潜艇。

法国外交部长将这次潜艇危机称为“背后插刀”,促使爱丽舍宫决定召回法国驻华盛顿和驻堪培拉的大使进行“磋商”。勒德里昂甚至将拜登的行为比作“不发推文的特朗普”。

马克龙与拜登10月会晤

法、美元首通话后,爱丽舍宫宣布,法国驻华盛顿大使菲利普·艾蒂安(Philippe Etienne)将于下周返回驻美大使馆。美国方面也承认,“盟国之间本可以就涉及法国和欧洲伙伴战略利益的问题进行公开磋商,从而避免出现这一局面”。而且拜登也含蓄地承诺不会再次上演法国谴责的“背叛”。由此看来,直到10月底法美元首将于G20峰会间隙举行会晤前,两国紧张关系将保持趋缓态势。

法国并不想加入到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联合发起的Aukus联盟计划,其最终目的就是想寻求获得华盛顿的原则性承诺,当然,这些承诺还需要落实到行动上。双方的磋商必须在不同方向继续进行:“美国重申法国和欧盟在印太地区的参与行动具有战略重要性(……),而且,美国也认识到欧盟防务能力更强大、更有效的必要性,在弥补北约角色空缺的同时,为跨大西洋和世界安全作出积极贡献”,两位元首在声明中写道。

这些愿景实施起来可能会很复杂,因为在欧盟27个成员国内部对此仍然存在争议。许多国家,尤其是中欧国家,都已经习惯了生活在美国的保护伞下。通话的唯一具体成果是,华盛顿“承诺加强对法国及其欧洲伙伴在萨赫勒地区(Sahel)开展的反恐行动的支持”。

在法国,与反对派拉开距离

作为2022年总统大选右翼候选人之一的上法兰西大区主席泽维尔·贝特朗(Xavier Bertrand)19日直言,对法国已被降格为世界强国的“第二梯队”很难保持沉默。

总统府方面声称“不会听从美国的指令”,在让美国总统等了几天才接到他的电话之后,马克龙希望通过这次法、美元首电话会晤,即使最终未能报受辱之仇,但是,至少可以重拾主导权,与反对派拉开距离。

2022年总统选举国民联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不仅要求议会组织调查委员会调查法国外交可能存在的失误,更是呼吁法国退出北约综合司令部。法国共产党总书记法比安·鲁塞尔(Fabien Roussel)与“不屈服的法兰西”领导人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均持类似立场。法、美元首通话后,梅朗雄直言,马克龙最终向美国“投降”。

至于右翼,滨海-阿尔卑斯地区共和党籍议员埃里克·西奥蒂(Eric Ciotti)的立场也类似,“反击一定要非常强烈。我认为,现在有必要退出北约综合司令部,以阐明法国必须重新获得更强大的主权,这是戴高乐的政策”,他于2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巴黎拒绝考虑退出北约

在戴高乐将军主导下,法国曾在1966年退出北约综合指挥部。不过,2009年,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担任总统期间,法国重返北约综合指挥部。如今,以欧洲人凝聚力的名义,法国外交拒绝考虑这一选项,因为在欧洲,类似德国的那些最具大西洋主义色彩的国家来看,退出北约综合指挥部并不是明智选择。

拟参加总统大选的极右翼人士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暗示马克龙在6月份就已经知道了这一消息,同时提议马克龙放弃法国参加拜登宣布组织的民主国家峰会。

“潜艇危机涉及欺骗,有些令人尴尬”,极右翼研究专家、政治学家让-伊夫·加缪(Jean-Yves Camus)指出,“这可能会伤害到国家情感”。不过,他认为,距离总统大选还有6个多月的时间,如果潜艇危机能够助长衰落论观点,这个话题则不太可能对舆论产生重大影响。特别是因为对处于潜艇危机核心的法国海军集团来说,失去这份世纪合同对其所造成的经济和社会后果,目前似乎还是可以衡量出来。

在国民议会接受询问时,法国国防部长弗洛伦斯·帕利(Florence Parly)21日指出,失去的这份合同明文约定潜艇最终将“在澳大利亚生产,船体是澳大利亚的,钢材是澳大利亚的,并且在澳大利亚创造工作岗位”。“很少有公司会有如此惨痛经历,不过,海军集团并不会面临生存危机”,海军集团总裁22日在接受《费加罗报》(Le Figaro)采访时坦承。

不过,海军集团与澳大利亚已开始就赔偿问题进行谈判,据悉,法方已有650人参与该项目,涉及26家公司。

重新启动欧盟机制

虽然国家高层出现某种躁动不安,但是,反对派就此事的攻击被视为“民粹主义”或“不负责任”,不太可能给马克龙带来更大影响,他在民意调查中仍处于领先地位。

目前,距离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仅剩三个多月,马克龙希望利用这一插曲重新启动他的欧洲议程,力主推动欧洲“战略自主”理念,以及欧盟共同防务计划。这个计划在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任期内浮出水面,他的不可预测性以及对北约的指责让许多欧洲国家都感到担忧,但随着民主党人拜登1月份上台以来,对这个计划的热情有所减弱。

潜艇危机表明,作为美国的盟友并不是可以获得无条件的保护和友谊的保证,巴黎梦想可以重新启动欧盟机制。“这并不是法、美两国的危机,而是欧洲在受辱!”,法国外交部强调。22日,在部长会议上,就在与美国总统通话之前,马克龙对他的部长们说了一句话:在潜艇危机后,重新启动欧盟建设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至关重要。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