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6日,记者走进被2.5万平方米可回收塑料织物包裹的巴黎凯旋门,近距离观察闻名世界的地标在被包裹中的变化。

巴黎地标凯旋门包裹项目工程9月16日已基本完工,施工人员正在进行最后的技术处理。(图片来源:中新社)

中新社报道,保加利亚已故艺术家克里斯托将这一大胆设计取名为“L‘Arc de Triomphe,Wrapped(被包裹的凯旋门)”。他自上世纪60年代便开始构思。然而在他生前,该艺术项目并未实现。克里斯托的侄子弗拉基米尔·亚瓦切夫在他去年5月去世后,便成为凯旋门包裹项目工程的实际执行人,完成他的遗愿。

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凯旋门包裹项目工程16日已基本完工,施工人员正在紧张进行最后的技术处理,以便按期完成施工进度,使该艺术项目能够在本月18日至下月3日向公众开放。

9月16日,亚瓦切夫(右一)与法国文化部长巴舍洛(左一)、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左二)共同亮相。背景照片为克里斯托与夫人的合影。(图片来源:中新社)

法国总统马克龙16日为凯旋门包裹项目揭幕,并接见了项目团队。他说,艺术家的“疯狂梦想”终于成为现实,他对此感到高兴。他还提及凯旋门在2018年底曾遭到破坏。

在凯旋门包裹项目工程组织方的安排下,记者当天得以通过地下隧道走进包裹中的凯旋门。尽管是中午时分,很多施工车辆仍然留在现场,凯旋门四周的防护栏还没有拆除,多名施工人员在用红色绳索将塑料织物系紧。

记者看到,塑料织物已经覆盖了凯旋门的全部外表面,在阳光照射下略有反光;红色绳索格外引人注目。据悉,项目团队找到一种闪亮的造型结构,这种目前使用的织物材料可以发出难以察觉的光芒。在凯旋门内部,仍可以透过塑料织物看到凯旋门上的浮雕文字。

在凯旋门内负责讲解的工作人员露西安娜告诉记者,此次包裹凯旋门所使用的塑料织物完全是环保材料,可被循环利用,满足环保要求。她随后将已经被裁切成小块的塑料织物样品递给记者看,记者发现塑料织物极为结实,不易变形,正面为银色,背面是蓝色。

记者登上凯旋门,看到凯旋门的顶部也全被包裹了塑料织物。多名施工人员正在从顶部垂直向下进行高空作业,主要工作仍是对红色绳索进行加固。亚瓦切夫透露,施工人员近期的工作非常繁重,他们中的不少人最近每天只能休息一两个小时。

施工人员在凯旋门顶部作业。(图片来源:中新社)

凯旋门被包裹前后各有一个多月的准备和拆除时间,主要是对凯旋门进行必要的文物保护工作。记者注意到,凯旋门下的长明火、凯旋门上的浮雕等都受到严密的保护。

如何评价“被包裹的凯旋门”,法国各界褒贬不一。法国文化部长巴舍洛和巴黎市长伊达尔戈都对项目表示大力支持。伊达尔戈形容克里斯托是有远见的伟大艺术家。她们16日一起陪同马克龙走进包裹中的凯旋门。

克里斯托生前的朋友、建筑师拉蒂在法国报章上撰文批评说,由于环保原因,将凯旋门包裹起来是不正确的,时装业占全球年度碳排放量的10%。另外,凯旋门包裹项目耗资1400万欧元,在新冠疫情中无疑是个不小的投入,引发很大争议。不过有法国媒体称相关资金未动用公共经费。

施工人员在凯旋门内作业。(图片来源:中新社)

对于很多民众来说,理解“被包裹的凯旋门”所要传递的讯息是困难的。一些人认为包裹起来的凯旋门并不美观。按照克里斯托的构思,包裹凯旋门等著名地标,传达的是“隐藏”的信息,试图表明眼前的事物是可能转瞬即逝的,艺术品是脆弱的,应以全新的眼光审视周围的事物。

亚瓦切夫说,希望他的叔叔能够对项目团队所做的工作感到满意。他还表示,克里斯托“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包括每一个细节和视觉元素。克里斯托生前也曾包裹德国国会大厦、巴黎新桥等。包裹著名建筑物的项目如今又成功增添了凯旋门。

对于民众就“被包裹的凯旋门”发表意见不一的评价,亚瓦切夫表示,希望到下月3日凯旋门包裹项目结束对公众展出后,可以得到的评价至少是“pas mal(还不赖)”。

(编辑: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