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15日贾言编译】法国鲁昂大学(universitéde Rouen)研究人员克里斯托弗·拉法耶(Christophe Lafaye)日前在英国独立媒体《对话》(The Conversation)法国版撰文称,法国出兵阿富汗,士兵的血并不会白流,至少会给法国领导层带来了两个深刻反思。

2014年12月31日法军彻底离开阿富汗

文章称,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攻占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引起了世界舆论震惊,尤其是在法国。第二天,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电视讲话中,回顾了法国自2001年至2014年在阿富汗参与的军事行动。他着重强调法国优先要考虑:确保在阿富汗的法国人以及为法国工作的所有阿富汗人的安全。他建议法国向因所从事的工作而受到威胁的所有阿富汗人提供援助,其中包括人权捍卫者、活动家、艺术家、记者等。同时,马克龙还警示欧洲会面临移民潮的风险。此外,法国总统还向在阿富汗行动中牺牲的军人家属表示了慰问。

资料图。(图片来源:新华社)

2001年9月11日发生恐袭后,第一批法国军队迅速被派往阿富汗。在塔利班垮台以及同年12月5日波恩协定签订后,法国开始参与到在阿富汗的国际援助和安全部队(ISAF)。2010年11月20日,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举行的北约会议将撤军日期定为2014年底。2012年5月,奥朗德当选总统后,加快了法国撤军的组织工作。又过了2年,驻阿富汗法军在喀布尔重新集结,最终于当年12月31日彻底离开了阿富汗。

大约有70000名法国军人先后在阿富汗参与军事行动

文章指出,谁还记得在2002年到2014年间,大约有70000名法国军人先后在阿富汗参与军事行动?12年间,法国军队的任务从恢复和平演变为愈演愈烈的参与战斗,最终代价是90人牺牲、700余人受伤以及许多人出现心理创伤,具体数字尚无法确定。如今,无论是对于伤痕累累的家庭还是平时与军事世界不大相干的公民来说,他们都会关注为国家做出牺牲的意义:90名军人的生命难道是白白牺牲了吗?

文章认为,法国士兵的牺牲不能被认为是徒劳的,否则就是放弃所有公共事务以及共同命运的主张。军人为保卫国家的战略利益而战,同时也是为了彼此。尽管在阿富汗战斗从未完全停止,而且塔利班最终又重新夺回政权,但是,持续20年的相对稳定为阿富汗的未来带来多种可能性。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结束后,法国军队中断了实战演练。在阿富汗积累的作战经验让法国军队于2013年在马里与武装恐怖组织交手时迅速取得胜利。与北约盟国一起流血的代价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他们在非洲和中东提供军事支持的合理性。在萨赫勒-撒哈拉地带,美国人提供无人机和情报。一旦美军处境不妙,法国特种部队也会毫不犹豫地向他们提供援助。

出兵阿富汗是缺乏深入公开辩论

文章表示,法国士兵的牺牲给法国领导层带来了两个深刻反思。第一个,是关于动用军事力量的初步决策。发动战争通常比摆脱战争更为容易。出兵阿富汗是缺乏深入公开辩论的最好例证,尤其是法国军队在当地的角色自2001年至2014年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联盟中的所有国家都曾有充分的理由向阿富汗派兵,通常都是从战略考量,而与阿富汗妇女的福祉或民主的建立均相去甚远。这就引来第二反思,有必要针对关于战略的定义以及通过武装干预实现政治目标进行民主辩论。必须小心尽量避免陷入对宣传工作的自我陶醉,无论表面看上去是多么美好。

文章直言,面对武装恐怖组织,对崩溃的国家实施军事干预不会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尽管是以为了镇压暴乱而采取的军事行动为借口。还是要思考一下新的干预形式。在外国领土上动用军队往往不但不会挫败恐怖组织,相反会让他们更加强大。最初支持外来干预的民众迟早会掉头反对“占领者”。

文章最后表示,回归多边主义、采取外交手段以及在类似法国宪兵模式的支持下加强国际刑法的严肃性很可能会更加有效。从某种意义上说,从根源上与邪恶作斗争,而不是徒劳地只是应对表象。这是一个庞大的项目。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