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8月3日夏莹编译】距离最近一次登上奥运最高领奖台已经过去9年之久,法国田径在这一期间一直处于低谷期。此次东京奥运会,“蓝色军团”希望能够创造惊喜。而着眼于2024年巴黎奥运会,法国体育当局则将押注于年轻一代。

冲金者寥寥无几

法国《十字架报》(La Croix)报道,“法国田径正在寻找奖牌获得者。”对于处在低谷期的法国田径界来说,这句话就是真实写照。法国田径已经有9年时间没有获得过金牌——最近一次还要追溯到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李纳德·拉维莱涅(Renaud Lavillenie)在撑杆跳比赛中获得了一枚金牌。

在径赛方面,上一个冠军甚至可以追溯到20岁以下年轻人根本不了解的年代: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玛丽-若泽-佩雷克(Marie-José Pérec)获得了200米和400米两块金牌。

法国田协主席安德烈·吉罗(André Giraud)表示,除了追求最终奖励外,法国似乎无法实现里约奥运会的成绩:6枚奖牌,即便“潜力奖牌”是5到6枚。安德烈·吉罗为东京奥运会定下的目标是“重夺奥运冠军”。但是在66名运动员队伍中,能在东京夺冠的寥寥无几。

有潜力获得金牌的运动员之一、里约奥运会女子铁饼银牌获得者梅丽娜·罗伯特-米雄(Mélina Robert-Michon)已经出局,她在7月30日的排位赛中被意外淘汰。李纳德·拉维莱涅此前脚踝受伤刚刚恢复,在8月3日举行决赛之前,他差一点被淘汰。

还剩下凯文·迈耶(Kevin Mayer),里约奥运会十项全能银牌获得者,同时也是世界纪录的保持者,他在8月4日踏上赛场。世界排名分别为第四和第五的铅球运动员亚历山德拉·塔维尼尔(Alexandra Tavernier)和昆汀·比戈(Quentin Bigot)也有摘金潜力。

距离最近一次登上奥运最高领奖台已经过去9年之久,法国田径在这一期间一直处于低谷期。(图片来源:法国田协推特)

运动员断层

但是在这背后,法国田径正在苦苦挣扎,特别是短跑项目缺陷十分明显。男子100米项目仅有一位代表:吉米·维考(Jimmy Vicaut),经历了一个赛季的伤痛折磨和缺赛,他在8月1日在半决赛中出局。女子方面则没有代表。200米项目的情况则正好相反。“这是原地踏步,我们正处于低谷中”,安德烈·吉罗承认,“我们也曾有过拥有大量冠军的时候,但是在体育运动中,没有什么是一帆风顺的”。

在中距离比赛中,2017年800米世界冠军皮埃尔-安布罗瓦兹·博塞(Pierre-Ambroise Bosse)在8月1日进行的半决赛中获得了第六名,未能进入决赛。23岁的加布里埃尔·图阿(Gabriel Tua)在他的比赛中排名第三,获得了决赛资格。

寄希望于年轻一代

着眼于2024年巴黎奥运会,法国队寄希望于像加布里埃尔·图阿这样的年轻选手。在知名选手背后,甚至还有一些甚至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还没有出生的年轻选手。在东京,这些选手的成绩还不理想:20岁的赛琳娜·桑巴-马耶拉(Cyréna Samba-Mayela)在热身期间感到疼痛而退出了百米栏比赛,撑杆跳运动员Ethan Cormont(伊森·科蒙)则未能获得决赛资格。

19岁的短跑选手杰米玛约瑟夫(Gémima Joseph)在2日在200米半决赛中排名第七,未能晋级决赛。20岁的卢多维奇·欧切尼(Ludovic Ouceni)则将在6日参加4x400米比赛。“我们已经在为年轻一代努力,巴黎奥运会很快就会到来。”法国田协“高成绩”主管弗洛里安·卢梭(Florian Rousseau)说。7月在爱沙尼亚塔林举行的U23欧洲锦标赛中,法国年轻选手收获的奖牌预示着他们光明的未来。

支持海外省选手

安德烈·吉罗指出,为了确保这一点,当下的主要工作领域之一是支持海外省有希望冲击奖牌的运动员。法国海外省运动员一直在田径运动中贡献突出。在东京,法国代表团中约有十名选手来自海外。

由于已经损失了不少有潜力的年轻选手,法国田协因此希望不惜一切代价,让位于巴黎的法国国家体育学院能够为这些年轻选手提供支持,AndréGiraud称之为“体育学院症候群“。“有必要建立一个系统,让运动员可以在不背井离乡的情况下继续自己的体育事业,”他继续说道,“这尤其涉及我们与当地社区的密切关系”。

26岁的卢维·威兰特(Ludvy Vaillant)对此没有异议。他一直在他的家乡马提尼克岛(Martinique)接受训练。“待在自己的家乡很重要。冠军与他们的随行人员一起训练。我们海外省居民为什么要离开我们的环境?”他在8月1日400m米栏的半决赛中被淘汰后说道。“我们应该建立更多的基础设施。在马提尼克,我们只有两个质量好的体育场,这还不够。“他提议道。

(编辑: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