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6日下午,柏林米特区的一处街角,德国人苏珊娜正在清理“慰安妇”雕像上的灰尘。

中新社报道,由在德韩国人团体树立的这座铜像被命名为“和平雕像”。其外形是一位身着韩国传统服饰的坐立少女。她的身旁摆放着一把空椅子。

2020年9月28日,雕像被正式放置在米特区Birken街和Bremer街交汇处的街心花园。用德语和英语书写的铭文向过往的人们讲述着日本军国主义二战期间在亚洲强征“慰安妇”的暴行。雕像是要向1991年勇敢打破沉默的“慰安妇”幸存者致敬,同时也献给那些在全世界范围内致力于避免此类暴行再度出现的人士。

9月16日,义务维护“慰安妇”雕像的德国志愿者苏珊娜接受采访。(图片来源:中新网)

“我在报纸上读到了雕像的事,了解到二战期间亚洲女性遭受虐待的历史,随后便参与到维护雕像的工作中。”在柏林从事秘书工作的苏珊娜是众多志愿者之一,她告诉记者,自己每周来到“慰安妇”雕像前一次,打扫干净雕像及周边,并向路人介绍这段历史。

“雕像始终处在不安全的状态,因此我们能在这里陪伴也很重要。”苏珊娜口中的“不安全”指的是“慰安妇”雕像甫一安放在柏林米特区,便遭到了来自日本政府的强烈反对。

2020年9月29日,人们为雕像安放举行仪式次日,日本官房长官加藤胜信便公开表示反对,并要求德方移除雕像。据德媒报道,日本政府更是直接向德国外交部就此事施压。

在经历数轮“攻防”后,米特区撤销了原本宣布拆除“慰安妇”雕像的决定,并于今年9月通过决议,将雕像公开展示的许可延长一年。

“雕像去年正式树立时得到了米特区政府的许可,日本政府随后进行了施压,目的是移除雕像。这种做法遭到了许多柏林人和来自世界各地人士的反对,人们希望留住雕像。”在德韩国人协会(Korea Verband)主席韩静和(Nataly Jung-Hwa Han)告诉记者,韩国人协会向米特区政府提出了申请,希望永久保留“慰安妇”雕像,然而最终只获得了延长一年的许可。

为了让更多柏林人了解这段历史、共同维护“和平雕像”及其所象征的对过去的反思,韩静和所在的协会本月18日将再度于雕像前举行集会,“我们邀请了本地的政治人物到场,希望届时能够呼吁将雕像永久保留。”

9月16日拍摄的“慰安妇”雕塑。(图片来源:中新网)

时至今日,日本国内对“慰安妇”制度的反省仍十分堪忧。日本文部科学省近日甚至批准了五家出版社要求修改或删除教科书中“慰安妇”相关表述的申请,与国际社会对其诚实正视和反省侵略历史的期待背道而驰。

“记忆文化和记忆政治已成为一种强大的全球性现象,而日本政府一如既往地未能理解这一点。”上智大学日本历史学者斯文·萨勒(Sven Saaler)在接受德国广播电台采访中表示,尽管美国与犹太大屠杀并无直接关联,美国境内却有超过100处犹太大屠杀纪念碑,而德国也有多处以“广岛”命名的街道和广场,“而日本政府显然尚未正视这一全球性的记忆和反思进程。”

时任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2014年曾表示,如果日本能有一位政治家像德国前总理勃兰特在波兰所做的那样,那么中国和日本之间、日本和其它亚洲邻国之间早已实现了和解。然而,正如德媒所指出的那样,迄今为止,日本对这段历史的反省仍是艰难的。

“如果不能真正地反思历史,那么就无法真正地实现和平。”韩静和说。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