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16日文耕编译】德国政府决定自2022年1月起调整失业救助金“Hartz IV”的费率标准。对于大部分低保领取者来说,这意味着失业救助金每月将增加3欧元。决议随即引发德国网友热议和多方尖锐批评。

德国每日新闻网报道,9月15日,德国联邦内阁决定提高失业救助金“Hartz IV”的费率标准。据此,单身成年人的费率标准将提高3欧元,增至449欧元。14岁及以上青少年的标准也增加了3欧元,达376欧元。有需要的伴侣或配偶以及25岁以下未成家的成年人标准亦提高3欧元,将分别获得404欧元和360欧元。此外,五岁以下儿童的标准由之前的283欧元增至285欧元。6至13岁儿童的费率标准也增加了2欧元,达311欧元。

“只不过是施舍”

该决定在德国引起热议。工会联合会(DGB)和社会协会VdK批评增幅明显过低。和左翼党和绿党一样,他们认为计算未考虑通胀趋势及福利的“实际减少”。

工业联合会董事会成员皮尔(Anja Piel)15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一调整“完全不可接受”。计划增加的3欧元“远低于价格增长趋势”。她指出,由于增值税较低,去年的价格水平异常低,计算中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政府假设的“通胀率仅为0.1%,但这与目前近4%的实际通胀率相差数光年”。VdK主席本特勒(Verena Bentele)持相似观点,认为改革事实上降低了基本保障领取者的利益。她要求对通膨造成的价格上涨给予补贴,并普遍提高“Hartz IV”标准。

8月26日,位于柏林的德国绿党总部门前放置了基民盟等的大幅竞选展板。(图片来源:中新社)

“标准费率每月仅增加3欧元,只不过是一次施舍而已,”左翼党议员费施尔(Susanne Ferschl)说,她呼吁将“Hartz IV”作为“立即措施”提高到658欧元。左翼党党首威斯勒(Janine Wissler)认为所谓的费率增长是无耻的。绿色议会党团领袖卡戈林-埃克哈特(Katrin Göring-Eckardt)批评“Hartz IV”增幅是“不负责任的”。绿党的社会政治家莱曼(Sven Lehmann)则呼吁,“作为第一步”应将标准至少提高50欧元。增幅低于通胀率这一事实表明计算方法不切实际。

“Hartz IV”一直饱受争议

“Hartz IV”费率标准每年都会重新调整。德国政府基于工资、消费价格以及其认为的最低生活保障所必需的一篮子商品和服务得出计算结果。但实际上,德国围绕“Hartz IV”的争论从未停止。

“Hartz IV”诞生于千禧年之初德国的经济和就业困境,当时的德国被称作“欧洲的病人”。在该背景下,时任德国总理的施罗德力排众议,在大众汽车人事总监哈茨(Peter Hartz)的支持下,主导了德国社会福利制度的巨变。2005年1月1日,作为红绿联盟主要劳动力市场改革的一部分,“Hartz IV”失业救助法案正式生效。

根据该法案,失业者不会再从政府那里得到根据其最后工资水平制定的、数目不菲的失业补助,而只能得到数额统一的国家补助。这意味着,一位专业下岗工人的补助待遇和从未工作过一天的人没有区别。

法案的影响是两面性的。一方面,德国失业率显著下降,青年失业率甚至为欧洲最低。另一方面,一些社会学家批评法案让社会弱势阶层付出的代价太高。改革方案推出后在德国引发抗议浪潮,社民党“平民政党”的形象受损,施罗德也因此在2005年的大选中败给了竞争对手默克尔。

此次“Hartz IV”费率调整也正值德国大选之际,且法案也来自社民党领导的联邦社会事务部。相关争议是否会影响热门竞选党社民党的支持率还不得而知,但有德国网友在社交媒体表示,决议表明,社民党既不代表工人也不代表社会,因此不会为其投票。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