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20日贾言编译】澳大利亚撕毁订购法国潜艇合同,导致法、美“友谊小船”搁浅。法国随后通过召回驻美、驻澳大使表达强烈不满,但是,这一系利举动似乎并未真正能够让美国“感动”。有专家认为,法、美关系短期内难见改观,不过,和解只能寄希望于未来与俄罗斯的关系出现危机。此外,有法国媒体报道,瑞士此前弃“阵风”选择美国F-35,“弃法选美”已有先例。

美国对法国的愤怒“熟视无睹”?

综合法国《费加罗报》(Le Figaro)、《20分钟报》(20Minutes)、BFMTV电视台、《世界报》(Le Monde)报道,“潜艇危机”爆发后,法国于9月17日宣布召回驻美国大使菲利普·艾蒂安(Philippeétienne)进行磋商。召回大使旨在表达严重分歧,法国从未对美国使用过这一外交措施,即使两国之前曾有过紧张局势。然而,这一举动并没有在华盛顿引起太大的反应。

当天正好是周五,美国总统拜登按计划抵达特拉华州的多佛军事基地,在位于里霍博斯海滩(Rehoboth Beach)的宅邸度周末,他对法国的举动未发表任何评论。白宫的唯一反应就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艾米丽·霍恩(Emily Horne)发表声明称:“我们一直与作为合作伙伴的法国就巴黎召回大使的决定保持密切联系。我们理解他们的立场,我们将在接下来的工作中继续努力。”拜登拟在过完周末回来后与法国总统通电话谈论此事,但具体日期未定。

召回大使是一件大事?

法国是美国自独立战争以来历史最悠久的盟友,召回大使的举动在法、美两国关系中史无前例。尽管此前,两国关系也有过不愉快:苏伊士运河危机,法国退出北约综合指挥部,甚至在伊拉克战争时期都。显而易见,召回大使历来都是一种外交“武器”,标志着两国关系陷入危机,极具象征意义。

美国问题专家妮可·巴查兰(Nicole Bacharan)解释道,很明显,巴黎无法接受澳大利亚和美国“演戏”,备感羞辱。法国通过召回其在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大使来表达愤慨。外交危机现已全面展开。在美国外交界,鉴于危机的严重性,澳大利亚开始因没有早点知会法国而受到批评。

这是拜登的一次外交失误?

事实上,法国和欧盟都不会感到太大意外。10多年前,美国就提出其“重心转向亚洲”,只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实际行动,这到是真的。

“美国和澳大利亚至少在短期内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巴查兰认为,“但针对欧洲来说,这并不会有很大收获。”华盛顿批评欧洲面对中国总是不够直截了当。然而,正如《纽约时报》所说的这种“突然转向”显然不是为了让欧洲人接受美国的观点,巴查兰指出。

拜登一上台便与诸多欧盟盟友关系出现问题。一位德国消息人士告诉《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拜登当政下的美国甚至比特朗普时期与欧洲沟通都少。就连欧盟中最亲美国家之一的波兰也表示,当拜登宣布停止对“北溪二号”工程的制裁时,波兰感到被“盟友背叛”。

“美国会说这是有关‘与德国和澳大利亚建立强大的联盟’。但谁在受苦?当然是其他盟友”,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波兰办事处负责人米哈尔·巴拉诺夫斯基(Michal Baranowski)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甚至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也对未被纳入和平联盟也表达了不满。巴查兰担心,西方的这些分歧“只能让普京甚至中国从中受益”。

法、美关系恶化会持续到何时?

不过,美国战略家认为,紧张局势会逐渐平静下来。然而,巴黎和华盛顿之间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段骤冷阶段。“我没有看到马克龙立刻谈论此事,估计他会亲自出手”,巴查兰认为。在最后几个小时的局势升级之前,有专家曾指出,无论是法国还是美国都无意让危机发酵时间过长。因为一方面,法国没那么重要;另一方面,美国与法国的关系还不错。

那么法、美关系恶化会持续到何时呢?巴查兰认为,双方关系和解只能寄希望于未来与俄罗斯、中国或其他国家关系出现危机之时。届时,两个阵营将不得不重新走到一起,因为美国和欧洲彼此各有所需。“不管怎样,北约的基石并不是基于爱或情感,只是基于国家之间的共同利益罢了。”

约翰逊:我们对法国的情感是无法磨灭的

法新社援引英国媒体报道,英国和法国有着“非常友好的关系”,英国首相约翰逊日前在飞往纽约的飞机上告诉记者。“我们对法国的情感是无法磨灭的,”他在前往美国时说。约翰逊将出席联合国大会,并会在白宫与拜登进行会晤。

不过,法新社19日从法国国防部消息人士处获悉,应巴黎的要求,法国国防部长帕利(Florence Parly)与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Ben Wallace)原定于本周举行的会议已被取消。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接抨击英国,虽然认为没有必要像对华盛顿和堪培拉那样召回法国驻伦敦大使,但是“我们知道英国人永远的机会主义者”,他讽刺道。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左)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图片来源:新华社)

“弃法选美”已有先例

其实这并不是美国武器第一次比法国武器更受青睐。在“潜艇危机”之前,瑞士和比利时在采购军火时都有过“弃法选美”先例。

就在今年6月,瑞士也面临着类似的选择。为了更换老化的空军机队,瑞士当局有三种选择:美国的F-35、法国的阵风战斗机或空中客车欧洲战斗机台风。瑞士政府最终选择了购买美国飞机以及爱国者地对空系统。虽然没有与法国签订合同,瑞士国防部表示将继续与其他制造商进行讨论,包括制造阵风的法国达索公司。最近几天,瑞士媒体甚至爆料称,由于法国对瑞士“弃法选美”深感不满,总统马克龙与瑞士联邦总统帕梅林(Guy Parmelin)原定于今年11月举行的会晤被迫取消。

19日,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否认了这一取消。“双方总统的会晤并没有被取消,更谈不上瑞士媒体谈到的所谓原因“,法国总统府方面表示。“马克龙总统在2021年初确认了会谈的主要事项,瑞士方面很快提出了11月的会晤日期,我们回答说我们会看看”,但是,“今年夏天我们告诉他们,11月会很困难”,总统府的同一名消息人士补充说,“日期尚未正式确定”,而且,马克龙还在7月的东京奥运会上见到了瑞士总统。

2018年,比利时也做出了类似的决定,从美国而不是法国订购战斗机。不过,法国武器继续出口形势还算不错。仅在2021年,希腊、克罗地亚和埃及就从法国订购了数十架阵风战斗机。芬兰也紧随其后。

(编辑:顾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