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14日李非编译】距离德国总理默克尔卸任的时间越来越近,人们关注她在外交、执政方面的“遗产”时也注意到,她对于女性权益的影响也是一笔宝贵的“遗产”。

“是的,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路透社报道,默克尔在执政16年后已成为女权主义的象征,尽管这位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女性卸任之际,才“姗姗来迟”地接受了这个标签。近日和作家尼日利亚作家阿迪奇(Chimamanda Ngozi Adichie)一起参与在杜塞尔多夫举行的活动后,默克尔对女权主义有了新的表态。

“从本质上看,它(女权主义)是关于男女平等的事实,在参与社会和一般生活的意义上。由此看来,我可以说:‘是的,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说。

德国总理默克尔参加欧盟领导人视频会议。(图片来源:新华社)

事实上,67岁的默克尔是其保守的、男性主导的基民盟(CDU)高层中少有的女性,长期以来她一直避免将自己塑造成女权主义者,只是“勉强地”支持女权主义者推动的一些政策,如董事会中的女性比例,或扩大国家资助的托儿服务。

“在过去16年里,她并没有做什么伟大的女权运动。说句公道话,她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德国女权主义者Alice Schwarzer说。

2017年,在与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和时任美国总统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举行的一场活动中,默克尔还刻意回避了是否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的问题。

“我不想用一个并不存在的头衔来装饰自己。”默克尔当时说。

然而,随着任期接近尾声,在东德长大、拥有量子化学博士学位的默克尔重新考虑了自己的立场。上个月,在一部讲述战后西德杰出女性政治家故事的电影首映式上,默克尔表示,她对女性在议会中仍然只占31%的席位感到失望。“在德国,我们还没有实现男女平等,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她说。

受到女性的钦佩,这也是她的主要“遗产”

其实无论承认与否,默克尔的存在本身就对一些女性意义非凡。

Schwarzer回忆,2005年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以微弱优势赢得大选时,德国还没有真正准备好迎接首位女总理,她的前任施罗德(Gerhard Schroeder)曾公开表示,她无法胜任这一职位。

但如果今年9月26日的大选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组建联合政府,默克尔甚至可能超过她的政治导师、前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成为德国任期最长的总理。

默克尔在有权势的男性之间的表现给Schwarzer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德国有一个笑话:一个小男孩问,‘妈妈,男人也能当总理吗?’现在一个人证明了,女性从政的时间可以如此长久,没有人能夺走这个证明。”

Schwarzer表示,默克尔总是穿着朴素的长裤套装,淡化了她的女性气质,但她在与法国马克龙等世界领导人打交道时,仍然具有一定的女性魅力。

虽然默克尔本人没有孩子,但她通常被人们称为“Mutti”或“妈妈”,这也足以显示在这个传统性别角色变化缓慢的国家,她的影响是深远的。

“是默克尔为其他人铺平了道路,让人们看到女性候选人也觉得完全正常。”西南大学城弗莱堡的居民Maria Luisa Schill说。

而9岁的柏林女孩Lia说,她希望有一天能成为总理。当被问及她会如何做总理时,Lia说:“努力工作,好好挣钱!”她的母亲南希也表示,默克尔对很多人,尤其是女性有如此大的力量和影响。

正如Schwarzer所说,默克尔受到全世界女性的钦佩,这是她的主要“遗产”,“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女权主义声明”。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