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15日白劼编译】据德国大选还有不到两周的时间,全世界都在关注德国未来的政治路线是否会改变。

欧盟:担心德新政府权力真空

德国《每日镜报》网站报道,罗伯特·舒曼基金会分析员莫里斯表示,尽管布鲁塞尔认为,无论是社民党还是基民盟执政,德国新政府不会改变基本的亲欧路线,但他表示,危险在于,接下来的几个月,德国政府组阁谈判进程或非常缓慢,这也会导致布鲁塞尔出现权力真空,影响欧盟重要议题的谈判,如气候保护。

新一届德国政府可能会对欧盟一些计划投否定票,而非积极塑造它们。莫里斯认为,无论是二氧化碳排放税还是排放量的谈判,德国新政府的表态都非常重要。

在欧盟看来,最关键的是德国新政府在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的立场。2022年夏天,欧委会或对该公约进行改革,严格防范新债务以及共同债务。没有德国新政府的投票,改革便无法开始。

8月26日,柏林市中心的行人经过各政党的竞选展板。(图片来源:中新社)

未来哪支党派领导德国,都会对公约产生不同影响。绿党希望增加公约的灵活性;社民党则认为当前公约的规定已经足够;基民盟则要求立即执行公约。

法国:或更倾向社民党执政

法国总统马克龙已明确表示,肖尔茨和拉舍特都适合担任德国总理。两人此前都访问了法国,贝尔伯克依照计划本也可与马克龙会晤,但国内的竞选日程对她来说更加重要。

尽管马克龙的表态对肖尔茨和拉舍特都一视同仁,但观察者认为,马克龙更加倾向由社民党领导的德国政府,因为巴黎相信,在是否放宽欧洲债务条例规定的问题上,会得到社民党更大的支持。

美国:担心下届政府与拜登不配合

美国对德国大选的首要关切是,谁会是下一个默克尔?美国人对默克尔有着超乎寻常的好感。民调结果经常显示,美国人比德国人更喜欢默克尔,主要原因是她对难民的人性化关怀,在特朗普批评者看来,默克尔就是他的反命题。

而目前的情况是,即使《纽约时报》专门介绍德国大选,但了解默克尔继任者的美国人少之又少。

美国十分担心,德国大选后,柏林会和拜登政府在关键问题上陷入僵持。德国现在越来越关注自己,在此前的总理候选人电视辩论上,外政话题鲜有提及,这在美国看来是更大的问题。

俄罗斯:准备应对更加强硬的柏林

在俄罗斯看来,德国是欧洲的核心力量。一方面,在默克尔的带领下,欧盟形成了对俄的统一制裁;另一方面,无论是默克尔、基民盟、还是社民党,都支持北溪-2号。

绿党和自民党的对俄政策更为强硬。绿党未来或成为大联合政府的一部分,甚至掌管外交部,克里姆林宫须对柏林更强硬的话语做好准备。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