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3日文耕编译】9月13日,默克尔将出访西巴尔干地区。想要加入欧盟的候选国对这位总理的离任感到非常悲伤,因为他们将在欧盟失去一位重要的支持者。

默克尔时代的结束是痛苦的

德国《商报》网站报道,告别迫在眉睫。9月13日(周一),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前往西巴尔干地区,最后一次会见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加入欧盟的六个国家的政府首脑:塞尔维亚、黑山、北马其顿、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和波黑。

默克尔将首先在贝尔格莱德会见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14日将访问阿尔巴尼亚,并与阿尔巴尼亚总理埃迪·拉马进行双边会谈。随后与六国政府首脑举行联合会谈。

对于西巴尔干各国来说,默克尔时代的结束是痛苦的。因为他们将失去欧盟的一位重要支持者,并因此可能在入盟问题上等待更长时间。与法国一起,欧盟几个重要成员国正在阻挠西巴尔干国家的入盟进程,并不断争取其他成员国一同加入自己的反对阵营。

德国总理默克尔。(图片来源:新华社)

西巴尔干国家仍然希望他们的欧盟一体化计划能够向前推进。然而,只有欧盟委员会的入盟程序改革提案(其实并无任何实质性变化)以及与德国的讨价还价,才能让巴黎做出让步。作为法国的对手和有影响力的提倡者,在默克尔执政期间,西巴尔干各国的入盟谈判也确实取得了进展。

现在还不确定,下届德国政府是否会像默克尔一样,成功地影响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其他反对西巴尔干国家入盟的欧盟国家。6日和8日,德国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和拉舍特分别出访巴黎会见马克龙,但都未讨论巴尔干国家的入盟问题。

艰难的谈判,“永久”的阻力

目前,布鲁塞尔只与塞尔维亚和黑山就加入欧盟问题进行了具体谈判。然而,这一谈判还将持续数年。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分别于2014年和2005年成为欧盟候选国,但其入盟计划一波三折,始终未能如愿。

入盟最大的障碍是西巴尔干国家的边界争端问题。多年来,由于北马其顿自称为“马其顿”,希腊一直阻止其进行入盟谈判。因为马其顿的地理区域主要位于希腊。2019年,北马其顿别无选择,只得重新命名。

但是,在解决了与希腊的名称之争后,法国、荷兰等国的阻力随之而来。法国给出的官方理由是,在接纳新成员问题上,必须首先进行入盟程序改革。而非官方的解释是:该地区普遍存在腐败、犯罪、司法等问题,让其加入欧盟会让法国人对欧盟越来越持怀疑态度。最终,在2019年10月举行的欧盟峰会上,欧盟成员国未能就启动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入盟谈判达成一致。

2020年,欧盟成员国决定启动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的入盟谈判,但保加利亚的否决票又给了北马其顿沉重一击。索非亚与斯科普里就部分共享的历史争论不休。保加利亚拒绝承认“北马其顿语”是一种单独的语言,认为它只是保加利亚方言。此外,保加利亚认为,仅应允许北马其顿自称为“北马其顿共和国”,因为“北马其顿”一词也可以指马其顿地理区域的北部,而该地理区域又部分隶属于保加利亚。

西巴尔干地区实际上对欧盟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俄罗斯等其他世界大国正在扩大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然而,直到今天,法国仍然对扩盟持怀疑态度,且就自身而言,它甚至没有试图找到解决保加利亚阻挠的办法,这与默克尔领导下的德国不同。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