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13日贾言编译】法国明星经济学家、巴黎经济学院和巴黎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主任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日前在法国《世界报》(Le Monde)的专栏上刊文主张,要想真正走出“9·11”事件引发的危机,必须重新审视世界。

美国的复仇欲望只会加剧身份冲突

文章称,20年前,美国世贸中心双塔被飞机撞毁。历史上最严重的恐袭导致美国及其一些盟友发动全球性的反恐战争和打击“邪恶轴心”。对于美国新保守主义者来说,这次恐袭为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1996年提出的论点提供了证据:“文明冲突”成为阅读世界的新框架。该书也成为这些人的必读物,就像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出版的著作在1980年代备受里根派所追捧。

不幸的是,我们现在明白了美国的复仇欲望只会加剧身份冲突。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仅是凭借一个国家谎言:萨达姆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只会严重削弱“民主”的可信度。美国士兵用拴狗绳在阿布格莱布(Abou Ghraïb)监狱虐囚的照片,激起更多激进分子加入“圣战”。无节制的使用武力、美军的狂妄自大以及伊拉克平民伤亡惨重(至少有10万人被确认死亡),最终也只是促成了伊拉克-叙利亚边境领土的分割以及“伊斯兰国”的崛起。美国及其盟友在阿富汗遭遇溃败后,塔利班在西方占领阿富汗20年后于2021年8月重新掌权,象征性地结束了这一悲惨历程。

9月11日,在美国新泽西州泽西城的自由州立公园,人们走过“空旷的天空”纪念碑。(图片来源:新华社)

需要明确且经得起检验的共同繁荣目标

要想真正走出“9·11”事件引发的危机,必须要重新审视世界:是时候放弃文明冲突的概念,以共同发展和全球公平取而代之。这需要明确且经得起检验的共同繁荣目标,并且重新定义可持续且公平的新型经济发展模式,让世界上的每个地区都能找到自身的位置。现在所有人都会认同:对一个国家的军事占领只会加剧最激进反抗活动,不会带来任何益处。然而,风险在于,军事威权主义的愿景或将被一种带有孤立主义色彩的自我封闭和经济幻想所取代:商品和资本的自由流动足以分配财富。这会忽略世界经济体系存在的等级性质以及每个国家并不是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交易和竞争。

从这个角度来看,202年已经错过了第一个机会:有关跨国公司税收改革的讨论最后从本质上看,最终还是富裕国家之间的收入共享。然而,紧要的问题是所有国家,无论是在北半球还是在南半球,都应该根据其人口,从针对世界上最富有群体(跨国公司和亿万富豪)的税收中获得一部分收入。首先是因为世界上的每一个个体都应该享有最低限度平等的发展权、就医权和教育权;其次,没有这些贫穷国家,富国的繁荣也就不会存在。西方此前的致富历程自始至终都是建立在国际分工以及对全球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之上。当难民在地球的另一端突然涌现,西方人则会表现出“事不关己”,不管邻国有多么贫穷,还是由这些国家来负责接待难民。不过,若有铀或铜等矿产资源要开采,无论距离多远,西方企业总是会率先前往掠夺。

倡导具有普遍意义的主权主义

如果人们接受所有国家之间收入共享的原则,那么,很显然就必须要讨论分配标准以及享用这一权利所要遵守的规则。这将是一个定义重要规则的机会,通过规则可以要求参与方尊重人权,尤其是妇女和少数族裔的权利,这些规则将适用于塔利班以及希望从中受益的所有国家。为防止金钱被滥用,还必须推广追缴不义之财,并让不正常的致富完全透明,无论是来自公有还是私营部门,无论是在南半球还是在北半球。关键就是必须要采取中立和普适性的方式来定义标准,而且,这些标准以同样的方式适用于世界各地,无论是阿富汗、沙特阿拉伯,还是石油君主制国家,无论是巴黎、伦敦抑或摩纳哥。西方国家必须停止一直以腐败为由否定南半球国家一切自治和发展的权利,与此同时与所有能让他们受益的独裁者或寡头相互勾结。无条件的自由贸易时代已经结束:商品贸易的未来必须依赖于客观的社会与环境数据指标。

当然,可以理解拜登希望尽快让“文明冲突”翻篇。对美国来说,威胁已不再是来自伊斯兰世界:相反,是来自国内,社会分裂和种族分裂正以一场新的、几近内战的形式威胁着美国及其组织机构。但是,事实上,来自中国的挑战,如同国内的社会挑战,只能通过经济模式的转型来解决。如果还不朝这个方向提出任何性质的建议,那么,越来越多的贫穷国家以及世界上边缘、甚至被遗忘的地区将会投向北京和莫斯科的怀抱,寻求资助他们的发展和维护统治秩序。绝不能通过新的孤立主义来走出“9·11”事件的阴影,相反,只能倡导国际主义和普遍性主权主义的新风尚。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