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7月29日秋狸编译】为了在不接种疫苗的情况下获得“健康通行证”,并继续享受正常生活,法国一些30岁以下的年轻人决定主动感染新冠。对此,法国专家指出,这种行为及其不负责任。

“健康通行证”新规出台一些法国年轻人想染上新冠

综合法国《费加罗报》、法国新闻广播电台Franceinfo报道,“为了获得康复证书,我和妻子正努力感染上新冠。”在社交网络,马克西姆(化名)毫不隐瞒他的真实意图。据马克西姆解释,这是为了“通过康复者身份获得‘健康通行证’,避免等待数周后才能打两剂疫苗或者每天做核酸检测(的麻烦)。”

现年25岁的马克西姆并不觉得新冠病毒是很大的威胁。一年之前,他曾经感染过新冠,但并没有显现出很多症状;另一方面,他讨厌预约,讨厌为一些对他来说毫无用处的事情等待。因此,马克西姆从不戴口罩,很少洗手,并且在寻找感染新冠的方法。

据悉,马克西姆并不是唯一这么想的年轻人,很多法国年轻人都表示他们宁愿感染新冠。根据法国议会新近通过的防疫法案,8月初起,进入酒吧、餐厅和咖啡厅等场所、参与展览会、研讨会等活动、乘坐长距离公共交通以及进入医院、医疗养老院这样的高风险机构均必须提供“健康通行证”。而获得通行证的条件是接种过疫苗,72小时以内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或者病后治愈。一般而言,“康复证书”最早在感染后11天就可获得,有效期为6个月。对于这些年轻人而言,这比其他方式要划算多了。

5月19日,人们在法国里尔餐吧室外部分碰杯。(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自新华社)

“说实话,如果一个朋友告诉我,她确诊阳性,之后几周我可能会形单影只,我可能会去找她,让她对我咳嗽。”20岁的哲学系学生克莱蒙斯(化名)说。像克莱蒙斯一样,许多年轻人都觉得,在健康状况良好的情况下,感染新冠病毒后发展成重症的风险很低。克莱蒙斯说:“拥有一张健康通行证非常重要,因为没有它,我们就无法享受生活的乐趣。”

在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Inserm)的社会学家杰里米·沃德(Jérémy Ward)看来,这些言行并不令人惊讶。他分析说:“自疫情开始以来,20-30岁人群的疫苗接种意向就低于其他年龄段的人。”他同时强调,这些言论需要辩证地看。“与其说想要故意染病,其实这些年轻人只是不是特别小心。他们可能乐在其中,认为如果感染了,至少在六个月内是安全的。”

厌恶疫苗这些年轻人决定“两害相较取其轻”

有些年轻人并没有低估病毒的危害,但是对疫苗的厌恶更大。23岁的乔纳森说:“如果感染新冠,我就不必接种疫苗。我可以不受约束地生活,也不必那么紧张的防护。”他不想感染新冠,但也不想通过接种疫苗“失去自由”。

24岁的珍妮弗也不希望被感染,但她“宁愿感染并隔离,让免疫系统知道如何自然地击败疾病”。

19岁的塞瑞斯是一家残疾人之家的教育助理,她同样宁愿感染新冠也不愿接种疫苗。“我的身体可以尝试自愈,就像其他病毒一样。”她说:“我不害怕‘自然'事物,但我害怕疫苗,因为它不是自然的。”同时,她认为自身的抗体“能很好地发挥作用”。

“(这些年轻人的想法)是一种基于直觉或冲动的理解风险的方式。”法国公共卫生高等研究学校(EHESP)的健康与传染病心理学教研员乔斯林-劳德(Jocelyn Raude)分析道:“在过去的二十年左右,我们在发达国家观察到一种自然性的启发式思维,即人工是危险的和有毒的,而自然是健康的、有保护性的。因此,一些法国人一想到要被注射某种人造物质就会很焦虑。”

年轻人的言论就反映出了这种对疫苗的焦虑。27岁的卡米尔说:“我更喜欢感染新冠,因为我知道我在冒什么风险。”25岁的律师亚历山德拉说:“我还很年轻,没有孩子。我不知道15年后我会不会被突发告知我有问题,或者我的孩子有什么问题,而且这些问题与疫苗有关。”

专家:这种行为特别不负责任

“从道德的角度来看,人们为了获得‘健康通行证’而主动去被感染的问题要小于购买假证。”杰里米·沃德说:“但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这种行为是灾难性的。这意味更多的人会受到感染,其中一些人可能患上重病,并且疾病可能被传得更广。所以,这是一种特别不负责任的行为。”他总结道。

不过,这些试图感染新冠的年轻人即使感染失败,也暂时没有接种疫苗的打算。很多人仍然怀抱希望,希望健康通行证不会长期存在。

因为没有健康通行证,亚历山德拉已经离开了她的健身房。“一切仍然可能改变。”她仍然怀抱希望:“一个月前,必须要有健康通行证才能进入某些场合听起来还是天方夜谭,所以也许一个月后,健康证就会取消。”

(编辑:夏莹)